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封闭训练(二)-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零六章 封闭训练(二)

    “吁——”笀川无溟崖边上,楼陌一把勒住了缰绳,翻身下马。

    众人见状也纷纷下马。

    崖底的凌风卷着雪花呼啸而至,带着一股森冷冰寒的凉意,让人忍不住胆寒。

    无边无际的黑夜中,楼陌的面容有些看不清,声音却是依旧清冷:“这里是什么地方相信不需要我再做解释了吧?”

    “笀川无溟崖,所谓的‘死亡之境’。你们接下来的封闭式训练将在此进行,在训练正式开始之前,有个问题我必须确认一下。”

    “当初萧副将和尤统领对你们进行最初的选拔时,应该有一个筛选条件是水性要好,现在我要再确认一次,你们当中有没有不通水性或者水性不好的?这个问题关乎你们的性命,希望你们认真回答我。”

    见没有人出声,楼陌点点头接着道:“没有最好。老规矩,先说一下要求。”

    “崖底有一汪寒潭,潭底有一百个酒坛子,今日是除夕,十日后,也就是初十早上辰时初到辰时末,我在这里等你们,每人带一个酒坛子带上来,我要求按时到达,至于你们在崖底该如何分辨时间,我已经教过你们了。”

    崖底就是逍遥谷,师父在此处设了不知多少迷雾幻阵,所以她并不担心他们会误闯入逍遥谷,打扰师父清净。

    “另外,提醒一下,这酒坛子只有一百个,你们可以选择一到崖底就潜入寒潭将其取出,也可以最后一日再取,过程如何我不限制,但有一点你们需要记住,崖底环境湿冷,寒潭的温度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取出酒坛后能不能撑得过去就要看你们自己了。”

    又是一阵寒风从崖底吹来,衣袂纷飞,发丝凌乱,忽而想到崖底司星辰的那些东西,楼陌眼神倏地变得犀利起来,扬声道:

    “崖底可能会出现很多你们意想不到的情况,危险无处不在,把脑子都给我带上,我教过你们的野外生存技巧不是用来耍花腔的!”

    “在你们每个人的背包里我装了信号弹,若是有谁撑不住想要放弃了,点燃它,我会下去带你们上来。”

    看着他们一个个坚毅如斯的面庞,楼陌心念微动,声音略微冷硬地道:“量力而为,一百二十人必须全部回来,这是军令!”

    众人身形俱是一震,紧接着便齐齐道:“是!”

    风声很大,吹得眼睛微涩,楼陌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现在我宣布,训练正式开始!出发——”

    一百二十人齐齐从崖顶飞身而下,各自寻了合适的路线一点点往崖底而去,楼陌站在悬崖边上,望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至成为一个个小黑点消失不见,心却是高高悬起。

    崖底的状况她最清楚不过,不光是冰冷入骨的寒潭,单是司星辰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毒物便够他们喝一壶的了,现在,她只希望他们能记得这些日子以来她所教过的东西。

    十日,只要熬过这十日,他们离她所要求的特种兵便又更近了一步!

    ……

    “我说这大过年的,楼陌你这是近乡情怯了吗?”一道痞痞的欠揍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楼陌连头都未回,只是冷冷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儿来干嘛?又有什么幺蛾子?”

    只见来人一袭青绿色长衫,腰间束着白玉宫绦,额前一缕碎发随风飞扬,唇红齿白,面如冠玉,如果忽略他那副欠揍的表情,端的是一副翩翩绝世公子的模样。

    “啧啧啧,”司星辰走至楼陌身边打量一圈,絮絮叨叨地道:“不是师兄我说你,半年没见,你怎么还是这副不近人情的模样,扮成男人也就罢了,穿的衣服还这么没品,黑不溜秋的,要不是小爷我眼力好,这大半夜的谁认得出来你!”

    “你说你过了年都十四了,再这样下去,你真的会嫁不出去的,哎呀,这可真是愁死我了,哎哎哎,楼陌啊,你听我说……”

    楼陌转身就走,司星辰连忙追了上来,边走边道:“楼陌你这样真的不行,师兄我这也是为你好……”

    “司星辰你给我闭嘴!”楼陌终于忍不住爆喝一声,“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从这扔下去!”

    司星辰识相地闭了嘴,看了看不远处的悬崖,心里顿时凉了大半截儿,嘀咕道:“怎么还是这么暴力!”

    “师父最近如何?”楼陌猝然停下了脚步,看着他问道。逍遥谷规矩,一旦出谷永世再不得回头,从她选择踏出逍遥谷的那一刻起,便是与之再无半分瓜葛了。可说到底那老头毕竟是她师父,总归还是惦念着的。

    司星辰愣了愣旋即笑得一脸欠揍:“老头子他好得很,三天两头就得揍我一顿,还总嫌弃我做饭不好吃。”

    楼陌眼神微暗,师父他其实还是希望他们留在逍遥谷的吧?

    见楼陌不语,司星辰用胳膊碰了碰她,安慰道:“喂喂,楼陌你行了啊,伤感什么的不适合你,再说了,离开是早晚的事,师父他老人家活了大半辈子,岂会连这些都看不透,你别想太多!”

    “怎么,你也要离开?”楼陌敏感地抓住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

    司星辰眸光微动,眼底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得让楼陌来不及看清其中的用意,旋即笑得没心没肺:“离开?离开干嘛?你以为我是你们啊,我还没喝够老头子酿的竹叶青呢?就这么离开我多亏啊!”

    楼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司星辰,你在故意转移话题。”

    “什么跟什么呀?”司星辰故作不解。

    “身体前倾,眼神飘忽不定,下意识地耸肩,”楼陌突然靠近他,“司星辰,你每次心虚时都是这副样子!”

    司星辰的笑意顿时僵在了脸上。

    “行了,”楼陌淡淡扫了他一眼,道:“不想说就不用说了,我对这些不感兴趣,随口一问罢了。只是提醒你一句,我能看出来的事情,师父他老人家未必就看不出来,只是在等你自己同他开口罢了。”

    ------题外话------

    春节快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