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无法回应-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七十九章 无法回应

    “破绽很多,”楼陌一边将药和剩下的纱布都收起来,一边道:“早在寒山别院我第一次为你把脉时就已经有所怀疑了,只是你的眸色让我不敢确定罢了。”

    “把脉?”莫庭烨懵了一下,疑惑道。把脉难道能看出两个人其实是同一个人?这要是放到现代,一个dna鉴定就能解决问题,可这个时代就算陌儿医术高明,也不至于此吧?

    楼陌给了他一个白眼,又看了看外面已经蒙蒙亮的天色,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罢了,已经这个时辰了,睡和不睡也没什么多大差别了,还不如借此机会把事情说清楚。

    于是索性坐在床边,斜倚着床栏,不慌不忙地接着道:“鸩羽千夜可不是什么常见的毒。瑄王和血刹楼楼主却同时中了这毒,连脉象都别无二致,未免也太过巧合,而我向来不信巧合!”

    莫庭烨心中恍然大悟,惊讶道:“也就是说,你第一次救我时就知道了我是莫庭烨?”

    他一直以为自己当时昏迷了,陌儿应该没有机会看到他紫眸才对,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难道说,陌儿认识自己?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的存在,莫庭烨不由地有些雀跃。

    不得不说,瑄王殿下,您真的想太多了!

    看着莫庭烨激动的神色,楼陌颇有些无语,这人的自我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为了避免他联想地太多,楼陌开口解释道:“你在昏迷的前一刻抓住了我,要我救你。而我恰好很不巧地看到了你的紫眸,也就知道了你的身份。”

    “原来是这样啊,”莫庭烨似乎有些失望,紧接着又问道:“除此之外,我还有哪里露出了破绽?”

    为了不让她看出端倪,他将陌儿认识的墨风、墨冰还有墨寒都调到了别处,就连凤之尧也得了他的嘱咐,不得随意在西山大营露面,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是他没顾及到的。

    “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连身上的气味都做了掩盖,可惜的是,你太着急了,在我问你与莫庭烨什么关系时,那一瞬间你紧张了,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我还是发现了些许不对。”

    “当然了,这些都还只是怀疑而已,真正让我确定你身份的是我的脸。”楼陌淡淡说道。

    莫庭烨愣了一瞬,随即懊恼道:“原来竟是这样,是我大意了!”

    要知道,夜冥绝可是从未见过陌儿的真容的,而他之前在翻窗户进来的时候,看着陌儿的面容却并没有丝毫惊讶的反应,这难道不奇怪吗?

    即便是猜到她易容了,可至少也应该适当地表现出一些诧异和好奇,又或者是惊艳之色才对,可他当时却平静地不能再平静了,这种反常的行为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他是见过陌儿的!

    终于想明白了,还不算太笨!楼陌微微挑眉。

    “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现在我需要同你好好聊聊别的事情。”楼陌正色道。

    莫庭烨立刻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乖宝宝模样,看得楼陌刚刚酝酿好的情绪登时散了个无影无踪……

    莫庭烨,夜冥绝,你的人设都已经崩塌了你就不能有点儿觉悟吗!楼陌心底一阵哀嚎,然而在对上他无辜而好奇的视线的那一刻,楼陌彻底没脾气了,经诊断,此人已经彻底没救了!

    定了定心神,楼陌道:“两件事。第一,我楼陌向来言出必行,西山大营的事情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不会食言,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莫庭烨相当乖巧地点点头,他从来就没怀疑过这一点,对于他家陌儿的脾性他还是相当了解的,他只是想她了而已。

    忽略掉莫庭烨那副让人不忍直视的神情,楼陌继续道:

    “第二,那日在锦官城,闻府的事多谢你提醒了我,包括后来你暗中查到的那些证据,无论你是出于同闻老爷子的交情还是别的什么目的才施以援手的,于情于理,我都该代闻子兮向你道谢。”

    莫庭烨脸色渐渐淡了下来,对于陌儿接下来要说的话,他有种不好的预感,陌儿她,这是要同自己撇清关系的意思吗?

    “第三,”楼陌顿了顿,在莫庭烨灼灼的目光中别开了视线,道:“第三,淮安城的事情,我很感激你,这件事算我欠你一条命,至于今晚,”她咬了咬牙,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呵呵!”莫庭烨忽然冷笑,“陌儿你一定要这样自欺欺人,是吗?”

    楼陌眸色微沉,没有说话。这种时候说得越多就越牵扯不清,由着他自己去想吧,等他冷静下来一切就都解决了。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莫庭烨的执念和怒火——

    只见莫庭烨陡然提高了声音,一字一顿地问道:“你就不能正视我对你的感情吗?还是说你不能正视你自己?”

    “我没什么不能正视自己的。”楼陌语气异常平静。无心无情之人又有什么感情需要正视呢?

    “那我呢?呵,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罢了!”莫庭烨自嘲一笑,他的眼中盛满了伤痛,让楼陌几乎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沉默了片刻,楼陌叹息道:“我不可能对你的感情有任何回应,如此,我信与不信又有什么重要呢?”

    莫庭烨无法接受这样的理由,直直望着她的眼睛,声音沙哑道:“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你都没有尝试过接受我就直接断了我们之间所有的可能,这对我不公平,对你自己也不公平,不是吗?”

    最后一句话,莫庭烨几乎是低吼出来的,楼陌被他的话一震,对上他的视线,低声淡淡道:“因为比起一个人的孤独,我更害怕两个人的失望。”

    有些疼痛尝过一次便绝不愿再尝试第二次,说她怯懦也好,自私也罢,她就是这样,这辈子,她都不愿再付出感情了,她要守好自己的心。

    也正因如此,她才更要拒绝莫庭烨,她担不起他的这份感情,一如当初的那人,无论如何,她不能再辜负一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