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故意的-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故意的

    说话的同时,夜冥绝的眼底俱是满溢的宠溺与深情,宛如一汪深潭,引得人禁不住地想要沉溺其中。

    楼陌只觉得这眼神好生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具体如何……

    甩开脑海中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楼陌直视着他的眸子,一字一顿地道:“你故意的!”

    语气是毫不犹豫的肯定。夜冥绝的身手她还是知道些的,绝不可能就这样轻易被她一个内力受损之人制服,除非,他是故意的!

    “你内伤还未好全。”夜冥绝忽而正色道,眼底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固执与心疼。

    听到这句话,楼陌不知怎的,心底忽的一颤。她努力忽略那种异样的感受,继而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盯着他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几次三番将自己的脖子置于另一个人的刀下,这可不是什么睿智的决定。

    夜冥绝面具下的脸展颜一笑,道:“我知道你不会的,陌儿,我信你。”他似乎已经笃定了楼陌不会真的伤他。

    这般的态度,他竟又是般笃定的态度!不知为何,楼陌此刻突然有些没来由的愤怒,愤怒于他的如此轻易地相信她,甚至连一丝防备也无。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不知想到了什么,握着匕首的手便用了力,鲜血顿时流了出来,那耀眼的血红色却深深刺痛了她的双眼。

    夜冥绝却面色不变,依然笑意盈盈地望着他,仿佛拿匕首划破的不是他的脖子一般,任鲜血顺着脖子流淌。

    楼陌的情绪瞬间变得暴躁起来,一把丢开了手中的匕首,怒吼道:“你就这般拿自己的性命当作儿戏吗?”

    是了,夜冥绝说得对,她的确没有想要他的命,即便是他屡次冒犯自己,她也不曾想过要杀了他……

    对上他,她的一切所作所为似乎都变得有些不寻常起来,而这一切,她自己却并未意识到。

    “陌儿,你要是再不给我包扎伤口,我大抵真的要死了……”夜冥绝忽而凑近,趴在她的耳边喃喃道,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脖子上,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正待要将人推开,却见他直接倒在了自己的肩窝上。

    “夜冥绝!夜冥绝!”楼陌的声音带着几分连她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慌乱与紧张。

    他流了很多血,却一声不吭。

    楼陌此刻的心很乱,甚至还微微有些疼,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看着他有些发白的唇色和已经流到她身上的血,楼陌暗骂了句“**!”,连忙扶着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自己下床就去取来了自己的药箱,竟是连鞋子都顾不上穿。

    她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床上的某人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好在她方才手下有分寸,总算没割到大动脉,否则夜冥绝怕是也撑不到此刻了,撒上上好的金疮药后,楼陌仔细地用纱布将他的脖颈包扎好,动作带着从未有过的小心翼翼。

    此刻的夜冥绝面色微微泛红,陌儿就在他身边,那般轻柔地帮他包扎着伤口,就在她的手触碰到自己肌肤的同时,她身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竹香混杂着些许药香,刺激着他的感官,不知不觉中,呼吸就重了很多。

    还好有面具遮掩,不然此刻楼陌定然能发现他此刻面色的不同寻常,但即便是如此,耳根处还是泛起了一层轻微的红色……只是楼陌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之中,一时竟没有发觉罢了。

    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那人,楼陌一时间心思百转,想到上一次自己刺伤他的手臂和肩膀时,他也是对自己说了句“你不会,我信你。”

    今日亦然……

    这个人就这样相信她吗?一次次把命交在她手上。

    想着想着,楼陌突然鬼使神差地想要揭开他的面具,看看这究竟是怎样一副面孔,为何会让她有如此的熟悉之感,这约莫是第一次,她对一个人的相貌感兴趣……

    就在她的手触碰到他面具的那一刻,一只手突然拥住了她的腰,将她拉至胸前,楼陌一时不察,竟顺势直接扑了上去,脸正好对着他脖子上的伤口,女子温热的呼吸洒在他最敏感的脖子上,呼吸立刻变得粗重起来。

    “陌儿这是对我的相貌好奇了吗?”醇厚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楼陌登时清醒了过来,双手撑在他的两侧就要挣脱开来,却被他有力的双臂紧紧桎梏着,连分毫都动弹不得。

    只得咬牙怒喝道:“夜冥绝,你还要不要脸!竟然装晕!”一想到他刚才是装的,她就火冒三丈,恨不得当即再给他补上一刀。

    “哈哈哈——陌儿你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夜冥绝低低的笑声从胸腔中传来,显然是极其愉快。

    楼陌趴在他怀里抬头,用一双几乎要喷火的眸子瞪着他,道:“你笑够了没有,笑够了就给我松手!”

    夜冥绝几乎能听到她咬牙的声音!登时笑得更欢了,道:“陌儿对我的容貌感兴趣,我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只是……”

    夜冥绝忽而压低了声音,对着楼陌的耳边吹了一口气,道:“见了我容貌可是要负责到底的!”

    “当然了,我自然是十分乐意让你对我负责的!”说着还向楼陌挑了挑眉,嘴角的那抹痞笑让楼陌恨不得给他两拳!

    “我再重申最后一遍:我对你的容貌如何没兴趣,对你更没兴趣!随便你找谁负责,滚——”楼陌几近暴怒的边缘。

    夜冥绝毫不在意地笑笑,紧接着说出了一句让楼陌几欲吐血的话:“没关系,换我对你负责也是一样的!”

    “夜、冥、绝!”楼陌的声音陡然提高,惊醒了住在隔壁的浅黛,很快,一阵慌乱的敲门声响起——

    “公子,可是出了什么事?”浅黛有些担心,自打从南璟回来后,她总是担心公子出事,这心里就每一天踏实过,此刻骤然听到楼陌的怒吼声,自然紧张得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