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此生初遇-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十七章 此生初遇

    第十七章 此生初遇

    此时,天已全黑,楼陌和司星辰走在回逍遥谷的路上——

    “对了!楼陌!我终于知道你今天为什么非要我去前堂看诊了!”司星辰忽然语带兴奋地说道,“是不是因为那些想要给你说亲的人?哈哈……”

    “想不到啊,像我家师妹这样暴力的女子居然还如此受欢迎!真是罕见啊!”

    “诶,她们肯定都是被你的外表欺骗了,你说我下次要不要告诉他们你的真面目?算了,算了,还是不要拆你台了,毕竟你是我师妹嘛!万一真的嫁不出去师父让我收着可如何是好!我可不好你这一口!”说着,司星辰上下打量了楼陌一眼,啧啧,今天这身装扮已经算是“豪华”了,平日里那可都是直接扎马尾,不伦不类的……

    “司星辰!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楼陌让他吵吵地耳朵疼,一路上他就没停过嘴,都不嫌累的吗!

    “呦呵,楼陌,你这该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司星辰忍不住调侃,虽然知道把楼陌惹毛的后果很严重,但他就是忍不住想要挑战一下她的底线,可能这种行为俗称——“欠揍”!

    “我记得庐阳城刘记当铺的小姐貌似很中意你,要不要我下次……”楼陌抱臂停下,好整以暇地望着司星辰。

    “别别别——楼陌,你可是我的亲师妹啊,不能这么就把我卖了!”那刘记当铺家的小姐今年十八,体格足有二百来斤,平日里出门满头的珠翠首饰,脸上画得跟鬼似的,还极其花痴,每次见到他几乎都要扑上来……他想想就起鸡皮疙瘩,如此一想,他家师妹还是顺眼多了!

    “那就让我安静一会儿!”

    “话说,师妹你也不小了,真就没有个看上的人?要不要你英明神武的师兄我……”司星辰还是有些不甘心地八卦道。

    “闭嘴!前面好像有人!”楼陌一把捂住了司星辰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两人闪身躲在了一旁的树后,悄悄地看着那个踉跄而来的人……

    “咚”的一声,那人倒在了地上,再无声响。

    楼陌和司星辰二人见这附近再无旁人,便走上前去查看,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倒在地上,身上的黑袍几乎都被血浸湿了,不知是由于失血过多还是疼痛,男子脸上苍白如纸,却丝毫不减其丰神俊朗,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颇有几分邪肆的味道,楼陌不禁感叹:好一个妖孽男子!竟是长得比女子都要好看!

    可惜的是,她楼陌并不好这一口,这样的男子看看就好,不可牵连过深。楼陌伸手探了探这人的鼻息,“还活着,走吧!”

    她从来不喜欢多管闲事,更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何况这男子身份一看就不一般,救了他还不定会惹来多大的麻烦!还是置身事外的好。楼陌正要起身,却被那个昏迷的男子一把抓住了手——“救我!”

    楼陌眉头一皱,正欲要抽出手来,却发现那男子竟也有一双深紫色的眸子!同那人一模一样!她有片刻的失神,随即对司星辰说道:“我要救他!”语气中充满了毋庸置疑。

    “师妹,你……”对上楼陌认真的神色,司星辰想要阻止的话再也没有说出口。

    简单地为男子检查了一下伤势,楼陌缓缓开口:“身上有多处刀伤,胸口中了一箭,箭上有毒,最麻烦的是——他本身就中了一种隐藏的毒,如今被箭上的毒引发了。”

    “你可有把握?”司星辰凝眉。

    “应该可以,但我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这里不行!”楼陌沉声道。

    “你该知道谷里的规矩,所以带他回去根本不现实!”

    “我知道,所以我要带他回庐阳城,司星辰,你先回谷,师父和师兄那里帮我拖延一下,明日辰时我一定回去!”

    “可是……”司星辰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帮我这一次,我必须救他!”楼陌打断了他的话。

    “好!师父和师兄那里我可以帮你蒙混过去,但是楼陌,你欠我一个解释!”司星辰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正色,楼陌今晚太奇怪了,她向来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尤其是对陌生人,而从刚才的情形看,她应该是不认识那个男子的,他们明明都已经要离开了,但却为何突然改变决定要救那人?虽然平日里他和楼陌打打闹闹,但却并不希望她真的有事,而现在,他有预感,这个男子真的会是个大麻烦……

    “可以!我明日自会同你解释!”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男子,楼陌答应了司星辰,说着就要带着那男子返回庐阳城。

    “楼陌!”司星辰叫住她,“万事小心,自保为重!”

    楼陌身形一顿,“放心!”

    庐阳城醉情楼内,锦舞一脸惊悚地看着楼陌,不是说回逍遥谷了吗,怎么带了个大男人又回来了?

    “先别问,去帮我准备些热水,酒,还有纱布!”楼陌拖着那男子便往三楼走去,锦舞见状,赶紧吩咐人去准备东西,她自己赶忙上前帮楼陌扶着那男子上楼。

    扶着男子在床上躺下,楼陌一把扯开了男子的衣襟,看得一旁的锦舞一愣,此时小二已将她要的东西送到了门口,锦舞赶紧接了过来放在床边。

    将随身携带的匕首用酒擦拭过后,楼陌用匕首将男子胸口的箭头取出,血立刻涌了出来,她随即取出金针封住了男子的几处大穴,再用匕首将伤口处的坏死血肉剜去,直至伤口流出正常的鲜血,又撒上逍遥谷特制的金疮药止血。楼陌没有立刻用纱布包扎,而是先用针线将伤口缝合,再包扎,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看得锦舞很是震惊,她知道姑娘懂些急救的医理,以前在烈焰阁也教他们包扎过伤口,但还是头一次见人直接用针线给伤口缝合的,真是闻所未闻哪!看来逍遥谷果然名不虚传!锦舞在心里默默感叹,却不知这伤口缝合之术是楼陌前世就知道的,只不过在逍遥谷学医后用上了罢了。

    胸口的伤包扎完之后,楼陌又将他身上其他刀伤做了处理,而就刚才在来的路上,她已经喂了这人一颗凝露丸,现在看来已经暂时压制住了毒性,将手搭在男子手腕上,楼陌把了把脉,眉头轻皱,竟然是鸩羽千夜!江湖上失传多年的四大奇毒之一!据闻中毒之人会在每月月圆之时受蚀骨焚心之痛,直至千日之后心力衰竭而亡,而从脉象上来看这人中毒已有十三年了,如今竟然还活着,想必为他治疗的大夫也是个高人,以毒攻毒来压制他体内的鸩羽千夜,才让他活到了今日。他身上虽多处受伤,但都不致命,包括射向胸口的那一箭,也只是让他多流些血罢了,唯独那箭上所带的毒,虽是寻常,但却恰恰提前引发了鸩羽千夜,这才导致了他的昏迷。

    ------题外话------

    我们的男主终于出现啦!(虽然只是出来打个酱油……)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