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定情信物-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定情信物

    “咳,之尧和他比较熟。”夜冥绝有点不自然地开口解释道,反正日后凤之尧总归是要露面的,先拿他当个挡箭牌好了……

    楼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诚然,凤之尧身为上京城赫赫有名的凤家主之子,自幼和暄王关系非同一般,这是整个东霂都知道的,可仅凭这一点未免有些牵强,不过,既然夜冥绝不愿意说,她自然不会去讨没趣。

    一个是东霂权势滔天战功赫赫的暄王,一个是江湖四大势力之一血刹楼的主人,这二者之间不是不可以有关系,而是不能有关系!

    “听说,你打算留在西山大营了?”夜冥绝试探着问道。

    楼陌顿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对上楼陌的眼神,夜冥绝立刻察觉到自己的失言——若真是同瑄王关系泛泛,又怎么会知道军营中的事,而且陌儿确定要留在西山大营也不过就是这几天的事,他身边也就只有千面知道……

    这下可算是打脸了。

    夜冥绝有些尴尬地笑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内心却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他怎么就这么欠呢!说什么不好偏要提这个!

    楼陌见他吃瘪,觉得自己这一晚上积攒的火气总算是散了些,脸色稍霁,想了想,正色道:“淮安城的事算我欠你一次,夜冥绝,谢谢。”

    莫庭烨受他之托救了自己是不争的事实,虽说夜冥绝的行为确实让她恨得牙痒痒,但一码归一码,无论如何,她都欠他一句谢谢。

    听闻她这样生疏的道谢,夜冥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因为不在意,所以才要将彼此之间的界限划分得这样清晰,连一个人情都不愿意欠着,是这样吗?

    他有心告诉她不必同自己道谢,永远都不需要,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嘴角挂上一抹邪魅肆意的笑容,道:“这么说来,陌儿是想要还我这个人情了?”

    大抵自从找到陌儿以后,他越来越喜欢笑了,无论是原来血刹楼那个冰冷无情的夜冥绝还是沙场上那个凌厉嗜血的莫庭烨,在陌儿面前都不复存在,也只有这个时候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揭开了前世故作温文尔雅的那层面具,他其实骨子里原本就是个肆意随性的人,只是前世以为陌儿喜欢那样的男子,这才故意伪装起来想要博得她的好感罢了。

    如今,历经生死轮回,他看得明白,爱一个人不需要任何刻意的伪装,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对方面前就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确是如此。”楼陌认真答道。

    可就在看着他嘴角的那抹笑意逐渐加深时,她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下一刻就听得夜冥绝语带兴奋地道:

    “那陌儿不如以身相许好了!”

    楼陌顿时黑了脸,冷声道:“你最好说点现实可行的要求!”

    “嫁给我难道不可行吗?闻老爷子明明都已经撮合咱俩了,这就算是有了‘父母之命’,而你也收了我的定情信物,这就是‘两情相悦’,嫁给我应当是理所应当的事!”

    夜冥绝这话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啊,愣是让楼陌懵了一瞬间,随即反应过来,咬牙道:“第一,闻老爷子只是单方面叫你来见我一面,对于这件事我并不知情,更不会同意;第二,我何时收过你所谓的什么定情信物了?你就算是胡说八道好歹也要沾点边好吧!”

    夜冥绝看着楼陌的眼神顿时变得哀怨起来,从枕下取出一个血红色暗纹的白色玉佩来,委屈道:“这个难道不是我送你的定情信物吗?”

    事实上,这块玉佩就是当初助他和楼陌重头再来的那枚青色上古勾玉,只是不知为何,到了这个世界后,竟变成了白色,上面还带着血红色暗纹……

    看着那枚当初被他硬塞给自己作为凭证的勾玉,楼陌欲哭无泪,这的确是个“信物”,但不是所谓的“定情信物”啊!

    “你明明知道那是你欠我的一个条件!”楼陌头疼地扶额。

    “你就说,这是不是我给你的?”夜冥绝固执地问道。

    楼陌点头:“是,可是……”

    “那你收下了没有?”夜冥绝打断她继续问道。

    “我收了,但……”楼陌试图解释,却再次被他打断——

    “那不就得了,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你也收下了,自然是接受了我的意思,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夜冥绝很快得出了结论。

    楼陌:“……”

    “你把这勾玉拿走,那个条件我不要了。”楼陌有点窝火,这个人的歪理简直到了一定的境界,她竟无言以对!

    夜冥绝躺在床上,慵懒地笑笑:“那不行,我夜冥绝送出的东西还从来没有收回的习惯!”

    楼陌登时被他气了个仰倒,满脸怒容地倚在门边,一双几欲喷火的眸子直直瞪着他,一言不发,只拿他练眼力。

    “陌儿打算在那站一晚上?”夜冥绝打了个哈欠懒懒道,看着楼陌的眼神中满是兴味。

    楼陌:“……”

    如果不是某个人死皮赖脸地霸占了她的床,她会在这站着?

    夜冥绝岂会不知她心中所想,然而想让他今晚离开那是当然不可能的,于是抱着被子拍了拍里面的位置,道:“漫漫长夜,一个人睡觉多无聊,陌儿不如同我一起吧!我不介意的!”

    “你不介意我介意!还有,那是我的床!”楼陌压低了声音怒吼道。她此刻觉得自己快要被逼出内伤了,见过得理不饶人的,没见过他这种理不直气也壮的!

    一个字——绝了!呸!是两个字!

    夜冥绝见楼陌炸毛的样子不由地低低笑出声来,陌儿这般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有没有?

    楼陌本来就很火大,夜冥绝这一笑她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此刻她无比地后悔当初为什么没让人在房间里摆上一张软塌,好歹能够凑合一晚上也行啊!这大冷天的,在地上打地铺明显不现实……

    ------题外话------

    如果某夏因为期末考断更,会被揍吗?在线等,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