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红糖之祸(上)-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十一章 红糖之祸(上)

    第二十一章 红糖之祸(上)

    奕訢离开后,楼陌望着桌上的那包红糖咬牙切齿,司星辰!你够胆量!

    午膳过后,楼陌来到了师父百里流觞的院落中,二师兄沐轻扬正一脸苦色地陪师父下棋,扭头看到楼陌进来,顿时如获救星,大喜道:“师妹!你来了!”

    “师父!二师兄!”楼陌轻轻点头打过招呼,走上前来径自坐在石凳上。

    “小陌陌,你身体好些了吗?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百里流觞有些担心他这个小徒弟,可偏偏这逍遥谷中又都是些大男人,虽懂医术,但到底还是不会照顾一个小姑娘……不知他让奕訢送去的红糖有没有用,这还是当年听那个人说起过的……

    “对啊,师妹,你还是多多休息才好!”沐轻扬也在一旁关心道,想到司星辰所说师妹不舒服的原因,他脸色有点红。

    “师父,二师兄,我已经没事了,不必担心!”楼陌轻声回道,“师父和师兄这是在下棋吗?”楼陌看了一眼石桌上那惨不忍睹的棋局,故作不知地问道。

    “咳咳,哈哈——是啊,为师闲来无事,找你二师兄来陪我下下棋,打发打发时间!”百里流觞露出一丝不自在的干笑。

    一旁的沐轻扬立刻求救般地看向楼陌,楼陌有些好笑,他们这个师父,武功、医术、酿酒,百家技艺可谓是无所不精,可唯独于棋艺这一项上,说他是个臭棋篓子也不为过,可他偏偏又极爱下棋,近乎到了痴迷的地步。

    平日里他们几个都害怕陪师父下棋,不为别的,只是师父他老人家的棋品实在有待商榷,你要是赢了他,他嫌你不懂得尊敬师父,可你要是输给他,他又要说你瞧不起他的棋艺,是故意输的,怎一个蛮不讲理了得!久而久之,这跟师父下棋就成了一项极其烧脑的技术活儿——要输,还得输得不露痕迹!看二师兄这副苦相就知道他已经快要崩溃了,说来二师兄的棋艺是他们几个中最差的,但也要比师父高明许多,可难就难在二师兄此人不懂拐弯抹角,跟师父下起棋来,要么赢得不留情面,要么输得太过明显!因此陪师父下棋从未落着过好。

    可尽管如此,二师兄却是陪师父下棋最多的一个,原因很简单,他们三个总能找到各自的理由不陪师父下棋,但耿直的沐轻扬就……

    “师父,不如这样吧,我陪你下两局棋,你要是满意了,赏我一坛竹叶青如何?”楼陌脑子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嗯,小陌陌啊,你要知道,这几年,师父的酒窖都快被你们几个给搬空了,哪还有什么竹叶青啊?”百里流觞心里“咯噔”一声,这丫头,就知道惦记着我的酒!哼!他也不是好糊弄的!

    “师父,我晚上再给您做一碗糖蒸酥酪如何?”

    “……”

    “再加一只脆皮烤鸭!”

    “这个嘛……容为师考虑考虑……”百里流觞显然已经有些动摇了,那烤鸭真的令人回味无穷啊!还有那糖蒸酥酪,想想就流口水!好想吃,怎么办?到底要不要拿竹叶青换呢?小陌陌那个懒姑娘可是不经常做这些的!就在百里流觞继续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楼陌决定再下一剂猛料!

    “再加一份奶油蛋糕!”楼陌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一想到那美味的蛋糕,百里流觞终于忍不住了:“我还要一壶庐山云雾!”小陌陌可是有着一手的好茶艺啊!百里流觞趁机加价。

    “成交!”楼陌见目的达成,也不含糊,一拍桌子爽快应下了!

    “二师兄!”楼陌示意沐轻扬让位置,沐轻扬自是巴不得有人接手这棋局,立马把位置让了出来。

    一个时辰后,在楼陌不着痕迹地刻意放水下,百里流觞小胜了几局,“哈哈哈——还是跟小陌陌下棋好啊,不像某人!哼!”说着还不忘瞪了旁边观棋的沐轻扬一眼,沐轻扬颇是无辜地摸了摸鼻子,他真的做不到输得这么不留痕迹,对脑子要求太高了!何况他棋艺本身就不怎么高明!逍遥谷中能做到如此的也就只有大师兄和师妹二人了吧!

    “师父可还满意?”楼陌定定望着百里流觞。

    “满意!满意!”百里流觞心情大好。

    “既如此,那我便先去给师父您做脆皮烤鸭了,”楼陌顿了顿,“师父是不是……”答应我的竹叶青可别忘了!楼陌的意思很明显。

    “放心放心,师父这就去寒潭下给你取!对了,小陌陌可别忘了,还有糖蒸酥酪、奶油蛋糕和庐山云雾啊!”百里流觞生怕少了哪一样,便出言提醒楼陌。

    “师父放心,自然是一样不落的!”

    得到了楼陌的保证,百里流觞十分满意地往寒潭走去,还不忘叫上沐轻扬,“轻扬啊,随为师一同去取酒!”

    “是!师父!”沐轻扬颇有些无奈,师父定然是不愿意碰那寒潭的水……

    看到他们离开的背影,楼陌嘴角微勾,司星辰,这下有好戏看了!

    是了,楼陌是故意的,要是没有什么目的,她又怎么会陪师父下了一下午的棋呢!至于那一坛竹叶青,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她只是想引师父去寒潭。寒潭下的酒早在三个月前就被司星辰偷了个精光,当时自己恰巧碰上,便向他讨走了一半,并答应他不会告诉师父,替他保密。事实上,她也并没有食言不是吗?她只是再问师父讨一坛竹叶青罢了,至于师父发现酒没了以后会不会猜到是司星辰干的,那可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想到这儿,楼陌总算是觉得心气儿顺了不少,脚步轻快地去厨房做饭了。司星辰,惹到我,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师父对那些酒的珍视程度不言而喻,当他发现所有的酒都没了的时候,那画面,哈哈,想想就很有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