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封闭训练(八)-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一十二章 封闭训练(八)

    这一瞬间,她真的不知该如何开口,无法拒绝却也无法回应,唯有沉默。

    良久,楼陌清冷的声音响起:“莫庭烨,早些休息吧,明早他们就该上来了。”

    莫庭烨的眸色暗了暗,旋即笑得没心没肺:“既然陌儿这么关心我,那我怎好拂了你的好意,只是这里只有一顶帐篷,不如咱们一起挤一挤吧!”

    “不必了,我不困。”楼陌冷声拒绝。

    “那我也不困,同你一起坐着也好。”莫庭烨决定将死皮赖脸进行到底。

    楼陌死死瞪着他,末了还是拧不过某人,进了帐篷,二人一夜无话。

    ……

    清晨的光线略有些刺眼,朦胧中,楼陌觉得有什么东西紧紧压在了自己身上,睡得极不舒服,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张放大的俊脸赫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再往下看,某人八爪鱼似的缠在她身上。

    楼陌顿时清醒了过来,一股火气蹭蹭蹭地直窜上脑门,抬脚将某人踹到了一边,利落地出了帐篷。

    “哎呦——”莫庭烨醒了,揉着被踹疼的腰钻出来,看见楼陌站在悬崖边上后笑着开口:“陌儿,早上好呀!”

    楼陌没有理会他,望着无垠的崖底,她紧紧皱起了眉头。辰时已到,罗域他们应该上来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日头越升越高,已经辰时三刻了,崖底却还是静谧如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楼陌心底的不安与焦急逐渐扩大,面上却依然沉着淡定。

    “这支军队叫什么名字想好了吗?”莫庭烨突然开口。

    楼陌不解地看向他:“你的意思是由我来给他们命名?”诚然,莫庭烨的想法在她的意料之外。

    “当然!”莫庭烨挑了挑眉,定定道:“他们是你一手带出来的。”

    楼陌看了他良久,却不曾从他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玩笑之意,于是沉吟片刻,目光看着远处的雪域荒原道:“苍狼啸月,俯仰苍穹。就叫苍狼吧!”

    “苍狼啸月,俯仰苍穹。好名字!”莫庭烨毫不掩饰地赞道。

    楼陌却只是望向崖底的方向,没有说话。

    “别担心,他们会上来的。”

    莫庭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楼陌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言语,心里却多多少少有了一丝安定。

    终于,崖底有几个隐隐约约的黑影出现,楼陌心下大喜,“罗域,祁佑,陈晨!是你们吗?”

    “头儿,是我们!”一道喑哑的声音从下面传来,带着难掩的疲惫与倦意。

    是祁佑!楼陌听出了他的声音,紧接着道:“动作快些,上来!”

    不多时,便见祁佑率先带领十来个人沿着悬崖爬了上来,后面还跟着十几人,楼陌伸手——将他们拉上来,这一举动让众人不由地红了眼眶,心中更是感动不已,头儿虽然对他们严厉了些,但这份对他们的关心却也是实打实的!

    “头儿,这是我们取回来的酒坛子!”众人纷纷列队站好,从背包中取出了酒坛地给楼陌。

    楼陌——打量着眼前的这些人,只见他们周身满是泥浆与汗水,发丝凌乱不堪,脸上身上到处都是干涸的血渍,尽管如此,一个个却是身姿挺拔,精神抖擞,丝毫不显得狼狈。经历了一场荒野求生的洗礼,他们神情疲惫,嘴唇干裂,然目光却是愈发地坚毅锐利了!

    “好!”楼陌沉声道。

    众人闻言目光皆是一凛,肃然而立,背脊挺得更直了,仿佛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这样一句肯定一般。

    楼陌正待要下令让他们解休息,忽然一人载倒在了地上,众人连忙上前扶起他。

    楼陌立刻走上前把了把脉,又撩起他的衣袖查看伤口,发现他的胳膊整整粗了一圈,待看到那明显红肿溃烂的咬痕时,目光沉了沉。

    “头儿,他现在怎么样?在崖底时他被一种奇怪的类似老鼠一般的东西给咬了……”祁佑紧张地问道。

    “他被咬了多久了?”楼陌沉声问道。

    祁佑咬了咬牙:“七八天了。”他们进入崖底没多久他就被那东西给咬了,拖到现在该不会……祁佑不敢往下想。

    “你们都不知道他发烧了吗?”楼陌压着火骂道。

    祁佑等人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与不可思议,他,他一直都表现得很正常,他们也就顾不上多想了……

    “莫庭烨去把我的药拿来!”楼陌冷声道。

    众人闻言愣愣地抬头,这才看见站在一旁正准备去拿药的那人,可不就是他们王爷吗!

    王爷什么时候也来了?!

    他们是不是应该打个招呼?然而转念想到上次当着头儿的面同王爷打招呼的惨痛教训,众人面面相觑,立刻打消了自己这个找死的念头。

    “还有人被咬伤了吗?各类伤口都过来给我看一下!”楼陌沉声问道。

    待看到方才从崖底上来的这三十余人齐齐上前一步后,楼陌顿时头疼不已,只得拿起一**药扔给祁佑,道:“祁佑,先把这**药分下去,每人一颗。”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在看到这么多人都受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伤后,楼陌还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在心里暗骂司星辰变态缺德。

    此时此刻在醉情楼睡得正香的某人忽然打了个喷嚏,翻了个身继续睡……

    在处理完三十多人的伤口后,楼陌无比地后悔为什么没把周巡或者赵子修拉过来,实在不行药童成子也行哪,好歹也能帮帮忙打个下手!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楼陌抬头看向莫庭烨,眸中是难掩的焦急与担忧。

    莫庭烨拿了一壶水递给她,沉声道:“辰时六刻了。”

    辰时六刻了,那就是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楼陌转而看向祁佑:“下面什么情况?罗域和陈晨他们呢?”

    祁佑目光微暗,声音有些低沉:“第五日我们就走散了,具体情况如何,我们也不清楚。”

    楼陌握着水壶的手紧了紧,第五日就散了,那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罗域他们生死不明了?

    “头儿,要不我们下去找找?”祁佑心下也是焦急不已,这么长时间的兄弟,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楼陌摇了摇头,却是定定问道:“你们何时取的酒坛?”

    祁佑当下反应了过来,眸光一亮连忙道:“我们是在今晨天还未亮的时候入的寒潭,那会儿寒潭下已经少了很多酒坛了!”

    “具体缺了多少还记得吗?”

    祁佑仔细回忆了一下:“三十五个。应当是缺了三十五个酒坛,之后我们又取走了三十二个,下面应该还有三十三个。”

    这么说来,罗域和陈晨也没有在一起!他们当中有一队人先行取走了三十五个酒坛,然而还有一队人尚未到达寒潭!楼陌陷入了沉思。

    ------题外话------

    嗯,略有改动,亲们见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