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封闭训练(三)-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零七章 封闭训练(三)

    司星辰默然,楼陌说的不错,只是这件事他确实还未想好,总想着要有个万全之策才好……

    “话说你带这么些人来这究竟为何?”司星辰忽而开口问道。他方才可是看见百余人就那么赤手空拳地下了无溟崖,那下面是个什么情况他和楼陌再清楚不过,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楼陌看着他,淡淡道:“具体缘由恕我不便相告,总之绝对不会打扰到逍遥谷的安宁就是了。”她昨夜去了一趟崖底,那一百个酒坛子是她放进去的,与师父藏酒的地方隔了十万八千里,中间又有幻阵阻隔,以他们目前的水平,断无贸然闯入的可能。

    “司星辰,你放在崖底的那些东西,最近应该没有增加什么新品种吧?”楼陌忽而想到什么,顿时面色有些古怪,于是不放心地问道。

    这厮向来喜欢各种毒物,偏偏还没有研制解药的习惯,若是最近半年来他没有研究什么新的毒物还好,倘若他真的研究了,那下面那些人怕是真的要吃苦头了,毕竟她现配解药是需要时间的……

    这些人可都是她精心培养出来的,训练归训练,她可不舍得他们出半点岔子!

    “我说楼陌,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半年了,像我这么敬业的人,怎么可能不增加新品种!”司星辰一脸不可一世的表情,仿佛楼陌方才的话是对他聪明才智的侮辱一般。

    **!楼陌捏紧了拳头,她此刻连掐死司星辰的心都有了,可训练已经开始,断无中途结束的可能,否则她就功亏一篑了!

    只好咬牙看着司星辰道:“你新研制了多少?都是什么类型的?”关于解药的事她连问都懒得问,以司星辰这厮的尿性,有解药才有鬼!她现在只祈祷他新研制的毒物不要太难缠才好!

    “怎么,楼陌你对毒术感兴趣了?要不要我教你?”司星辰一脸激动地抓住楼陌的袖子问道。

    以楼陌的悟性,再加上他的聪明才智,一定能研制出这世上最完美的毒物!想想就很激动啊,有没有?!

    楼陌满头黑线,一把甩开他的手,强自压着怒火道:“司星辰,你给我说正事!”

    司星辰无故被训,自然是不甘心,可又迫于楼陌的暴力威压而不得不屈服:“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就是了!这次新增加的毒物不多……”

    “等等,你说这次是什么意思?”楼陌忽然打断他,眼底隐隐有怒火即将喷薄而出。

    司星辰被看得一阵发毛,却还是不明所以地道:“就是,今早我才放进去的呀,就在刚刚你们来之前我是来检查一下他们的情况……”看着楼陌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司星辰的声音逐渐弱了下去,一种莫名其妙的心虚涌上心头。

    “司、星、辰!”楼陌咬牙,恨不得当即给他一拳,她就说为何她昨晚去放置酒坛时还没觉得有什么异常,怎么就……

    虽然理智告诉她,此事纯属意外,司星辰也只是无意之举,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地想要揍人!这他妈是在玩她呢吧?

    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了好几次,楼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司星辰道:“现在立刻马上告诉我你都放了些什么在下面,然后立刻跟我一起研制解药!”

    司星辰劫后余生般地拍了拍胸口,妈呀,楼陌刚才那动静真是吓死他了,他几乎都要以为她是想要动手揍人了……

    (不得不说,司星辰你真相了,楼陌刚才确实想要揍你来着……)

    在司星辰说完他都在崖底放了些什么东西之后,楼陌是真的想要骂娘了,足足增加了近百种毒物,怎么平时也没见他这么勤快过!

    “司星辰,你听着,我要离开一趟,天亮前就会回来,你在这儿给我守着,记着,如果看到红色信号弹燃起,立刻下去把燃放信号弹之人给我带上来,至于其他人……不用理会。”

    她需要立刻同司星辰一起研制解药,而这个地方显然不合适。此刻崖底尚有百余名将士,这里又不能没有人看着,所以,她必须连夜返回西山大营一趟,找个靠得住的人帮她守着这里。

    楼陌语气中夹杂着难掩的暴躁,司星辰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楼陌突然的怒火似乎同他有关……

    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楼陌,你要去哪儿?”

    “你需要我现在解释给你听?”楼陌目光危险地看着他道。

    司星辰立马摇头:“不不不,你尽管去,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

    与笀川无溟崖上面全然不同,崖底是一片茂密树林,中间赫然有一汪深潭,想来就是头儿所说的寒潭了。只是这周围分明是森冷入骨的寒意,偏偏却没有半分冬日的气息,林中枝繁叶茂不说,就连寒潭边也长满了湿滑黏腻的青苔,透着一股莫名的诡异气息。

    此时此刻,刚刚到达崖底的众人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这都是些什么鬼——

    一堆乱七八糟奇形怪状的蛇虫鼠蚁不说,最起码尚在他们的认知范围内,可眼前这些正以一种诡异速度生长并不断向他们逼近的藤蔓是个什么情况?!

    眼看着藤蔓朝着自己扑过来,罗域迅速抽出匕首向不断蔓延生长的藤蔓砍去——

    “罗域,别动它!”祁佑急忙道。这东西看起来有些邪性,直觉告诉他不可轻举妄动。

    然而却已经来不及,只听得“噗嗤!”一声闷响,断口处缓缓流出了墨绿色的汁液,那种腥臭的味道顿时扩散到空气中,令人忍不住作呕。

    最令人咋舌的是,被砍断的藤蔓非但没有就此停止生长,反而长得更快、更粗壮了!迅速朝着罗域扑了过去!

    “糟了,罗域小心!”

    罗域大惊,连忙施展轻功侧身躲避,总算险险躲过一劫。

    “大家快跑!”祁佑见势头不对,立刻对其余人大声喊道。

    众人见状也慌了神,纷纷四散而逃,受到刺激的蛇虫鼠蚁也窸窸窣窣地动了起来,一时间林中鸡飞狗跳、混乱异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