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死生不复-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零一章 死生不复

    蛙跳回营……萧越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下定决心以后宁可得罪王爷也绝不得罪这个楼陌,得罪了王爷最多一顿军棍,打完了事,可真要得罪了这位爷,怕是连怎么死的不知道!

    众人此刻的脸上也是五颜六色、精彩纷呈,他们下午训练酉时结束,校场离营房跑步尚需一刻钟,蛙跳回去,别说吃饭了,能堪堪赶上酉时四刻的训练总结就烧了高香了!

    一想到那酸爽无比的蛙跳,众人心里就一阵恶寒,然而更让人头疼的是,这个时间点一路蛙跳回去,路上必然遇到无数同袍战友,这下别说是面子了,连里子都不剩了!

    然而楼陌可不会考虑什么面子里子的,送上门来给他们下马威的机会,不要白不要!

    “继续训练!”楼陌扬声道,整个校场上回荡着她愉悦的声音……

    当晚,从校场回营房的路上出现了一排排行迹可疑的“青蛙”……

    这件事让西山大营的将士们足足笑了半个多月!同时,也成为了这些参训人员一生都挥之不去的噩梦!

    ……

    北凛潞州城外不远处,有个十里长亭,暮霭大雪掩去了其昔日风采,徒余一个模糊不清的轮廓孤零零地立在茫茫雪色中,平添了几分萧索与肃杀。

    如若不是茫茫雪域上的那一抹红色衣袂纷飞,没有人会记得这里还葬着一个故人,一个清雅矜贵、云淡风轻的故人。

    “师兄,”一男子席地而坐,大红色的衣袂肆意铺散在雪地中,红白相衬,煞是好看。只见他兀自斟了一杯酒,慢慢洒在那墓碑跟前,轻笑道:“说起来,相识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这般称呼过你,如今倒显得有些刻意了!”

    “也罢,看在你以后再也不能拘着我的份上,我就吃点亏,姑且称呼你一声‘师兄’吧!”

    男子自顾自地说道。

    “师兄啊,这是陶翁的千日醉,我好容易从夜冥绝那厮手里拐来的,你不是向来喜欢这杯中物吗,喏,都给你了,千万不要太感动啊!我会起鸡皮疙瘩。”

    “算算日子,你躺在这有半年了吧?这一下子没人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的,我还真清净了不少,就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对了,前些日子你最喜欢的那株夕雾开花了,可惜似乎被我浇多了水,淹死了。师兄,这个可不能怪我,是它自己太脆弱……”

    男子东一句西一句地说着,天南地北地瞎侃,浑然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只是不知何时眼底覆上了一层浓得化不开的雾霭。

    “师兄,我找到她了。”男子忽然道,“她变了,和以前不大一样……可她还是没能给我一个理由,抱歉,我对你食言了——我出手伤了她。”男子说道这儿忽而捂着胸口咳了两声,显然是有内伤在身。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就走到这一步,她又是如何下得去手的,师兄,你这般为她,真的值得吗?”

    男子伸手拨开了墓碑上的雪,喃喃道:“我是想杀了她的,师兄你知道的对不对?你不放心,你怕我当真对她动手,所以才留了那样一封信,让她交给我。”

    “师兄,我可以尊重你的选择,也可以放过她,可我无法原谅,我做不到。所以,我没有告诉她你葬在这里,我想,她既然为了她的仇恨放弃了你,那以后也就没必要再见了吧!”

    “死生不复,或许这是你们最好的结局。”

    一壶酒终于见了底,话说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再说下去便是多余。

    男子缓缓起身,掸了掸衣襟上沾染的雪渍,扬声道:“走了,不送!”

    夕阳暮霭下,男子的身影鲜红而刺目,墨发纷飞,面如冠玉,举手投足间乱人心神。

    不远处,一红衣女子牵着马倚栏而立,显然已经等候多时。

    “小衣衣,还是你贴心,走吧咱们,这衣服都让雪给弄脏了,我得赶紧回去换一身!”男子一把揽过女子的肩头,神情委屈得不得了。

    红衣嘴角可疑地抽搐了一下,暗道:刚才您老人家往雪地里坐的时候可没觉着脏啊……

    然而抬首间男子已经翻身上马而去,红衣只好立刻上马,追了上去。

    “主子,咱们接下来这是去哪儿?”这路显然不是回千机阁的,主子这又是要做什么?说好的回去换衣服呢?

    男子眉头微挑,眼神中划过一抹算计,戏谑道:“有人欠了我一个大人情,我得要回来才是!”

    “可是主子,您身上的伤还未……”红衣有些担心地道。自那日南暻淮安城一战,主子身受重伤,险些丧命,要不是有人及时通知她前去接应,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然而更让人头疼的是,主子好容易休养了十日,身体刚刚有所好转,居然又只身返回了淮安城,回来时带着一身的伤不说,整个人都沉寂得很,直到今日去城外十里亭看了玉无殇公子……

    “你家公子我英明神武身手不凡,何时受过伤!”汶无颜一脸不可一世的傲娇,将红衣即将出口的话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是是是,主子的话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红衣不断给自己洗脑……

    ……

    深夜,城楼上风声唳唳,夹杂着漫天飞雪,寒意入骨。

    两人负手而立,遥望着远处的灯火辉煌,久久无语。黑暗中二人的脸有些模糊不清,只那气势却是非凡。

    “夙问,你是我最信任的朋友,这件事只有交给你去办,我才能放心。”说话的正是北凛太子北堂啸。寒风潇潇中,他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疲惫。

    被叫做夙问的男子没有说话,良久,方才问道:“你,当真要如此?”

    “哈,”北堂啸自嘲一笑,眺望着远方,道:“时至今日,我还有退路吗?何况,这是我答应她的。”

    夙问转而看着他,认真道:“可你怎知这就是她想要的?或许,她为你做这一切只图心安呢?”相知多年,他委实不愿看到这个唯一的至交好友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行越远,可他却无能为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