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封闭训练(五)-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零九章 封闭训练(五)

    肩膀上忽然一沉,温热的呼吸声就喷洒在自己耳边,若有若无,楼陌只觉得一阵酥麻的触感传来,心中不可抑制地漏跳了一拍,定了定神,方道:“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就少废话了,跟我来!”

    说着掰开了莫庭烨箍着她的手,继续朝外走去,步履微乱。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莫庭烨轻笑出声,叫来千面简单吩咐了一下后便尾随而去。

    笀川无溟崖,方圆数十里内不见半点儿人烟踪迹,料峭寒风吹得人瑟瑟发抖。悬崖边上,司星辰简单生了堆火,坐在一旁不停地搓着手。一阵风吹来,火堆上溅起了噼里啪啦的火星,他伸手拢了拢身上的衣襟,不满地嘀咕道:“楼陌这个没良心的,大半夜的让我在这儿替她守着,冻死小爷我了!”

    “你似乎对我意见很大?”

    一道凉凉的声音突然传来,司星辰打了个激灵,旋即笑得一脸谄媚:“哪能呢!就凭咱俩这关系,替你守多久都没问题!”

    什么叫“咱俩这关系”?一旁的莫庭烨闻言登时黑了脸,虽说在这漆黑深夜里看不大真切,可周身的气温明显下降了几度……

    楼陌冷冷瞪了他一眼,懒得同他拌嘴,转身从马上拿下一个背包丢给莫庭烨:“崖底如若有人燃放求救信号弹,就下去把他带上来,我会尽快回来。”

    接过这个同现代特种部队极其相似的背包,莫庭烨嘴角勾起一抹类似于宠溺的笑意:“陌儿放心,我一定等你回来!”

    “诶?”司星辰盯着莫庭烨的脸惊讶道:“楼陌,这个人不是咱们在庐阳城外捡到的那个吗?他,他不是……”他不是东霂暄王吗?楼陌是怎么跟他混在一处的?而且二人看起来关系匪浅的样子,甚至称呼她为“陌儿”!

    “这件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回头我再同你解释,司星辰,你先跟我走!”楼陌皱了皱眉,而后翻身上马,掉转马头向前去。

    “诶诶,楼陌你等等我——”司星辰喊了一嗓子,赶紧牵过一匹马跟上。

    身后,莫庭烨看着这二人离去的背影,目光愈发幽深,庐阳城外么?看来这个叫“司星辰”的应当是陌儿的师兄了。

    该死的,陌儿怎么会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师兄,一个澹台奕訢还没解决,又出现了一个沐阳侯世子沐轻扬,现在可好,又不知从哪儿蹦出来一个司星辰!

    有完没完!他好歹也是重生一世的人,怎么着也得有点优先权吧,就不能让他情路顺畅些?!

    那块勾玉果然不靠谱!莫庭烨心里暗暗骂道。却不想当初人勾玉也没承诺重来一世他就能顺利抱得美人归啊……

    “楼陌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跟那个暄王有什么情况?不然他看我的眼光怎么会如此充满了敌意?”

    一路上司星辰都在不住地念叨着,最后,两人到了庐阳城醉情楼外,楼陌实在不胜其烦:“司星辰你脑回路有问题吧?他看你有没有敌意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说着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就司星辰这样的,不招人待见不是很正常嘛?相信任谁也不会喜欢一个话唠吧?

    却见司星辰摇了摇头,一脸高深莫测地道:“非也,非也。若他不是喜欢你,就不会用那种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目光死死盯着我,我告诉你,楼陌,不是我说大话,男人看男人的眼光最准确不过了,我敢肯定,他一定喜欢你!”

    “所以呢?得出了这个结论您老人家能闭嘴让我清静一会儿了吗?”楼陌白了他一眼道。

    司星辰:“……”

    “等等!”司星辰忽然正色道:“楼陌,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不问完了我实在没法安心研制解药!”

    “说!”楼陌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那眼神仿佛要吃人似的。

    司星辰兴致勃勃地凑上去,低声问道:“楼陌,你是不是也喜欢他?”

    “司星辰,你要是实在觉得无聊,我不介意给你找点事情做做。”楼陌一双几欲喷火的眼睛怒视着他,司星辰忍不住心头一颤,识相地闭上了嘴。

    掏出烈焰阁的令牌递给掌柜的,后者二话不说将他们领到了三楼的包厢内。

    楼陌的举动丝毫没有避讳跟在后面的司星辰,司星辰却也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眼神微暗,并未多问什么。

    ……

    翌日,天将明,遥远的东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整个庐阳城笼罩在一种宁静祥和的氛围内,仿佛这世间一切战乱纷繁、争斗不休都与之毫无瓜葛一般。可到底身处同一片大陆,又有谁能真正的置身事外呢?

    “主子,人来了。”桃夭依然是一身桃色衣裳,面色绝世而冷清。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窗前的轮椅缓缓转过来,声音微哑:“请他进来吧!”

    不多时便见着一个步伐稳健、面容刚毅的男子大步走了进来,只见他一袭极其简单的灰衣,墨发仅以一根木簪攒齐,腰束墨色绸带,除此之外,浑身上下找不到半点装饰之物,然整个人却隐隐带着一股沙场征伐之气。

    一眼看过去,便知这样的男子只适合在疆场上纵马驰骋、杀伐决断,却不适合在庙堂之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倒不是说他不懂得这些,能够指挥得动千军万马的人自然不会是个只晓得流血拼杀的莽夫,只是,他身上的正义凛然之气太过显著,定是不屑于这些琐碎龌龊。

    “公孙城主,在下夙问,奉我主上之命来同阁下商议备战一事。”夙问开门见山,直接言明来意。

    夙问?竟然是他!看来北堂啸这个太子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般风光啊!否则也不会派这么一个耿直武将前来——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夙问并不适合做这些阴私之事。除非……北堂啸身边已无可信之人!

    公孙珩看了他半晌,缓缓伸手示意:“夙将军请坐!”

    夙问闻言微微皱眉,却还是依言入座,桃夭奉上茶水后便关上门悄然离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