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异样紫眸-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十九章 异样紫眸

    第十九章 异样紫眸

    “你说这个药能够压制我体内的毒性?”夜冥绝把玩着手中的那个瓷瓶,神色莫名。

    “确实如此,而且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次能够安然无恙,应该就是这药的功劳。”对于这药,凤之尧很是感兴趣,不过让他更感兴趣的是这制药之人,他同父亲钻研多年,都未研制出能压制夜冥绝身上鸩羽千夜的解药,只能以毒攻毒来压制,但这样只是治标不治本,这些年来,夜冥绝体内的毒素越积越多,长此以往,怕是不妙!但这个人却轻轻松松地做到了他们没有做到的事,还给夜冥绝留下了压制毒性的药,照理说这种药应当十分珍贵,一颗难求才是,可那人一出手就是一瓶……莫非是……凤之尧突然眼前一亮!

    夜冥绝看他的神色便知他应当是想到了些什么,随即想到那个白衣女子,他好像也猜到了一些……

    “逍遥谷!”两人同时出声。

    “普天之下,医术上能有此造诣的也只能是逍遥谷中人了。如此看来,这药,应当是逍遥谷的凝露丸--江湖上传闻可解百毒的灵药!”想到这里,凤之尧一下兴奋了起来,如果真是逍遥谷的人,那夜冥绝身上的毒岂不是有救了!

    “逍遥谷的人是不会救我的!”夜冥绝冷冷出言打破了他的希望。

    “你忘了逍遥谷的规矩了吗!他们是不会出手救东霂皇室之人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那位不是没有求过逍遥谷,可派去的人连逍遥谷的入口都没找到,而逍遥谷每月在庐阳城看诊的弟子也言明绝不救东霂皇室中人,无可奈何之下才由凤家家主出手以毒攻毒来压制鸩羽千夜。

    “可这药应当是逍遥谷凝露丸无疑,轻易不会落入旁人之手才对,你可还记得救你之人的模样?”凤之尧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道,也许,这世上还有什么不世出的高人也不一定呢!

    “我当时受伤导致毒性提前发作,昏迷前隐约看到了一个十五岁左右的白衣女子,我已经吩咐墨风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夜冥绝陷入了沉思,昨晚天很黑,他又昏迷了,那个女子应该机会没有看到他的眼睛。

    “你是在庐阳城郊外被救的,而逍遥谷每月初一都会有弟子在庐阳城和生堂看诊,昨日又正好是初一,如此说来,那女子很有可能便是逍遥谷的弟子,而她并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才出手救了你!”凤之尧眉头紧锁,这样就有些麻烦了,那女子若是知道了夜冥绝的真实身份,定然不会再违背逍遥谷的规矩!

    “那倘若你不是东霂皇室之人呢?”看到房间内挂着的那半张玄铁面具,凤之尧忽然激动了起来,“逍遥谷虽然不救东霂皇室之人,但是不代表他们不救血刹楼楼主啊!”

    “你忘了我的眼睛了吗?一旦以夜冥绝的身份出现,很快,所有人都会知道东霂瑄王就是血刹楼楼主!”夜冥绝再次打破了凤之尧的美好设想,这世上之人都知道东霂瑄王是紫眸之人,这也是他身为血刹楼楼主却极少在江湖中露面的原因,一旦暴露身份将会引来极大的麻烦。自古以来,朝廷和江湖泾渭分明,互不干涉,若是让那些人知道了,怕是不会轻易罢休,最终为难的还是那个人罢了。

    “……”凤之尧半晌没有吭声,是他欠考虑了,夜冥绝的紫眸的确是个大麻烦。

    这时墨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主子,墨风回来了!”

    “让他进来!”

    “是!主子!”

    墨风推开门走了进来,对一旁的凤之尧行了个礼:“凤公子!”

    随即开口:“回禀主子,属下已经查到了那个白衣女子的身份!”

    “是逍遥谷的人?”不待夜冥绝开口,凤之尧激动地问。

    “……正是,她是逍遥谷唯一的女弟子,昨日是和她师兄一起去庐阳城看诊的。”墨风有些诧异,凤公子是怎么知道的?但他并没有多问,毕竟以凤公子和主子的关系,许是主子告诉他的不无可能。

    “这么说来,那个白衣女子下个月还会去庐阳城?”凤之尧继续追问,那白衣女子应该还没有见过夜冥绝的紫眸,如果能找到她那是最好不过了。此时凤之尧还不知道,楼陌就是因为夜冥绝的眼睛才决定要出手相救!

    “据庐阳城的百姓们说,有可能是这样,但也可能是逍遥谷其他弟子前来!”

    “墨风,你先退下吧!”夜冥绝终于开口。

    “是!属下告退!”

    墨风出去后,夜冥绝和凤之尧两人半晌都没有吭声,房间里静得出奇。

    “若我有办法让人看不出你的紫眸呢?”抱着破釜沉舟放手一博的心态,凤之尧郑重地开口,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用这个法子,因为实在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了,他不敢保证夜冥绝平安无事。但是如今,他深深地望了半躺在床上的男子一眼,十三年了,夜冥绝现在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即便是有凝露丸,也不过是半年的光景!

    想到这些年来夜冥绝每月月圆时所承受的噬心之痛,他的眼中满是痛苦愧疚之色,作为大夫,救不了他,是他无能;作为朋友,帮不上他,是他失责!所以,这一次,只要有一点希望,他就一定要试一试,若是失败了,他陪他一起!想到这里,凤之尧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和夜冥绝相识这么多年了,一直是夜冥绝在处处维护他,如今,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夜冥绝去死!

    “不必想太多,这些年你已经尽力了,我能活到今日,也都是凤家主和你的功劳,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死了的,不必担心!”相处了这么多年,夜冥绝又岂会不知他在想什么,只是凤之尧平日不说,他自然也不会去提及罢了。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自己都无所谓,我就更无所谓了!”凤之尧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在担心他,“我可以用一种特别的方法将你的紫眸隐藏起来,但我必须告诉你,这种方法风险极大,我并没有把握,也许,也许你根本等不到逍遥谷的人给你解鸩羽千夜的毒……总之还要你自己考虑,我,真的没有把握!”

    “我信你!”夜冥绝没有丝毫的犹豫,如果连凤之尧这种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都不能信,那他还能相信谁?

    “你!”凤之尧瞪大了眼睛,你就那么相信我!夜冥绝!

    “我真的没有把握!”凤之尧再次强调。

    “为什么不信?”夜冥绝挑眉。

    “……好!”凤之尧郑重地应下了,眼中几乎有泪光闪烁,他用力地抽了口气,“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准备了。”

    ------题外话------

    夜冥绝还傻傻以为我家陌陌没有看到他的紫眸,哼哼,怎么可能呢,要不然才不会救你哩!傲娇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