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敢不敢赌-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六十五章 敢不敢赌

    “对方都已经打开了你方阵法的缺口,不随机应变赶紧改变阵法灵活应对不说,反而还是按部就班地按照原来的计划行事,这不是不知变通是什么!战场之事瞬息万变,你以为敌人会对你手下留情,还是会按照你的意图行事?你当他们都像你一般没脑子吗?”

    楼陌毫不客气地讥讽道,竟是半点儿情面不留。

    被一个军医指出自己排兵布阵上的错处,尤昊面上有些下不来台,不由地恼羞成怒梗着脖子道:“这只是一次演习,不是真的战场!”

    “演习?原来你就是用这种态度来对待军中演习的,你当它是什么?表演吗?若是如此的话我便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你!”尤昊被她话语中的讥讽刺得恼怒不已,双目圆睁,怒视着楼陌,偏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因为他知道楼陌说的是事实。

    正当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王爷!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萧越此刻心中还是有些纳闷儿,王爷这几日也不知怎么了,愣是把墨冰几人的事全都扔给了他,墨冰之前不是在军营里待得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调走了?他还想向他打听打听楼军医的事情呢!毕竟他们几个一直跟在王爷身边,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

    见萧越也到了,莫庭烨点点头示意他观战。

    萧越见楼陌也在看台上,于是笑着同她打招呼:“楼军医也在啊!”

    楼陌淡淡“嗯”了一声便再也没有下文。萧越不由地有些尴尬,转而看了看尤昊愤怒的神情和王爷波澜不惊的态度,当下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于是也悄悄站在一边,不再多话。

    “难道萧越的蓝方就没有任何破绽?”尤昊突然开口,语气有些生硬别扭,却显然不复之前的愤怒。

    还算有的救!楼陌心里暗暗道。

    随即似笑非笑地望着萧越,道:“自然不会。”

    萧越被这两人没头没脑的对话弄得一头雾水,又看了看自家王爷的神色,发现并无半分不妥之处,这才问道:“不知楼军医说的是……”

    楼陌嘴角上扬,道:“今日参加演习的蓝方的指挥官是你吧?”话虽是问句,却带着一种肯定的语气,显然已经确定了这个问题。

    “是我没错,可是……”萧越有些糊涂了,楼军医忽然问这个干嘛?

    “不用看了,两败俱伤的结局已定,走了,军医处还有一堆事儿呢!”楼陌看着萧越,话却是对莫庭烨说的。

    尤昊原本乍一听还有些愤怒,但转念一想便觉得不屑,军医就是军医,好好治病救人就是了,战场上的事可不是他区区一个军医看两本兵书就能弄明白的!想来方才也是误打误撞罢了。

    于是不以为然地嗤笑道:“胡说八道什么?演习明明才进行了不到一半,你怎么可能猜到结局!”

    显然是把楼陌的话当做了玩笑话,并不放在心上。

    闻言,莫庭烨忽而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尤昊,眼神中带着些尤昊看不懂的神色,似乎是……同情?

    下一刻,就见楼陌挑眉道:“你不信?”

    “当然不信,我又不傻!”尤昊大笑不已,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萧越,你也是这个意思?”楼陌微微勾唇,再次望向萧越。

    萧越轻咳了一声,道:“楼军医,这,演习还未过半,现在言及结局是不是有些太早了?”他不否认楼军医确实医术高明,但行医和打仗完全是两码事儿啊!

    “啪!”楼陌忽然打了个响指,随即上前一步,站在尤昊与萧越中间,目光灼灼地盯着尤昊,道:“有没有兴趣同我打个赌?”

    看到尤昊眼底的不屑一顾,楼陌继续挑衅道:“还是说……你不敢?”

    “笑话!我尤昊顶天立地,我什么不敢的!你说,赌什么?”尤昊不悦地大声吼道。

    很好!鱼儿上钩了!继续努力!

    楼陌转而看向萧越,道:“萧副将要不要参与呢?”

    萧越到底比尤昊多留了个心眼,不放心地问了句:“不知楼军医想赌什么?又打算以什么为赌注?”

    切,这些个儒将真没意思,激将法貌似不大好用啊!看来她需要再添一把火。楼陌心里暗自叹气,但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是定定看着他的眼睛道:“就赌今日演习的输赢如何?”

    萧越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正待要开口拒绝,却被楼陌打断——

    “怎么,萧副将可是对自己带出来的兵没有信心?”

    “自然不是!”萧越立即否定。

    “那为何不敢同我堵一场?输不起吗?”楼陌继续加了把火,眼底的算计一闪而过。

    “萧越,咱就跟他赌一把,甭管待会儿哪方获胜,横竖输的可不是咱们二人!大男人别磨磨唧唧的!”尤昊没了耐心,扯着大嗓门劝道。

    到底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最是争强好胜的时候,在看到楼陌眼底的轻视与嘲笑之意后,萧越终于失了冷静与自持——

    “好!我赌!”

    “爽快!那就烦劳暄王殿下做个中间人吧,不知王爷意下如何?”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楼陌难得好脾气地对莫庭烨说道。

    “自然可以。”莫庭烨眼中充满了一种名为宠溺的神色,爽快答应下来。

    看着莫庭烨幽暗深邃的紫眸,恍若一个漩涡般要将人吸进去,楼陌的心忽然漏跳了一拍,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快得让她抓不住……慌忙别扭地移开视线,楼陌不敢再与之对视,强作镇定道:

    “如此就多谢瑄王了!”

    却说萧越方才话一出口,登时便觉得有些不对,尤其在看到楼陌勾起的嘴角后,心里更是有一种不安蔓延开来……

    但随即又想到,自己为了这次同尤昊的对抗演习准备了不少时日,也花费了不知多少心思,今日赢了尤昊他还是有信心的,既是如此,赌一次又何妨!

    “啊,对了,咱们是不是忘记赌注了?”想到自己真正的目的,楼陌故作震惊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