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心如死灰-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七十二章 心如死灰

    “你还好吗?”楼陌清冷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关心。

    霓裳睁开了眼睛,望着她,淡淡地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来:“多谢公子了,只是何必呢?”她的眼神中一片死寂和哀伤,仿佛这世上再无任何值得她留恋的事情一般。

    楼陌见她这副自暴自弃的样子不由地有些窝火,这世上谁都不会比谁过得更容易些,可只有活着才有希望不是吗!

    有心要说些什么,却见霓裳突然松开了手,竟是晕了过去!

    顾不上其他,楼陌打横抱起她就往人群外走去——

    忽然一个老鸨模样的女人冲出来横在楼陌面前,嚷嚷道:“哎哟,我的霓裳诶,这跳舞跳的好好的怎么还落水了呢!这,这可怎么得了啊!”

    说着扯开嗓子便哭嚎了起来,惹得众人纷纷侧目。

    事实上方才那一瞬发生得太快,台下的人都没看清楚霓裳是如何落水的,只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因而这老鸨有这么一说倒也不奇怪。

    楼陌闻言却是不悦地皱眉,这种时候抓紧时间救人要紧,鬼哭狼嚎有什么用!

    “麻烦让一让!”

    楼陌冷冷的声音让那老鸨倏地打了个寒颤,随即反应过来,不过是个毛头小子,长得俊朗些罢了,有什么好怕的!

    继而眉毛一竖,指着楼陌鼻子吆喝道——

    “哎,我说你算老几啊,敢对妈妈我发号施令,你也不打听打听我逍遥楼兰妈妈是个什么人物,这陇邺城大大小小谁还不给我几分面子,就凭你也配跟我这儿耍横!”

    那老鸨尖着嗓子越说越来劲,激动起来满头的珠翠簪子乱颤,脸上厚厚的脂粉簌簌直往下掉,着实有些惨不忍睹。

    感觉到怀里的人气息愈发地微弱,楼陌终于失了耐心,周身瞬间散发出骇人的冷气,怒声道:“她现在需要大夫!”

    “不行!霓裳是我逍遥楼的人,你不能将她带走!”兰妈妈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不仅没有让开,反而直接抓住了楼陌的袖子。

    楼陌的眼神顿时冰冷如刀,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冷道:“滚!不想她死就别拦着我!”

    楼陌一怒之下手中便用了几分力道,虽她内力尚未完全恢复,但对于这个毫无武功的兰妈妈来说已经足够她喝一壶了。

    果然,下一刻只听得兰妈妈尖厉地哀嚎了一声,整个人便径直朝着人群飞了出去——

    周遭的人看着那副足有二百斤的身子朝自己这边飞来,下意识地都赶紧往边上闪开,开玩笑,又不是十几岁的娇弱姑娘,凑上去接住还能落个英雄救美的名声,这兰妈妈胖的马车都快拉不动了,这要是被砸上一下,不起也得脱层皮!

    何况,这位兰妈妈是出了名的难缠,即使救了她,她也未必会感激你几分,没准儿还要对你倒打一耙。

    再者说了,方才的情景他们可都看在眼里,兰妈妈分明是不把霓裳姑娘的死活放在心上,人都快不行了还拦着不让送医馆,活该她摔这一下!

    “嘭!”的一声巨响,兰妈妈那圆滚滚的身子便落在了地上。

    “哎哟喂,要出人命了!快来人扶我一把啊!可疼死我了!我的老腰啊……”兰妈妈倒在地上不住地叫喊着。

    周边的人纷纷后退了两步,生怕被她瞧见向自己求助似的,最后还是两个逍遥楼的伙计赶忙上前来扶她。

    “哟哟,你们两个没良心的,不知道手轻着点儿啊!仔细我回去扣你们月钱!”

    两个伙计连忙低头道歉,然而心底却在暗暗叫苦,他们也不想使劲啊,可是不使劲哪里能扶得起来她呢!

    兰妈妈这边还在要死要活地闹腾着,楼陌已经将人带回了醉情楼。

    浅黛立刻迎了上来,不待她发问,楼陌便急急对她吩咐道:“先别问,准备些热水还有姜茶,还有,取一套干净的衣服送过来!”

    浅黛在见到她怀里抱着的浑身湿透脸色惨白的女子后立刻会意,二话不说自去准备这些东西。

    房间内,楼陌的手指搭在霓裳的手腕上,眉头紧蹙——

    方才她将霓裳救上来得还算及时,所以只是呛了两口水倒还没什么大碍,只是如今毕竟是腊月里,江水有多冷自不消多说,再加上她此刻心如死灰,一心求死,竟是半分生念也无,这才导致她昏迷不醒。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楼陌心中微沉,很多时候人的意念所能起到的作用简直难以想象……

    正当楼陌暗自思忖该怎么办才好时,浅黛已经将取来的衣服帮她换上,又盖上一层厚厚的棉被,但在给她喂姜茶时却怎么也喂不进去,于是只好扭头看向楼陌:“公子,她喝不进去……”

    “去取一根麦秆过来试试!”楼陌想了想道。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塑料吸管,也只能用这个凑合一下了。

    所幸霓裳命不该绝,借着麦秆总算是灌进去了两大碗热腾的姜茶,霓裳的脸色顿时好了不少。

    楼陌稍稍放下心来,暗道:只要别发高烧,应该就没什么大碍。

    “公子,这位姑娘是……”浅黛用热水一边给她擦着额头,一边冲着楼陌问道。

    楼陌微微叹了口气,道:“一个为情所困之人罢了。”选择以这样决绝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眼底又满是情殇后的死寂,除了情之一字,她再想不到其它。

    “可是,公子不是向来不喜欢管这些事情的吗?”浅黛有些不解。

    楼陌一怔,是啊,她今日是怎么了,竟也充当起好人来了?自嘲一笑,淡淡道:“许是今日看到她有些感触吧!”

    舞台上的她舞得那样决绝凄艳,让她忍不住想要帮她一次,那道坎过去了便过去了,过不去便是香消玉殒……

    “好了,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我明早再来看看她的情况。”

    浅黛点头应下。

    楼陌突然开口,“对了,南宫杉回来了吗?”街上人太多,他们二人被人群冲散,之后又忙着救人,压根儿没想起来这茬儿。

    ------题外话------

    感觉好久都没有评论了的样子,好慌,姑娘们阔以冒个泡嘛,给点意见什么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