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瞒天过海-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十章 瞒天过海

    第二十章 瞒天过海

    楼陌赶在辰时以前回到逍遥谷,发现司星辰已经在她的房间等她了。

    “说说吧,那个人跟你什么关系?”司星辰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正嗑着瓜子,见楼陌进来好整以暇地问道。

    “不管你信不信,我和他没关系,也根本不认识他!”楼陌一脸倦色,折腾了一个晚上,她现在只想睡觉,但她也清楚,不跟司星辰说明白他是绝对不会让她好好休息的!

    “没关系?别告诉我你救他是因为你看上他了!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儿吗,你什么时候这么肤浅了?”司星辰显然不相信楼陌的说辞,这个师妹什么性子他再清楚不过了,绝对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这次破例救人肯定有原因。

    楼陌嘴角抽了抽,什么叫看上人家了!这司星辰分明是嫉妒那人长得比他好看!

    “他的那双眼睛,你注意到了吗?”说着,楼陌自顾自地走到床边,脱掉鞋子躺下,闭上眼睛,把一只手枕在脑袋下面。

    “你是说,紫眸?”司星辰认真想了想,一拍脑袋!是了,那男子可不是有一双深紫色的眸子吗!他就说怎么总觉得那人有些不对劲儿,却又说不上来是哪儿的问题,让楼陌这一提,他恍若明白了,原来是那双眼睛的颜色!

    “紫眸!坏了!楼陌你闯祸了!”司星辰神色忽然一变,紧张道。

    “什么意思?那人的身份有问题?”楼陌倏地睁开了眼睛。

    “你极少在庐阳城转悠,大概没有听说过,这天底下唯有东霂国瑄王生了一双紫眸,一直被视为不祥之人!”

    “哦?东霂瑄王?那看来是有些麻烦!”楼陌皱眉,在没有成为南宫浅陌之前,她倒是也听说过瑄王此人,知道那是个人物,十四岁就成为了东霂战神,令四国颇是敬畏。但她从来不喜欢八卦,又怎么知道那瑄王长什么样,是紫眸还是黑眸!要是早知如此,她绝对会袖手旁观,楼陌现在无比的后悔,当初为何没有多听锦舞她们几个聊聊八卦什么的!现在麻烦了,她并不想牵扯上皇室之人,但自己将凝露丸留下,那瑄王只要不是个傻子,必然能查出她是逍遥谷的人!果然,做人还是不能多管闲事的,楼陌此时已经开始后悔救了那人……

    “问题还不在这儿,楼陌,你可还记得咱们逍遥谷的规矩——不医与逍遥谷交恶之人!”司星辰见楼陌还没意识到问题的关键所在,不免有些着急,看来,那件事,师父并未告诉过她,不过也难怪,毕竟这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及过,此番若不是楼陌不明就里救了那人,他也不会想起来。

    “你是说东霂瑄王得罪过逍遥谷?”楼陌此刻有些头大,她只是一时冲动,也知道那人身份不一般,但谁曾想那人不仅是东霂皇室之人,竟还得罪过逍遥谷!

    “不是瑄王,而是东霂帝!”司星辰再次扔出一枚炸弹,“师父年轻时同东霂帝应当是相识的,只是不知为何,师父成为逍遥谷谷主后便下令:不救东霂皇室之人!”

    “……”

    “所谓不知者不罪,师父他老人家应该不会灭了我吧……”楼陌此刻不免有些心虚,她真的是无意的!况且,师父也从来没告诉过她呀!

    “楼陌,你还是不要太乐观的好,师父那个人,不生气则已,一生气可就……”司星辰有些幸灾乐祸,以师父他老人家对师妹的疼爱,虽然不至于出什么大事,但一些惩罚总是免不了的!终于能看到师妹挨训了!那画面,想想就激动,有没有!

    “司星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你也在场,而你貌似并未阻止我……”看到司星辰的幸灾乐祸,楼陌挑眉笑道。

    “……”

    “我,我那不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吗!”司星辰暗道不好,这下怕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所以——要是不想和我一起被罚的话,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怎么做,嗯哼?”楼陌此时觉得心情甚好,只要师父不知道这件事不就没事了吗!

    “师妹放心!师兄我知道该怎么做!”司星辰咬牙切齿,好容易有个看楼陌热闹的机会,就这么泡汤了,都怪自己当时太过疏忽大意了!

    “慢走不送!我要睡了!”楼陌说着就扯开了被子,她实在是好困!看来果然是安逸的日子过多了,前世的她几天几夜不合眼也照样精神抖擞,现在……算了,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何况她又不是什么好汉!

    “……”

    司星辰看着楼陌就这么坦然地睡了,不禁满头黑线——

    楼陌这一觉睡到了中午,刚醒来就听到了敲门声——

    “师妹!你醒了吗?”奕訢温润的声音响起。

    “醒了,师兄进来吧!”楼陌利落地掀开被子,穿上鞋。

    说话间奕訢已经推门进来,三年的时间过去,及冠之年的奕訢愈发地丰神俊朗,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俊眉间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给人如沐春风般温和,在正午的光线下,那绝美的轮廓越发的柔和,恍若谪仙。楼陌不免有些感叹:师兄的相貌真是越来越引人犯罪了……

    这边奕訢见楼陌起身忍不住责怪道:“师妹既然不舒服,躺着便是,何必起来呢!”

    “嗯,我……已经好多了!”楼陌一头雾水,她何时不舒服了?转念一想,应该是她昨晚未归,司星辰编的瞎话……

    “这是师父让我给你送来的!”奕訢将一方纸包放在桌上,神色竟有些古怪!楼陌颇是震惊,什么东西居然能让一向淡定的大师兄脸上露出这样的神色?

    “什么东西?”楼陌走上前来,三两下拆开了纸封,“红糖?师父让你给我这个干嘛?我又不爱吃这个!”

    “咳咳,那个,师妹啊,师父说女孩子喝些红糖水对身体好……”奕訢说完这话,脸上的神色更加精彩了……他也不想来的,是师父非要他来送!

    楼陌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脸色一下黑了,司星辰!你大爷的,我让你扯谎也不是让你说这个!你才来大姨妈了呢!

    奕訢看楼陌脸色不对,忽然想到什么:“师妹,是星辰师弟昨日回来说你……不舒服,所以早些歇下了!”他斟酌了一下用词,委婉地说道。事实上昨日司星辰那厮说得可是更直接啊!不过看师妹这反应不像是害羞,倒像是恼羞成怒……难道昨晚的事,另有隐情?

    “司星辰!”楼陌咬牙,深吸了一口气,转而对奕訢说道:“他说的对,我昨日确实不舒服,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所以,师兄把这红糖拿回去吧!”她现在看到这红糖就想发火!

    “我一个男子,倒也用不到这个,师妹还是留下吧,日后总会有用得着的时候!”奕訢微微一笑,好似明白了什么,“对了,师父让我转告你,今日的饭交给你二师兄了,你好好休息便是!”

    “我就先走了!师妹不用送!”眼看着楼陌越来越沉的脸色,奕訢觉得自己还是走为上策,免得被波及。

    ------题外话------

    司星辰究竟跟师父和师兄们说了什么呢,想必大家已经猜到了吧!哈哈哈~这样的调皮孩纸是要挨收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