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以身相许-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八十一章 以身相许

    是眼神吗?霓裳微微一怔,曾几何时,那个人也告诉过她,她的眼神是会说话的……

    “公子可想听我讲个故事?”霓裳忽然道,不知为何,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她就是有种想把自己心里藏着的事都倾诉出来的**,仿佛这样就会好一些似的。

    楼陌挑眉,这是想把自己当作听众了?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当这种知心大姐的潜质?

    然而楼陌却也并未拒绝,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在心里埋得久了,非但不会愈合,反而会溃烂成殇,只是看着不显罢了。

    “我从来都不知道人的一辈子竟这样长,长到可以将一切变得面目全非……”

    霓裳将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她的声音很轻,很淡,仿佛在讲述着一个与自己毫无瓜葛的事情,仿佛,那就只是一个故事一般。

    “很老套的故事,是不是?从前我也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荒诞的事,可它终究是存在的呀!终究,我还是步了母亲的后尘,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呢?”霓裳有些自嘲地笑笑。

    楼陌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诚然,这的确是个很老套的故事,一个关于等待与背叛,权势与爱情的故事,可古往今来,确确实实有无数的人在一次又一次地上演这样的情景,或许身在其中之人也是无可奈何吧!

    “为了这样一个人放弃自己的生命,值得吗?”楼陌开口问道。

    “呵呵,”霓裳苦笑一声,道:“我当然也知道不值,可我就是恨自己,恨自己放不下他,恨自己识人不清,恨自己还是把自己的人生逼到了绝路上……”

    她六岁同他相识,至今已有十二个年头,二人青梅竹马一场,自己等了他七年,在她十八年的生命中,他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光,最终却换得他另娶他人、将自己卖至青楼的结果。

    上京城那日的十里红妆刺痛了她的眼,也刺痛了她的心,他成婚了,新娘不是自己……她站在上京城最大的青楼里,看着他,迎娶了他人,那一刻,她说不清自己心里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心痛吗?似乎已经麻木了呢!

    “你,恨他吗?”楼陌忽然问了一句,这一刻,如果霓裳说恨,她想自己一定会帮她的,即便是杀了那人。不为别的,只是不忍这样好的一个姑娘如此狼狈而已。

    “恨吗?”霓裳忽而笑了,“约莫是恨过的吧,他若不愿娶我,差人来跟我说一声就是了,我又岂会苦苦纠缠于他,何必做到这个份上呢!竟是要毁我一生的名誉……”

    楼陌忽然皱眉,她怎么记得那日在江边时,周边的人说这位霓裳姑娘是个清倌?

    似乎看出楼陌的疑惑,霓裳淡淡笑了笑,道:“他将我卖至青楼,却阴差阳错地因为那里的妈妈想要将我卖个高价,一时并未**,后来,我便趁机逃了出来,路上被兰妈妈所救,随她辗转回到了陇邺城,成了逍遥楼的头牌姑娘。”

    原来竟是这样,楼陌放下心来,只要尚未**,一切倒还好说,于是看着她道:“你日后有何打算?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赎身。”

    然而楼陌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时代的封建程度……

    “我终究是进了青楼之人,失不**的又能如何呢?”霓裳眼神中带着几分绝望和嘲讽之色,这辈子,似乎也就这样了。

    楼陌有些不悦地皱眉,这种想法在这个时代看来似乎无可厚非,可她却是断然无法接受的,略想了想,道:“进了青楼又如何?且不说你没有**,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你**了,那又如何呢?”

    “我不知道在你眼里名声竟会比命还重要吗?”楼陌语气中有些隐隐的不悦,无论何时,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我希望你明白,不论是名声还是清白,都要你先活着才能去考虑。人这一辈子只能活一次,是为自己而活还是为别人的眼光而活,全都在你。”

    “为自己而活?”霓裳喃喃自语道,从来没有人同她说过这般的话,为自己而活,她,真的可以吗?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可在我看来,那些在深宅大院里仰人鼻息的女子未必及得上青楼里的姑娘,最起码这些姑娘们是靠自己的本事活下来的,尊严摆在那里,问心无愧。自古侠女出风尘,青楼女子又如何!”

    楼陌这话并非劝慰于她,而是她确确实实是这样想的,与其沉沦在深深庭院顾影自怜,苦苦等待一人回首怜惜,还不如在欢场沉浮,即便是笑脸相迎天南地北往来之人,也终究要潇洒自在些。

    “公子……当真如此想?”霓裳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会如此赞誉青楼女子,心中震惊之余,还带着些许动容,或许,她真的可以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楼陌直直看着她,眼底的认真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信服,只听她一字一顿地道:“绝无半分假话!”

    霓裳蓦然笑了,一瞬间眉宇间的萧索消失殆尽,轻声道:“公子替我赎身,难道就不怕我赖上你非要给你做个枕边人吗?”

    将她眼底的揶揄调笑之意看在眼里,楼陌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霓裳姑娘如此貌美如花,又蕙质兰心,留在身边做个枕边人也未尝不可!”

    她倒是没看错人,这个霓裳姑娘果然与众不同,居然一眼就看出自己是女子的身份!

    “哈哈——”霓裳闻言捂着嘴痴痴笑了起来,“如此,承蒙公子不弃,小女子只好以身相许了!”

    “哐当!”一声,端着药进来的浅黛一脑袋撞在了门上。

    “哎呦——”顾不上别的,浅黛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快步走近楼陌,连药碗都来不及放下便扯着她的袖子急声问道:“公子,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浅黛的表情都快哭了,自家姑娘喜欢上了一个女子,还要收作枕边人,嗷——她的心脏要不行了!

    “噗嗤——”霓裳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叫浅黛的丫头也太可爱了些,竟还当真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