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封闭训练(七)-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封闭训练(七)

    “额,”莫庭烨被噎了一下,随即面色不变地淡定道:“墨风他们的确有事,但是墨痕回来了,可以让他去。”

    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楼陌自是知道莫庭烨这话掺了不少水分,然此刻却也懒得同他计较这些,想来他同他血刹楼的属下们自有其联络方法,过程无所谓,只要能及时把药送到,不耽误周巡救人就是了。

    刚要起身往外面走去,楼陌只觉袖子一紧,低头一看,却是被莫庭烨扯住了,登时嗖嗖的眼刀扔过去,后者却是毫无压力——

    “陌儿--”声音拖得无限长,完全就是小孩子撒娇的语气。

    楼陌满头黑线:“你又怎么了!”

    “我饿了……”莫庭烨一脸无辜与控诉——我是因为你才受伤的,你要是不管我,那就是无情无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深吸了一口气,楼陌努力保持微笑,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一点儿也不生气!

    --妈蛋,莫庭烨你大爷的!

    一把甩开他的手,楼陌大步朝前走去,后面随即传来莫庭烨哀怨的声音——

    “陌儿,你去哪儿啊?你真的忍心丢下我不管了吗?”

    “去给你找吃的!”楼陌的怒吼声响彻云霄,身后的莫庭烨却是满意地勾起了嘴角,喃喃道:“看吧,我就说我家陌儿最温柔大方、贤惠有加了!”

    刚刚收到消息赶来的墨痕:“……”

    主子所说的这个楼陌和他认识的那个楼陌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一定不是!想到之前奉命跟踪楼陌姑娘的惨痛教训,墨痕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喏,把这些带回去交给周巡,就说是楼军医给他的,要是耽搁了时间,你就自觉回暗部接着训练吧!”莫庭烨把刚才那些****罐罐的解药扔给墨痕,语气平静地说道。与方才那个一脸痴汉笑的莫庭烨简直判若两人!

    墨痕一脸生无可恋地接过东西,火速往西山大营而去——他是真的不想再回暗部训练了,太痛苦了!

    傍晚时分,楼陌回来了。

    远远地,莫庭烨看见楼陌时先是一喜,但在看清她手里拎着的那头小牦牛时,嘴角可疑地抽了抽——人家打猎都是山鸡、野兔之类,他家陌儿倒好,上来就是一头牦牛……

    “陌儿真是豪爽,这头牦牛可真是够咱们二人吃的了!”莫庭烨歪着头想了想,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楼陌斜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她也不想猎这头小牦牛的,只是这个时节的山鸡野兔都太瘦了,身上没几两肉不说,收拾起来还麻烦。途中倒是遇到了几头羚羊,可她向来不喜羊肉的膻味儿,这会儿身上又没带着去腥的调料,想了想还是牦牛肉比较合适……

    她是不挑食,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自己吃好一点总是没错的吧?

    折腾了一天,她此刻也觉得腹中空空如也,于是拿起匕首三下五除二将牦牛身上的精肉给剃了下来,穿在箭羽上,转而对莫庭烨道:“把火生起来。”

    不待莫庭烨说话便又补充道:“不要告诉我你是伤员,动弹不了,不想饿死就动作快点!”

    莫庭烨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笑,自去一边拿干柴生火不提。

    不一会儿的功夫,楼陌这边已经把牦牛肉处理好,莫庭烨也已经利落地支起了一个简单的烤架,见楼陌惊讶地看向自己,便立即扬起一道邀功似的笑容,那笑容太过明亮,以致于有些晃眼。

    片刻,楼陌回神方才淡淡道:“我给你的背包里第二个口袋内有调料包。”

    莫庭烨闻言立刻起身去拿。

    撒上调料的牛肉滋滋发出声响,一滴滴热油顺着饱满的肉的纹路慢慢滑下,令人心醉,很快,一股烤肉的香味飘了出来,味道微辣中带着鲜香,引得人食指大动,垂涎欲滴。

    莫庭烨咽了咽口水,眼巴巴地望着那肉,对楼陌讨好地笑道:“陌儿,这,应该熟了吧?”

    楼陌白了他一眼,暗自恼火堂堂东霂战神私底下怎么就成了这副没出息的样子!然恼火归恼火,楼陌还是将手上烤熟的牛肉递给了他。

    只见那穿在箭羽上的烤肉色泽焦黄油亮,纹理分明,冒着腾腾的热气,香味四溢。

    莫庭烨自是喜滋滋地接过,也顾不得烫,一咬就是一大口,大快朵颐起来,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地赞道:“我们家陌儿的手艺就是好,连烤肉都这么好吃!”

    诚然,莫庭烨自己的厨艺并不差,前世时更是想方设法地给楼陌做各种吃食,然而时至今日,他只想要吃陌儿亲手为他做的。此时此刻,在他看来,这世上约莫再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吃还堵不上你的嘴!”楼陌没好气地骂道。

    莫庭烨乐呵呵地笑笑,不再说话,专心同手中的烤肉奋战起来。

    看着手中的鲜嫩可口的烤肉,莫庭烨忽而觉得似乎缺点儿什么,眸光一闪,快速起身朝自己的战马走去。

    “陌儿!”莫庭烨忽而语气兴奋地道。

    楼陌不解地看向他,却只见他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壶酒来!

    挑了挑眉,楼陌破天荒地没有开口怼他,因为——此刻她确实想喝点儿酒……

    毫不客气地接过酒壶饮下一大口,清凉微辣的液体进入喉咙,楼陌不禁大呼畅快!

    “喏!”楼陌将酒壶递给莫庭烨,后者自是不含糊,就着酒壶灌下一口,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儿深夜围着篝火饮酒,莫庭烨觉得自己的心情简直好到不行!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夜渐渐深了,茫茫雪域荒原上,柴火堆噼里啪啦地迸溅着火星,烤肉的鲜香味道飘荡在漫漫长夜里,二人席地对坐在火堆旁,一人一口地饮着酒,颇有种怀念已久的畅快淋漓。

    “陌儿,我很想时间就停留在此刻,就这样,一辈子。”莫庭烨忽而开口,声音醇厚微哑,充满了磁性。

    火光照耀下,他的面容棱角分明,宛若刀削,深邃的紫眸就这样脉脉注视着她,满溢着诉之不尽的浓烈深情,让楼陌有些不敢直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