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耿直如她-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七十三章 耿直如她

    浅黛先是怔了一下,而后捂着嘴笑道:“公子,南宫公子就跟在你后面回来的。”

    咳,是吗?大概是她没注意吧……楼陌微微有些尴尬。

    “看来我的存在感是真的很低啊!”门外南宫杉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哀怨。

    楼陌转身笑看着他,心虚道:“哪有的事,肯定是二哥你想太多了!”老天作证,她真的只是不小心“忘了”而已!

    南宫杉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道:“我竟不知陌儿你还有这等英雄救美的爱好,行了,说说吧,你怎么会认识逍遥楼的花魁霓裳姑娘的?”他可不认为如今的南宫浅陌会同小时候一样爱多管闲事!

    “啊?她是逍遥楼的花魁!”浅黛惊讶地不得了,眼神颇有些怪异地看着楼陌,这自家公子虽说做了男子打扮,可到底还是个姑娘啊!这该不会是对那个叫霓裳的花魁起了什么心思吧……

    不,不会的,她还是相信自家公子的,一定是她想多了!但,但万一呢?从她跟着公子开始,这么多年来,就从没见她对哪个男子有过半分兴趣……看来为了以防万一,日后一定要让这个霓裳离自家公子远点才行!浅黛暗暗告诫自己道。

    楼陌自然不知她心中所想,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对南宫杉道:“刚认识……”

    “刚认识你就这么舍命救她,你内伤都好全了是吧!”南宫杉陡然提高了声音,显然是生气了。

    “额,”楼陌愣了一下,怔怔道:“是要好的差不多了,你怎么知道的?”她记得她受伤之事就只有浅黛知道啊!而浅黛得了自己的吩咐,连青越和寒澈都瞒着的,就更不会告诉南宫杉了。

    “你!”南宫杉被她气了个仰倒,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是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

    浅黛也是无奈扶额,自家公子,不,是姑娘,浅黛纠正自己……自家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实在是太粗线条了,平日里反应不知道比常人快了多少,可只要一牵扯到自己身上,那怎一个迟钝了得!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你们两个怎么这副表情?”楼陌不解地问道。她不就是好奇了一下吗……

    南宫杉闻登时一脸怒容地瞪着她,面色黑到不行,却是一言不发,径自站在门口释放着冷气。

    浅黛悄悄扯了扯楼陌的衣袖,低声耳语道:“公子,南宫公子是在关心你……”

    关心?楼陌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后依然十分耿直地开口:“其实,我的内伤真的好的差不多了,只是内力尚未完全恢复而已,况且,今夜我也是量力而行,现在并无什么不妥,你大可不必担心……”

    “随便你!”南宫杉站起来就往外走去,他需要冷静一下,再待下去他一定会被这个不省心的妹妹给气死!

    望着他气冲冲离开的背影,楼陌有些懵:“他这是生气了吗?”

    浅黛相当不客气地给了她个白眼:“不然你以为呢?”

    “可我不是认真同他解释了吗!”楼陌有点摸不着头脑,她向来不喜欢解释,刚才开口已经是破例了,可现在看来,似乎效果并不怎么样啊!

    您老人家那也叫解释?分明是不领情而且出言挑衅好不好!浅黛丢给她一个“你没救了”的眼神,自去房间休息了。

    事实上,楼陌实在有些冤枉,她是真的不习惯被人如此关心啊!更何况,她前世受过的比这重的伤多了去了,也没觉得怎么样啊……嗯,一定是南宫杉太过大惊小怪了!楼陌暗暗对自己道。

    时候已经不早了,回到房间内,楼陌感觉有些累,三两下脱掉身上的衣物,换上了轻便的睡衣,熄了灯就要上床休息。

    忽然窗子开了,一阵夹杂着些许雪花的冷风吹了进来,让楼陌顿时打了个寒颤,清醒了许多,这一清醒自然就察觉到了不对,窗子她明明是扣紧了的!

    “出来!”楼陌冰冷的声音喝道。

    “哈哈——”一阵沉蕴微哑的笑声传来,一道玄色身影便不请而入。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楼陌几乎恨得咬牙切齿——“夜!冥!绝!”

    “嗯 ̄我就知道陌儿是想我的!”夜冥绝笑嘻嘻地坐在了楼陌的床边,抬手挑起她耳边的一缕碎发置于玄铁面具下轻嗅了嗅,道:“陌儿身上的味道还是这样好闻!”

    见他如此轻佻的举动,楼陌登时火冒三丈,上次偷看她洗澡的事情她才刚刚消了火没多久,这厮竟又来招惹她,当她是没脾气的小姑娘是吧?

    眸中蕴藏着无尽的怒火,楼陌一把撤回自己的头发,右手握拳就往夜冥绝脸上打去,与此同时脚下也没闲着,一个利落地翻身,脚下一个横扫便朝着他的胸口踢去——

    夜冥绝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动手,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伸手就要抓住她的双手,楼陌见一击不成,登时身子一转,从他手臂下滑到了另一边,一把抓过放在枕下的匕首直直向着夜冥绝的脖颈刺去!

    “陌儿,你这样算是谋杀亲夫吗?这可不大合适啊!”夜冥绝面色不变,一边躲闪着楼陌凌厉的招式,一边嬉皮笑脸地对楼陌调侃道,全然不复那个冰冷沉默的血刹楼楼主的模样。

    “你最好闭嘴!”楼陌冷声怒道。说着手下的招式愈发地迅速危险了。

    楼陌本身武功不弱,即便是受了些内伤,内力尚未完全恢复,但毕竟招式还在,再加上她迅猛的爆发力和攻击力,夜冥绝此刻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对。

    可即便是想要应对,夜冥绝也顾念着她前些日子刚受过不轻的内伤,又怎舍得伤她半分,因而出手总是留了几分情面,以自保为主,这样一来就落了下乘,不一会儿,楼陌的匕首眼看着就要划伤他的脖子,他却仍是没有使出全力应对。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道冰冷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匕首下的森森寒意,然而他却并没有丝毫的紧张之意,反而轻笑着看着楼陌,道:“陌儿玩得开心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