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封闭训练(六)-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一十章 封闭训练(六)

    楼陌拉着司星辰没日没夜地忙活了好几日,终于赶在初九这日清晨将所有的解药都研制了出来。

    “楼陌,我实在是不行了——”话未说完,顶着两个国宝似的黑眼圈的司星辰就一头栽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楼陌匆匆饮下一杯浓茶提神,而后便将各种解药一股脑儿地塞进包袱里,立刻赶往笀川无溟崖。

    ——希望他们没有出事,楼陌如是想道。

    匆匆赶到笀川无溟崖,只见雪地上零星散落着火堆燃烧后留下的灰烬,旁边搭着一个临时帐篷,正是她放在背包里的那顶。在见到不远处那个肃然而立的熟悉身影后,楼陌紧绷着的心忽而松了些许,或许在潜意识里,她便觉着莫庭烨是可信的。

    “莫庭烨——”楼陌缓缓开口。

    如愿听到自己想听的那道声音,莫庭烨转过身来轻扯嘴角:“陌儿,你回来了。”

    空气中忽而传来一阵淡淡的血腥味,楼陌心下微沉:“情况如何?”

    “这几日共有十一人发出了信号弹,皆是伤势不轻,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派人将他们送回军营救治了。”莫庭烨言简意赅地说道。

    楼陌稍稍放下心来,还好,这个结果倒是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忽而想到什么,楼陌眸色一沉,不对,这里风大,受伤的十一人都已经送走了,空气中怎么可能还会有血腥味?除非——

    “莫庭烨,你受伤了!”楼陌定定望着他,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愠怒和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

    莫庭烨一愣,而后轻笑出声:“小伤而已,陌儿真是敏锐。”

    然而下一刻,一滴暗沉的血落在脚边的雪地里,渲染出一小片暗红色血渍。莫庭烨有些尴尬地缩了缩手,正待要解释些什么,却被楼陌冰冷的眼神给噎了回去,悻悻地笑了笑,眼底讨好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伤口在哪儿?”楼陌淡淡问道,方才那滴血她看得真切,分明是中毒了的症状。司星辰的毒有多厉害她又不是不知道,偏他要逞强!

    莫庭烨被楼陌的气场震住,愣愣答道:“右肩。”

    二话不说把人拎进了帐篷,楼陌冷冷道:“脱衣服!”

    帐篷内空间狭小,二人面面相对,挨得极近,甚至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彼此间的呼吸声。清晨阳光下,莫庭烨的面色微微泛红,愈发显得眉目俊逸非凡,虽然明知道陌儿只是为了给自己上药,却还是轻咳了一声,故作犹豫道:“那个,陌儿,在这里不大合适吧?要不咱们回去再……”

    “自己动手,或者我亲自帮你!”若不是看在他是为了帮自己忙才受伤的份上,楼陌简直懒得管他,脑子里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自己来,自己来!”莫庭烨连忙道,说着便扯开了衣襟,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伤口在右肩上,五道血淋淋的口子,皮肉外翻,隐隐泛着黑色,从肩头一直蔓延到后背,足有六七寸长,深可见骨。

    楼陌蹙眉:“你遇上食人藤了?”

    “食人藤?你是说那种会攻击人的藤蔓?”莫庭烨疑惑道。前世他也听说过热带雨林中有各种各样会攻击人的植物,本以为只是传说,只是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当真见到了。

    楼陌点点头,一边从包袱里取出药**,一边道:“不错,就是它。”

    倒出一颗药丸递给他:“把它吃了,我要把你伤口处的腐肉剜去才能上药,你忍着点儿。”

    莫庭烨接过药丸来一口吞下,而后定定看着楼陌:“陌儿你尽管动手就是。”

    莫庭烨极能忍疼,这一点楼陌是知道的,可饶是如此,楼陌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着话,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被食人藤所伤的人多吗?”楼陌用匕首一点点剜去伤口处黑了的腐肉,头也未抬地问道。

    莫庭烨额头汗珠直往外冒,却还是淡淡笑着,看不出半分异样:“十一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此类伤口,还有一些类似动物咬伤的痕迹,陌儿,这下面究竟是……”

    一想到在下面见到的那些东西,莫庭烨就有些毛骨悚然,忍不住开始同情起那百余名还在崖底坚持的人来,当真是……有勇气!

    楼陌握着匕首的手上动作顿了顿,斟酌了一下方道:“下面的东西都是人为,具体的恕我不便相告。笀川无溟崖其实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人最难战胜的敌人往往是自己,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身为一个合格的特种军人,这是他们必须做到的。”

    逍遥谷的情况她不能多说,但以莫庭烨的聪明,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些,她这么说,一来是同他解释这次封闭训练的意义,二来也是希望他对笀川无溟崖崖底的情况不要再深究。

    莫庭烨自然领会她的意思。司星辰不会无故出现在笀川无溟崖;离笀川无溟崖最近的就是庐阳城;逍遥谷每月会有弟子在庐阳城和生堂坐诊行医。将这些线索一一串起来,答案不言而喻——笀川无溟崖崖底就是逍遥谷所在!

    只是既然陌儿不想他去深究,那他就权当不知好了,毕竟逍遥谷避世已久,平心而论,他也不愿将其牵扯进来。

    上完药之后,楼陌用纱布将伤口包扎好,又把一些****罐罐递给莫庭烨,嘱咐道:“训练明早结束,你一会儿将这些药带回去交给周巡,他自然知道该如何做,救人要紧。”

    莫庭烨有些不乐意,撇嘴道:“陌儿,我现在是伤员,不适合长途奔波。”

    “所以呢?难不成我回去送药,还是让那十一人自生自灭?”楼陌不悦蹙眉,刚才还跟没事人似的,这会儿上了药反倒成了伤员了,亏他好意思说出口!

    “那倒不是,”莫庭烨一脸坦然地整理好衣服,义正言辞道:“我的意思是咱们可以吩咐人过来把药送回去……”然后他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同他家陌儿单独相处一夜啦!吼吼吼!想想就激动!

    话音刚落,就听得楼陌凉凉看着他道:“你不是说墨风他们有事回不来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