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是你-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是你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楼陌同莫庭烨打了个招呼便悄然离开了西山大营。

    如今已入腊月,天气愈发寒冷,关于那件事情……总归要先做好打算才是,她向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西山大营毕竟是军机要处,既然打算留下来了,那么她势必无法轻易同流云他们见面,浅黛那里她虽嘱咐了一些,但尚且还不知流云和青越寒澈他们那边如何了。

    另外,留在军中定然不是一两天的光景,如此,她原本打算去东霂上京城的计划势必要推迟了,南宫杉那边也要打个招呼,免得他担心。

    “驾!”心中惦念着这些事情,楼陌的手中缰绳一紧,行动愈发快了起来。

    西山大营在陇邺城外三十里处,楼陌骑马不过半日的功夫便来到了陇邺城。

    下马后,楼陌二话不说便直奔醉情楼三楼而去,却不想刚一转过楼梯,便见到了两个原本不该出现在这儿的人——

    “你们俩怎么会在此?”楼陌惊讶道。上次见面时两人不过才刚刚认识,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只见那二人对坐在廊下靠窗的位置,一蓝衫一青衣,正对坐饮茶,时而抬头向窗外望去,端的是临渊十公子之二,楼下的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似乎并不能影响他们分毫,这二人抬首、举杯、闻香、品茶间俱带着一股魏晋文人的遗世风流。

    可不正是闻子兮与南宫杉二人!

    二人闻言向楼梯口望去——

    只见来人一身黑色劲装,墨发高束,腰间系着一条暗红色云纹腰带,将其修长高挑的身形显露无疑,愈发显得英姿勃发、俊美如斯,精致的面容浑然天成,却也丝毫不显得女气,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疏狂随性、冷清淡漠的味道。

    鲜少有女子扮男装扮得如此相像的,端看那举手抬足间的气势便觉得这是一个男子无疑!

    楼陌这些时日都没有再易容,只是轻微将面容修饰了几分,使其多了几分男子应有的英气。所幸她前世常年生活在军营里,再加上本身的性格使然,扮起男装来简直是毫无压力,完全是本色出演好吗!

    闻子兮虽说是一直知道楼陌带着**,但也没见到过她的真容,如今这么一看,不禁有些微微愣神,眼底有一抹惊艳之色划过,随即揶揄道:

    “楼陌,原来你的长相还是能勉强入眼的嘛!”

    楼陌横了他一眼,凉凉道:“是吗,入了您老人家的法眼,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

    闻子兮被噎了一下,却还是兀自笑得开怀。

    而南宫杉在见到自家妹子真容的那一刻,便愣住了,是了,这才是陌儿原本的样貌,只是三年不见越发出挑得明艳动人了!

    “怎么,我们两个不能来吗?”回过神儿来,南宫杉悠悠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危险。

    闻子兮则是但笑不语,明显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难得楼陌这厮有发窘的时候,他不幸灾乐祸一下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楼陌被他的话一噎,随即笑道:“你想多了,我并无这个意思。”

    “这些时日未见,陌儿迟迟不归,现在连我这个二哥也不认识了吗?”南宫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楼陌哽了哽,半晌还是在南宫杉似笑非笑的眼神中妥协了,喊出一声:“二哥!”

    原以为叫出这一声二哥会很别扭,但其实并不然,许是南宫陌儿的意识尚有存留,她很自然地喊出了这一句,或许,有个疼爱自己的二哥也不错?

    听到这声“二哥”,南宫杉的气儿终于消了些,正色道:“究竟出了什么事?”若非有什么急事,她必然不会失约。

    楼陌神色不变,淡淡道:“倒也没什么,临时有些私事耽搁了,让你空等一场,抱歉。”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没必要再提起。

    “陌儿,我是你二哥,你同二哥之间不该客套如此。”每每对上陌儿这般生疏的模样,他总是心中五味杂陈,有愧疚,有心疼,也有懊悔……

    “好,我记下了!”楼陌浅浅一笑,她不是不知道南宫杉是真心疼爱她这个“妹妹”,只是,她向来一个人惯了,两世为人也从未有过半个亲人,突如其来的亲切她有些难以适应。

    “事情解决了吗?”南宫杉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楼陌点点头,道:“解决了。”三年情义断于一处,还有比这更彻底的解决方式吗?楼陌心底有些自嘲地笑道。

    “那就好。”这件事情显然并不如她说的这般简单,但看得出来楼陌并不想提起此事,南宫杉眸光微闪,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反而提起另一件事:“这次随我一同回去吧!大哥他很担心你。”

    楼陌面露难色,道:“恐怕要让二哥失望了,我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必须不能不还!”

    南宫杉微微皱眉,道:“什么天大的人情,非得现在还不可吗?”

    “具体的我不便多说,但是我意已决。”楼陌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

    “究竟是什么事情,难道连我也不能知道吗?”南宫杉陡然提高了声音,显然是有些不悦,陌儿也太拧了,还是她根本就不信任自己?

    楼陌张了张口,最终却只化作两个字:“抱歉!”事关东霂皇室内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陌儿,你……”南宫杉显然被气着了,有心要说她些什么,却又舍不得,最终化作了眉宇间一抹化不开的黯然。这三年陌儿她一个小姑娘独自在外漂泊,受过的苦可想而知,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他的亲生母亲,此情此景,他又有何立场去责怪于她?

    苦笑一声,南宫杉有些无力地道:“罢了,你想好了就好。”

    明白南宫杉是想多了,楼陌有心要解释,可又实在不知该从何说起,她向来不是个善于解释的人。

    气氛一时有些沉默。

    闻子兮见状不由地暗瞪了楼陌一眼,后者一脸茫然,让闻子兮顿时没了脾气,算了算了,楼陌这家伙不会说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看来还得他来收拾残局……

    ------题外话------

    略有改动,微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