第二百一十八章 夜探皇宫-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夜探皇宫

    “半个时辰的时间背熟九阴山和襄阳城的地图,卯时出发!”

    “是!”众人声音激越昂扬,不见半分胆怯,纷纷接过地图自去默默记熟。

    望着眼前一张张尚且稚嫩的面孔,楼陌顿了顿,声音微涩:“抱歉,这次任务我不能与你们随行,但我仍要给你们提最后一个要求——都给我活着回来!”

    最后一句话,楼陌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来的,声音嘶哑哽咽,她知道有战争就会有死亡,可她还是固执地希望他们平安无事……

    闻言,众人俱是一震,一瞬间心头不禁感慨万千,有一种名为暖流的东西划过心房,看向楼陌的眼神中已是布满了感动的晶亮——自穿上戎装的那一刻起,他们便早已做好了身死殉国的准备,无可避让。

    可当他们得知有人如此在意他们性命的那一刻,心,还是狠狠颤动了一下,没有人会希望默默死去无人铭记,他们亦然。

    按捺住心中的不忍与担忧,楼陌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冰冷淡漠:“罗域,祁佑,陈晨!”

    “到!”三人齐齐应声出列。

    “这次任务由你们三个带队,我给你们全权指挥的权力,不要让我失望!”

    亲手替他们一个一个带上属于苍狼的臂章,楼陌心中百味陈杂。

    “出发吧!”最残忍的话还是说出了口,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

    “头儿——”众人看着那道单薄却充满力量的身影,此刻却显得那么寂寥,心中微动,忍不住出声喊住他。

    楼陌身形一滞,想要说些什么,却张不开口。

    “我们一定安然无恙地回来!”众人齐齐大声喊道,声音有些急切,却是如此郑重的君子一诺。

    深深吸了一口气,楼陌嘴角微微上扬:“好!我等着喝你们的庆功酒!”

    风声赫赫,承载着如山的军令与铁血的承诺,渐行渐远……

    “都安排好了?”莫庭烨看着上京城的方向,声音苍凉而醇厚。

    楼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低声道:“嗯,你这边呢?”

    “萧越和尤昊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时候差不多了。”打更的梆子声声声入耳,在这寂静深夜里愈发让人心中烦复难耐。

    拍了拍楼陌的肩膀,莫庭烨语调微沉:“走吧!该动身了,相信我,一切都会顺利的。”

    卯时初,北风飒飒,寒夜初歇,城门外,两匹骏马并肩同行,踏碎了一地白雪,朝着上京城的方向呼啸而去,留下了一串串沉稳有力的马蹄印。

    五日后,上京城城郊,一片寂静萧索,全无半分往日的热闹可言。

    “看来上京城已经戒严了,咱们想要进城怕是要费点功夫。”连日的奔波下来,莫庭烨发丝微乱,玄色衣襟也不复往日平整,原本就冷硬的面容此刻更显凌厉,宛若刀削,却丝毫不觉狼狈。这个男人,仿佛天生就是这般气质斐然。

    “倒也未必!”身旁的女子依然是一身男式墨色劲装,长发高束,赫然一个绝世公子的打扮,此刻她清冷绝然的面容稍显疲惫,眼神却依旧坚毅锐利,宛若利刃出鞘。

    莫庭烨挑眉:“陌儿似乎有什么好主意?不妨说来听听。”

    楼陌没有说话,而是打了一声响哨,下一刻便见着一青衣女子飞身而来——

    “公子,已经准备好了。”

    “辛苦你了,颜舞,走吧!”楼陌淡淡开口。

    ……

    上京城的醉欢阁内,莺歌燕舞,酒醉迷离,莫庭烨黑沉着一张脸,跟在楼陌身后进了后院的雅间--该死的,陌儿怎么会对这种地方驾轻就熟,万一有人对她心怀不轨怎么办!

    “整个皇城已经被皇后和莫君睿的人控制,我只负责带你潜进去,同时给皇上解毒,至于你那几个侄子,你自己搞定。”楼陌从颜舞手里接过了皇城的详细地图,摊开来放在桌案上,淡淡说道。浑然不觉身旁男子此刻的脸色有什么不妥。

    莫庭烨见楼陌压根儿就没注意到他,心中不由一阵郁结,末了只好僵硬地点点头:“放心。”这里是上京城,他不方便动用血刹楼的势力,但解决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侄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我们商议一下,今晚就行动!”楼陌说着,快速在地图上画出了一条条路线。

    深夜,皇城内灯火通明,朱甍碧瓦,软红十丈,分明是一派峻宇雕墙极致繁华的景象,却莫名让人从中觉出了几分凄寥来。

    一阵迷香吹过,正德殿内层层守卫俱是头晕目眩,不知所谓,偏偏却还定定站在那儿,与平常并无二致,无人察觉。

    “走吧!”楼陌淡淡说道。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寝殿,莫庭烨脚下犹豫了一瞬。

    楼陌回头看着他不悦道:“怎么,有本事放下边关战事千里迢迢赶回来,没本事进去看他一眼吗?”

    莫庭烨被她一噎,不免自嘲地笑了笑,道:“是我畏缩逡巡了。”

    迤逦奢华的龙床上,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者,分明不过六旬的年纪,却已是满头华发,苍老的面容同这殿内金碧辉煌的装饰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一点一滴都似讽刺。

    “皇兄……”莫庭烨喃喃自语,上一次回京还是几年前的事,不想转眼间,他竟成了这般!

    楼陌没有搭话,径自走上前去,把守在床前的侍女挪到一边,伸手搭在了皇上的腕上——

    见楼陌眉头紧锁,莫庭烨心底没由来地一阵烦闷,握着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半晌语气微沉地问道:“他,如何了?”

    抬手看了看莫御城的眼睛和舌苔,楼陌轻轻舒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什么鸩羽千夜之类的奇毒,“重金属慢性中毒,粗略算来至少有一年多了。”

    重金属中毒?而且已经一年多了?莫庭烨眸色一沉,周身的气温顿时冷了几分,看来皇兄身边需要好好清理一下了!

    见莫庭烨迟迟没有出声,楼陌不由暗自懊悔,她怎么就忘了这个时代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重金属!

    略微思忖了片刻,楼陌换了个说法:“你皇兄有没有服用丹药的习惯?”

    ------题外话------

    小剧场:

    莫庭烨:陌儿,你怎么能对青楼这种地方如此熟稔呢!

    楼陌:都是姑娘,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莫庭烨急了:姑娘也不行!万一她们也觊觎垂涎你的美貌呢?

    楼陌(淡定):那也未尝不可。

    莫庭烨:作者君,你还管不管了!

    某夏:咳咳,别急,谁让咱们陌儿可弯可直、可攻可受呢……(溜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