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致命时疫-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一十六章 致命时疫

    “难得你聪明了一回!”

    “啊——”凤之尧懵了,还真要打仗了?

    “事发突然,皇上中毒昏迷,我和楼陌要连夜赶回上京。不出意外的话,这一两日之内,陇邺城必有大军犯境,北凛那边楼陌会解决,萧越,尤昊,你们二人负责防守西霄和南暻,具体该如何做我会详细告诉你们。”

    “是!”萧越和尤昊沉声应道,神情俱是严峻。

    “等等!”凤之尧有些难以置信,“你说皇上中毒昏迷,那我父亲应该会即刻进宫诊治才是,可为何我并未收到任何消息?还有上官,他怎么也没有消息传来?”

    深深看了他一眼,莫庭烨顿了顿,道:“凤家和上官家都被皇后派人严密监视起来了,又何来的消息!”

    “严密监视……不行,我要回京,以我爹那个臭脾气肯定是要吃亏的!”凤之尧一下子乱了分寸,说着转身就走,险些绊倒在帐门前。

    莫庭烨自然不会让他如此冲动行事,一把上前拦住他:“之尧,你冷静下,凤家和上官家数百年积蕴犹在,皇后和莫君睿不敢轻举妄动。”

    “庭烨,我知道你思虑周全,可我爹向来看不惯莫君睿,这些年来得罪他的事情绝不在少数,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爹的!”凤之尧双眸微红,声音微哑地低低吼道。

    莫庭烨直直看向他,认真劝道:“之尧,我知道你心里着急,可现在情况特殊,三国大军即将压境,我需要你留下来帮我……我向你保证,不惜一切代价定然保凤家主安然无恙!”

    见凤之尧神色略有松动,莫庭烨顿了一下,定定看着他问道:“之尧,你信我吗?”

    凤之尧沉默良久,抬头直视着他:“庭烨,我信你,一定不能让我爹出事!”

    拍了拍他的肩膀,莫庭烨郑重承诺道:“放心!”

    “墨风,墨痕,你们二人留下来配合千面,万不可让人发现我不在军中,另外通知墨冰和墨寒,密切注意三**队动向。”

    这边正说着,忽然被一道冷声打断——

    “莫庭烨,我想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严重的事情——”楼陌掀开帐子大步走了进来,神色凝重。

    “什么事?”莫庭烨看见她的神情不由地心中一紧。

    深深看了他一眼,语气中是难掩的焦灼:“笀川无溟崖下罗域和陈晨他们遇到的那些人。”

    “你的意思是他们与这次战事有关?”想到某种可能,莫庭烨心下微沉,声音也变得喑哑起来。

    “通往崖底的路只有三条,一是逍遥谷的密道,旁人绝无可能知晓;二是无溟崖,这些日子你一直守在崖边,如果有人从此进入不可能避开你的视线;至于第三条,就在北凛境内,翻过北凛西南部的岐山,便能直接进入崖底,只是这条路鲜少为世人所知,且其路途险峻不下于笀川无溟崖。”

    “他们是北凛的人?”莫庭烨凤眸微眯,语气不善地问道。

    楼陌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我敢肯定的是,他们一定是从北凛境内进入的。”

    “那个,楼教官,打断一下,”萧越忽而开口,“听你的意思是此次训练期间罗域他们遇到了一伙身份不明之人,而这伙人可能与北凛有关?”

    楼陌点头,目光微凝,“在崖底时,罗域他们同这些人交过手,只怕是来者不善。”

    “可这与此次战事会有什么联系?”萧越还是有些不明白,笀川无溟崖素有“死亡之境”之称,就算能从崖底上来,那也是极少数的人,还能从那里直接攻入陇邺不成?

    楼陌走到沙盘边上指着一处,“你们过来看!”

    “陇邺城内只有一条泗水河,城中所有用水都取自于它,可你们再看它的发源地在哪儿?”

    凤之尧看清了某一处后大惊失色:“是笀川无溟崖!”

    “不错!”楼陌点点头算是回应。

    尤昊不解地看向他:“发源地在笀川无溟崖有什么不妥吗?”

    “发源地自然没有不妥,但倘若那些人图谋不轨,直接在泗水河源头处下毒呢?”凤之尧此刻早已收起了以往的玩闹随性,目光复杂地看着沙盘。

    “这也正是我最担心的地方,”楼陌接过话来,继续道:“或许他们已经动手了。”从岐山进入无溟崖崖底一次不易,他们不会白跑这一趟。

    “什么?那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这,这也不知道他们下的是什么毒啊!”尤昊顿时急了,声音已经有些慌乱——这可是一城的百姓啊!

    楼陌此刻也陷入了沉思,忽而瞥见一旁的凤之尧嘴唇发白,面色难看极了。嘴里还不住地喃喃道:“不会的,不会是这样……”

    “凤之尧,你想到什么了?”楼陌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一双尖锐犀利的眸子直直看进他的眼睛里。

    凤之尧神色间有些惶恐不安,低声道:“月前,北凛几个州县爆发了时疫……”

    时疫!

    几人心底俱是“咯噔”一下,时疫代表着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倘若真是这样,别说是守住陇邺城了,整个城内数十万人怕是连性命都难保!

    莫庭烨和楼陌率先镇定下来,互相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个意思——这个时候绝不能自乱阵脚!

    “凤之尧,对于北凛的时疫,你知道多少?手上有没有收集到的病源?”楼陌直接问道,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却莫名让人感到了一丝安定。

    凤之尧摇了摇头,神情有些颓丧,“这种时疫爆发速度极快,寻常人染上时疫三日之内必然丧命,无一幸免。北凛爆发时疫的那几个州县,如今全部戒严,所有染上时疫的人尽数被焚烧。”

    “我从知道这次时疫开始就一直暗中研究,但一个月过去了,毫无进展。至于你所说的病源,我手上有一块从时疫病人身上撕下的衣料,现封存在一块寒冰之中。”

    “扩散方式和具体症状呢?”

    “扩散方式不明,至于具体症状,与一般的风寒并无二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