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鸩羽千夜-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十八章 鸩羽千夜

    第十八章 鸩羽千夜

    望着床上闭目躺着的男子,楼陌神色有些挣扎,自己方才若是不救他,他倒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只是会有些麻烦,多吃些苦头罢了。但是楼陌清楚,在看到他那双眸子的那一瞬起,她便不可能置他于不顾,或许是愧疚,或许是出于补偿的心理,总之,楼陌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她心软了!

    照理来说,这鸩羽千夜之毒虽是阴狠,但却难不倒楼陌,只是如今他体内有太多毒相互制衡,若是贸然解了鸩羽千夜,只怕他体内的其它毒也会要了他的命!若要彻底解毒,恐还需费些时日,只是她却并没有这个时间了,楼陌望了望外面的天,她必须回去了!

    将身上带着的凝露丸连瓶子一起塞进男子的衣襟口袋中,楼陌叫来红罗:“在城里随便找家客栈,把他送过去,不要泄露了醉情楼的身份!我现在必须立刻离开了,想来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他。”

    希望这些解毒丸能够暂时压制你身上的毒性,等到你的大夫前来,保重!楼陌心里暗暗想道。

    东霂陇邺城城郊的寒山别院中——

    夜冥绝缓缓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血刹楼!没错,眼下这个寒山别院就是江湖四大势力之一的血刹楼的总部所在。

    “主子,您醒了!”一道欣喜的声音传来——

    “主子,属下来迟,让主子受伤,请主子责罚!”屋里的四人立刻跪下。

    “与你们无关,起来吧!墨风,我是怎么回来的?”夜冥绝的声音有些沙哑,他记得他昏倒在了庐阳城外,而后……

    “回主子,属下是在庐阳城的一家客栈找到你的,据那家客栈的老板说,店里的伙计一早起来开门,发现你晕倒在门外,便将你抬进了客栈,之后不久我们就到了。”

    “只是……属下觉得有些古怪!”墨风有些犹豫地开口。

    “有话就说!”

    “属下们赶到时,发现主子身上的伤已然处理过了,而且手法很是独特,但属下问过客栈的老板,他说并未给你请过大夫……”墨风对此事非常不解,难道有人救了主子?那为何又把人扔在客栈门外?

    夜冥绝摸了摸胸口的纱布,没有说话,他恍惚记得昏迷中有人路过,查看了他的伤势之后准备离去,而他抓住了那个女子的手,让她救他……难道,是那个女子救了他?把他扔在客栈门外,是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

    “对了,主子,属下在您的衣襟口袋内发现了这个!”墨风将手中的药瓶递给了夜冥绝,“属下们将您带回到寒山别院后,凤公子立刻为您检查了伤势,据凤公子说,您的伤是遇到了高人出手相救,否则情况怕是不妙,而这药应当是能够压制您体内毒性的解毒丸!”

    夜冥绝紧握着手中的药瓶,努力回想那救了他的女子的容貌,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是个白衣女子,声音很特别,有些空澈、还有些……淡漠!

    “让血影卫去查,昨日救我的是一个白衣女子!一定要找到她!”夜冥绝沉沉地吩咐墨风,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他就是觉得那个女子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

    “另外,这次的事,哼,看来我的那几个侄子太闲了,通知上官子谦,给他们找点儿事做!”

    “是!主子好好休息,属下告退!”墨风几个正要退下。

    “等等!墨痕留下!”夜冥绝忽然想起一件事,“墨痕!”

    “属下在!”墨痕应道。

    “我让你查的事情可有什么眉目了?”夜冥绝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淡淡地问道。

    “回主子!属下愚钝,只查到无情公子近几年似乎并不曾出现在烈焰阁,其它的就不清楚了,请主子恕罪!”墨痕对此也很无奈,烈焰阁就像是一块铁桶,根本无法靠近,派出去的密探也都铩羽而归,这个无情公子当真是有几分本事!

    良久,就在墨痕以为夜冥绝不会开口了的时候,夜冥绝挥了挥手,“无妨,继续查吧!”

    “是!属下告退!”墨痕颇有些不解,他们血刹楼同烈焰阁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从未有过什么交集,怎么主子自三年前从边关回来后就非得查烈焰阁不可呢!那个无情公子难不成有什么古怪不成?

    墨痕低着头往外走,险些撞上了端着药正要进来的凤之尧——

    “诶呦,我去——墨痕?”凤之尧急忙闪身,避开墨痕,“你这想什么呢?差点撞翻了本公子刚给你家主子熬好的药!”

    “啊?对不起!对不起!凤公子,属下不是故意的,药没事吧?”墨痕回过神儿来吓了一跳,赶忙要上前查看凤之尧手中的药。

    “我说墨痕,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撞了本公子,不说关心一下本公子有没有事,反倒对这药宝贝得不得了,啧啧啧!真是让本公子寒心哪!”凤之尧故意曲解墨痕的话。

    “凤大公子,您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您就饶了我吧,我这还有要紧事呢!”墨痕不禁苦笑道,这要是再查不出来一点儿头绪,他可就真没脸见主子了!

    “行了行了!真是的,一点儿也不禁逗!去吧去吧!”凤之尧不免有些扫兴,夜冥绝这几个手下都跟木头似的,也就墨痕和墨寒还有点儿意思,也不知这墨痕今儿个是怎么了!

    “夜冥绝!还活着呢?”一进屋凤之尧便语气不善。

    “暂时还死不了!”夜冥绝低头看书,头都没抬一下。

    “你还真是谦虚!拜托您老人家能不能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感受,这些年来我爹费那么大劲把你的命留下了,又让我不远千里地跟着你,怕你出事,你就这么不当回事儿!”凤之尧一看到夜冥绝不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反倒坐在那看书,他就气儿不打一处来,大步上前,一把抽走了夜冥绝手中的书往旁边一扔!

    “你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夜冥绝轻轻皱眉。

    “你没事?你胸口中了一箭,身上大大小小二十多处刀伤,你告诉我你没事?那箭上有毒,引发了你体内的鸩羽千夜,险些毒发身亡,你告诉我你没事?”凤之尧都被气乐了,他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简直是让人想要揍他!

    “我看你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凤之尧走到桌前把药碗放下,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下,他要消消火!太气人了!

    夜冥绝好似习惯了他这般炸毛的样子,也不理他,径自端起药碗来将药服下,“药太苦了!你的医术真烂!”他颇是嫌弃地放下药碗。

    “夜冥绝!你故意挑事儿是吧!”凤之尧咬牙,刚下去一点儿的火又蹭蹭地往上冒,“药苦跟我医术好不好有什么关系!嫌我医术烂你别喝呀!”

    “好了!说正事吧!”夜冥绝看他气得不行,总算开口服了个软,当然,如果这能叫做“服软”的话……

    ------题外话------

    怎么总觉得夜冥绝和凤之尧是一对儿呢……有点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