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为何救我-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八十章 为何救我

    这世上并没有什么非你不可,谁都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只要自己愿意。

    楼陌此言一出,莫庭烨心里便一阵阵的抽痛着,此时此刻,他心里更多的是对陌儿的心疼。

    他知道陌儿的意思,可是,要他放手,他真的做不到……

    “你怎知最后一定会是失望呢?你不能为了避免结束,就避免了一切开始!”

    莫庭烨固执地看着她,试图努力说服她:“你不接受我,可以,但你不能让我忘记我对你的感情,我告诉你,我做不到!”

    听到这些话,楼陌忽然觉得自己心里犹如一团乱麻,像是在害怕什么一般,下意识地怒声吼道:

    “莫庭烨,你耳朵聋了吗?我说了让你忘记,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你听不到吗!我不可能接受你,你究竟在苦苦执着些什么呢?”

    你为什么同他一样,明明知道我不会回应,却依然不肯放过你自己呢……楼陌的眼睛有些猩红,氤氲着些许水汽,她已经亏欠了一个人了,不能再亏欠另一个人……

    “那你当时为何救我?”看着她微红的眼睛,莫庭烨忽而开口问道。不知为何,他此刻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会是他想的那样吗?

    楼陌愣了愣,自嘲地笑笑,是啊,为什么呢?因为你的眼眸和他一模一样啊!可这些她又怎么可能告诉他呢?

    “没什么原因,顺手罢了!”楼陌随口敷衍道。

    “顺手?呵,这个理由能说服你自己吗?”莫庭烨毫不松口,像是非要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一般。

    楼陌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沉声道:“如果你觉得这个理由不可信,那就随你怎么想吧!”

    莫庭烨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刺进皮肉里,眼中是难掩的受伤:“陌儿,你非要这样同我说话吗?”

    楼陌眸光微黯,沉默了片刻,还是下了逐客令:“抱歉,我向来如此,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可以离开。”她此刻心里乱极了,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楼陌眼底流露出的那一抹黯色瞬间惊醒了莫庭烨,让他又是心疼又是懊悔,事实上,他是断然不舍得让她受丝毫委屈的,可今日,到底是他操之过急了,自己明明应该比任何人都理解她、体谅她的,又怎么可以这般逼她呢!

    他此刻无比地想要给自己两巴掌!莫庭烨,你就不能再多点耐心吗!

    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楼陌的脸色,他开口试探道:“陌儿,我们不聊这个了,我以后不会再问你这些,也不逼你了,好吗?”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继续道: “也请你不要把我推开,可以吗?”

    终于还是妥协了,对于陌儿,他向来是无可奈何的,以前是,现在亦然。

    “莫庭烨,你这又是何必……”楼陌的声音有一丝疲惫和无可奈何。她是真的不愿亏欠于他,可他怎就如此固执!

    “陌儿,你记住,”莫庭烨忽然正色道:“从今日起,以后这样的话再不许对我说了,我莫庭烨决定的事,绝不放弃!”

    他的话一字一字地敲打在楼陌的心上,久久不能平静。

    “你……”楼陌试图说着什么,可又不知从何说起,眼前的这个人渐渐同记忆里的那个影子重合在一起,这个认知让她心底的不安逐步扩大。

    似乎是害怕楼陌再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莫庭烨拢了拢身上的被子,道:“天快亮了,我再休息一会儿就离开,办完事记得早些回西山大营,我等你。”

    说罢,也不等她回应,便径自躺下合上眼睛睡了,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在眼睑下打出一片淡淡的阴影,似悲伤,似不安。

    楼陌愣在那里,心中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着她,这种感觉迫使她想要逃离此地,慌乱地打开门出去,走出几步后又退回来轻轻将门掩上。

    屋内,莫庭烨在听到那声小心翼翼的关门声后,嘴角扬起了一丝好看的弧度——陌儿,这一世,你逃不掉的!

    ……

    “公子,你怎生起得这样早?”浅黛起来正要看看这位霓裳姑娘如何了,推开门却见自家公子已经在为她诊脉了。

    楼陌抬头见是浅黛,于是将霓裳的手腕放下,又替她将被子拢了拢,这才道:“有些睡不着,就正好过来看看她如何了。”

    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浅黛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多问。反而问起霓裳的病情来:“这位霓裳姑娘如何了?”

    “已经没有大碍了,估摸着也快醒了吧!”

    楼陌话音未落,便听得床上的人嘤咛一声——

    “你醒了?”楼陌看着她轻声道。

    霓裳缓缓睁开了眼睛,打量了片刻,喃喃道:“这是哪儿?”

    “醉情楼。”楼陌欣慰地笑笑,暗道:总算没白折腾这一回,好歹人救回来了。

    “醉情楼?”霓裳似乎还有些恍惚,在看见楼陌的面孔后,脑海中回想起了自己落水昏迷前的那一幕,是这位公子救了自己啊!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霓裳感激不尽!”霓裳挣扎着坐起身来微微福了一礼,声音还有些喑哑。

    楼陌自然不会受她这一礼,伸手将人扶住,道:“姑娘不必多礼,冬日里落水不比寻常,还是应该多多休养才是。”

    说着又对浅黛吩咐道:“浅黛,你先去将我昨晚开的药熬了,给这位姑娘服下。”

    见人终于醒了,浅黛自然也是放心下来,自去下楼熬药不提。

    霓裳的身子仍是有些虚弱的,却强自撑着对楼陌笑道:“给公子添麻烦了,对不住……咳,咳咳……”话未说上两句便又开始咳嗽起来。

    “既知是麻烦,又何必寻死!”楼陌的语气中难免有些责怪,但却还是倒了杯热茶递给她润嗓子。

    霓裳先是一愣,随即笑开来,暗道:这位“公子”还真是个有趣的!接过茶来抿了抿,总算觉着嗓子舒坦了不少。

    “公子如何就知道我是寻死了?”霓裳笑问道。

    “眼神,”楼陌淡淡道,“你的眼神告诉我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