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为何不信-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为何不信

    “对你,我为何不信?”莫庭烨定定看着楼陌的眼睛,挑眉反问道。

    为何不信?楼陌微微皱眉,眼底有些复杂的神色,不知为何,她总会无意识地把眼前的这个人同他联系起来,不单单是因为他们同样的紫眸,曾几何时,她也曾问过那个人同样的问题,而莫庭烨的回答与他分毫不差!

    可惜的是,她最终还是辜负了他的那份信任……

    “不要轻易说信任,因为没有人能保证你不会被辜负,更何况你并不了解我。”楼陌冷冷开口道,语气中带着几分凉薄。

    莫庭烨看着她的表情又怎会不知她心中所想?陌儿,你可知我从未怪过你,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你能骗我一辈子,只要你好好的……

    将自己的心绪掩盖起来,莫庭烨好看的桃花眼中俱是满溢的深情,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道:

    “陌儿,那你告诉我,你会辜负我的信任吗?”

    楼陌一时语塞,对上这样一双紫眸,她再说不出半句拒绝的话来!

    半晌,楼陌才开口:“我会帮你训练好这一支军队。”

    莫庭烨满意地笑了笑,道:“你看,我就知道陌儿不会让我失望的!”

    事实上,让陌儿留下来帮他练兵,他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

    一来他知道陌儿确实喜欢这些,这些日子,待在军营里的她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朝气活力,肆意张扬,与平日里那副淡漠清冷的样子大相径庭;二来则是他前世是混黑道军火的,训练杀手、暗卫什么的还算是顺手,但在军队训练上他确实不如陌儿,事实上,他所运用的那些战略战术也都是这一世从零学起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把陌儿留在自己的身边了!

    莫庭烨暗自打着小算盘。

    ……

    两日后。

    军医处帐篷内,分明是寒冬时节,萧越额头上却是溢出了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顺着脖颈流入衣襟内,晕染出一片深色。

    断骨处一片血肉模糊,萧越的手臂上青筋暴起,下意识地抽动着,他却连一丝声响都未发出。只有他咬紧的牙关和苍白的脸色显示了他所忍受的剧痛。

    楼陌面色如常,手下的动作却是丝毫不见停留,利落地将方才重新敲断的尺骨清理干净又仔细接好,敷上草药后再以夹板固定,伤口处用金针缝合,外用纱布包扎好。

    不是她心狠,而是这个时代的麻沸散没有提纯,一个药量掌控不好,便有可能留下后遗症,况,身为军人,战场上流血受伤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若是连这点子疼痛都忍不过去,萧越也没必要在这儿当什么副将了,连前日的那个叫陈晨的小将都做的比他好!

    将这一切做好之后,楼陌放下手中的匕首和金针,对萧越道:“好了。”

    萧越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楼陌扯出一抹虚弱的笑容,感激道:“多谢楼军医,我……”

    “行了,别说话了,好好休息要紧!”楼陌打断了他的话,要说萧越这人什么都好,唯有一点——太过规矩讲理,说白了就是过于客套。她对此倒也不是反感,只是军营之中,不需要太多的弯弯绕绕,道谢的话说多了反而伤感情。

    闻言,萧越果然不再开口,而是安静地闭上眼睛休息。这几日的相处下来,他看得出来楼陌是个不喜欢别人感激他之人,只是楼陌不在意是一回事,他放不放在心上又是另外一回事。

    总之,大恩不言谢,有些东西记在心里就是。

    ……

    却说经过几日的休养之后,萧越的右臂并无任何发炎的症状,渐渐开始好转,楼陌在检查完他的伤口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已经过了危险期,只要好好养着就是,记住,我不让你碰的东西千万不能碰。”

    说罢又对旁边站着的周巡道:“我明日有些事情会离开一些时日,这段时间一切就有劳周军医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我回来后应该就可以拆线了。”

    “楼军医要离开?”萧越诧异地问道。

    “嗯,有些事情要办。”楼陌并没有多说。事实上连莫庭烨都不知道她要去做什么。

    周巡脸色登时一僵,显然有些不愿他离开,“那不知楼军医何时回来?”

    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周巡对于这个年岁尚轻的少年可谓是佩服得不得了,若非他年纪比楼陌大了近三十岁,他定是要拜他为师的!

    这突然间人离开了,他跟谁探讨医术去?赵子修那个书呆子去采买药材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他连个拌嘴的人都没有……

    楼陌岂会不知他心中所想,周巡这个人虽看似脾性古怪,实则是个喜欢热闹的,又沉迷于医术,他定是怕自己走了没人同他探讨医术,更没人陪他聊天了。虽然楼陌平日里话并不多,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他在讲,楼陌在听……

    当下心中便觉得有些好笑,楼陌轻咳了咳,挑眉道:“我只是出去办些事情,又不是不回来了,还是说……周军医竟如此舍不得我?”

    “还有,我同您说过多少次了,直接喊我楼陌就好。”

    周巡登时急了,佯怒道:“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你爱多久回来就多久回来,我有何好舍不得的,你又不是我儿子!”

    闻言楼陌和萧越俱是相视一笑,全然不理会周巡黑着脸炸毛的样子,就连在一旁的药童成子都忍不住抿着嘴笑出声来,周军医这欲盖弥彰也太明显了!

    摇了摇头,楼陌不欲再同他争辩。

    “最多十日!”留下这么一句话,楼陌打起帐子便朝外走去,扬起的嘴角显示了她的好心情。

    楼陌这一离开,周巡的火没处撒,只好怒瞪着成子道:“笑什么笑,干活去!”

    成子捂着嘴离开了。

    周巡又恶狠狠地对萧越道:“还有你,仔细养你的胳膊,情绪波动太大对你没好处!”

    萧越的笑声被他硬生生给憋了回去,煞有其事地点头,道:“周军医说的是,也请周军医情绪少些波动,我这胳膊还得仰仗您呢!”

    周巡闻言气得吹胡子瞪眼的,看着萧越那副“我是为你好”的模样,愣是一句话没说出来,气得他一甩袖子走人了。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