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有舞霓裳-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八十三章 有舞霓裳

    莫庭烨正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中,突然被打断,目光危险地看了他一眼,不悦道:“不该知道的就别问!”

    “噢——”凤之尧刻意拉长了声音,一副“我懂了,你什么都不必说”的表情看着他,莫庭烨随手抓起身边的枕头就朝他扔去——

    凤之尧一把接住递给他。

    “拿开!”莫庭烨黑着脸道。

    “这可是人楼陌的东西,你确定给我了?”凤之尧笑嘻嘻地挑眉道。

    莫庭烨的脸色更黑了,直直瞪着他不说话。

    切,还傲娇的不行了!凤之尧翻了个白眼,手里却还是乖乖地把枕头递过去。

    ……

    “咚咚咚!”

    “是楼公子吗?门没关,进来吧!”霓裳的声音传来。

    楼陌推门进来,走到床边先给她把了把脉,随即笑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再过两日便可下床走走,只千万别再着凉就好。”

    霓裳闻言终于绽开了笑颜,道:“总算是能活动活动了,再躺两天我可要闷坏了!”说着俏皮地朝楼陌眨了眨眼。

    看到她这副活泼的模样,楼陌终于放下心来,从袖中掏出一个信封来递给她,道:“算是我送你的压惊礼。”

    霓裳诧异地接过信封,打开一瞧,心头不由地一震——只见那薄薄的一页纸上“卖身契”三个字是如此的醒目而刺眼,像是在嘲笑着她曾经的愚蠢与无知。

    看着看着她不由地红了眼眶,紧握着那张卖身契的手竟是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她忽而放声大笑,那笑意不及眼底,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地往下流,似乎要将心中所有的烦闷尽数发泄出来一般。

    楼陌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她,没有安慰,也没有劝解,她知道,这种时候霓裳最需要的,是发泄。

    霓裳放任自己沉浸在百般的情绪里,或悲,或伤,或喜,或叹,半晌才哽咽道:“楼公子,多谢你!”

    这张纸上承载了太多太多,是她年少时一段感情的祭奠,也是她与过去那段时光彻底划清界限的诀别,从今日起,她就是舞霓裳,与陇邺城凌家那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凌惜柔再无半分瓜葛!

    楼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如今不过十八岁,正当最好的时候,以后的日子还长,多往前看看,你还有很多没有尝试过的事情。”

    霓裳突然“噗嗤!”的笑出声来,揶揄道:“怎的楼公子这话说的像是已经活了半辈子的老人似的!”

    楼陌一怔,随即尴尬地笑笑,暗道:两辈子加起来,自己可是近四十岁的人了,在人家一十八岁的小姑娘跟前,可不就是一“活了半辈子的老人”吗!

    捂嘴轻咳了下,道:“你我相识一场也是缘分,以后不必客套称我为‘楼公子’,叫我楼陌就好。”

    霓裳微愣,眼中似有感激之色闪过,随即笑道:“好,楼陌!”

    “以后有什么打算?”

    霓裳略微沉吟了下,开口道:“楼公……楼陌,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楼陌用眼神示意她直说就是。

    “烈焰阁的阁主无情公子,是你吗?”霓裳定定看着她道。

    楼陌闻言挑眉笑了笑,“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她倒是没想到霓裳竟然会问这个,诚然,醉情楼还有醉欢阁同属烈焰阁的产业,这一点知道的人不在少数,但能猜出她就是无情公子的怕是也没有几个,最起码,与她几次在醉情楼见面的南宫杉就没有发现。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想去醉欢阁!”霓裳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

    楼陌一怔,可看着她的样子又不像是在玩笑,于是郑重提醒她道:“醉欢阁是什么地方你应该知道,你,可是想好了?”

    “是,我想好了,”霓裳嫣然一笑,道:“说到底,似我这般的容貌若不去祸害一下这天下之人,委实是浪费了呢!”说着还向楼陌抛了个调皮的媚眼儿……

    楼陌:“……”这姑娘的转变会不会太快了些?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古人诚不欺我也。

    “我能问一下你真实的想法吗?当然,你如果不想说的话也没有关系……”楼陌正色道。

    “没什么不能说的,”霓裳笑了笑,道:“我自幼跟随着我母亲,学的都是一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之流,如今看来却是最最无用的,可若是现在让我去学些别的谋生之计,我约莫也是学不来了的。”

    “如此看来,青楼倒是我最好的去处了。”

    “况且,正如你所说,青楼自有青楼的好处,而我也确实喜欢那般被众人仰视倾慕的感觉,楼陌,你,该不会觉得我自甘堕落吧?”说到这里,霓裳有些忐忑地看着楼陌,似是生怕从她眼里看到一丝一毫的轻视与不屑一般。

    “噗!你怎么会这么想!”楼陌忽而失笑出声,抬手给了她一个暴栗,道:“你凭自己的本事谋生,有什么可自甘堕落的!我原只是担心你走不出来罢了。”

    霓裳在确定楼陌真的没有因此而看不起她之后,总算舒了一口气,故意噘着嘴不满道:“楼陌,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暴力呀!”

    “陇邺城如今还没有醉欢阁的产业,如果你真有此意,不如帮我在陇邺城将这家新的醉欢阁打理好。”没有理会她的埋怨,楼陌半真半假地笑道。

    “真的吗?你要在陇邺城开醉欢阁?”霓裳一把抓住她的袖子,脸上俱是按捺不住的惊喜和激动。

    楼陌若有其事地思考了一下,故意道:“要不,还是算了,我看你似乎也并不是很想待在陇邺城的样子……”

    “不行!”霓裳不乐意了,“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都答应了的!”

    “我可不是什么‘大丈夫’!”楼陌看着似笑非笑地道。

    霓裳愣了,继而抱着她的手臂撒娇,胸前的柔软就这么大喇喇地贴了上来,声音软糯得能掐出水来:“哎呀,人家说错了嘛!我家楼陌是巾帼不让须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