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校场演习-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六十四章 校场演习

    此时已是寒冬时节,万物零落,处处透着一股子清冷旷野之意,营帐外积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踩上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莫庭烨同楼陌并排走在雪地里,远远望去,一玄衣一白袍,男子隽永挺拔,女子清冷孤傲,两人的背影竟是如此和谐!

    西山大营的训练场显然与夜冥绝寒山别院后院的那个训练场不同,整个训练场设在一片开阔的荒原上,一望无际,放眼望去,满是荒芜的草地和稀稀落落的沙柳胡杨,四周杳无人烟,是个训练的好地方。

    “这地方不错!”楼陌忍不住点头赞道。

    莫庭烨嘴角轻扯:“多谢陌儿夸奖!”

    “你选的?”楼陌有些惊讶地望向他,她是真的没想到堂堂一个王爷会亲自去做这种小事,于是毫不吝啬地夸赞道:“眼光不错!”

    这地方实在太适合负重越野和野战训练了,完全不会担心受到外界干扰,最重要的是保密性很好,做特种部队的训练基地再合适不过了!

    想到这儿,楼陌忽而自嘲一笑,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没能改掉自己的职业病啊,她已经不是那个烈焰特战队的优秀队员了,这地方适不适合做特训基地与她没有任何瓜葛……

    楼陌脸上那个似嘲讽似怀念的笑容蓦地刺痛了莫庭烨的心,陌儿天生是属于军队的,即使是到了这个世界也是一样,她虽然表面不再接触任何同军队有关的事情,甚至隐姓埋名十三年,可她看到军队时的眼神不会欺骗自己,一如当初在寒山别院的演武场……

    然而恰恰是那个让她为之付出一切的队伍,那个队伍的权谋与私利毁了她的一生,也彻底摧毁了她对军队的信仰!就如同一场豪赌,当初抱了多大的希望与寄托,最后遭遇背叛时就会有多绝望与愤怒!

    “那边有个看台,一起去看看?”实在不愿再见到陌儿如此孤傲凉薄的模样,仿佛游离在整个世界之外,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是值得她放在心上的,莫庭烨试图转移她的心绪。

    楼陌回过神儿来,不免有些懊悔,自己与莫庭烨算不上相熟,怎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他面前失神,许是这些时日太累了,又或是内力尚未完全恢复的缘故?这可不是个好现象,若是在敌人面前自己都不知死了多少回了,看来还是要尽快恢复内力才是!

    “陌儿?”

    “嗯,好。”楼陌应道。说着二人一同往看台上走去。

    站在看台上朝下望去,将整个校场上正在训练的将士尽数收入眼底,数万人聚集在一处训练竟也不觉得丝毫拥挤,听着他们时而喊出的整齐划一的口号反而从心底油生出一种豪迈雄浑之感。

    果然,这才是一个军队真正该有的气势与风姿!楼陌在心底萌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与赞叹。

    “今日他们会有一场演习,有没有兴趣留下来观看一二?”莫庭烨忽然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隐隐的诱惑味道。

    楼陌闻言眼前一亮,军事对抗?她当然感兴趣了!于是当即点头答道:“当然!”

    很快,号角声响起,校场上正在训练的两千将士迅速分立成两个队伍面对面对峙着,中间留出一条十丈左右的空道,动作整齐而迅速,剩下的将士们退至校场边缘。

    若是单看这气势,楼陌还是颇为满意的,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士气在战场上有如一支军队的灵魂,从这一点来看,莫庭烨确实不负东霂战神的称号,这支军队就精神面貌来看远胜其他,就是不知道实力究竟如何了。

    只见身边的莫庭烨对着校场中间空道上站着的那人做了个手势,紧接着就听得一声粗喝传来——

    “双方队伍听令,今日演习正式开始!杀——”

    话音刚落,双方队伍便列开了阵势,而方才发号施令那人也迅速离开,朝着看台这边走来。

    “王爷,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准备好了。”身后一道粗哑的大嗓门的声音传来,楼陌回头看去,只见那人一身戎装铁甲,面容坚硬粗犷,留着一嘴络腮胡子,颇有些五大三粗之气。

    “嗯,知道了。”莫庭烨应道,转而在看到楼陌在打量对方时,开口解释道:“这位是我军中的统领,尤昊。”

    “这位是新任的军医,楼陌。”

    尤昊看到眼前的人眼底不免有些惊讶,但王爷的面子他不能不给,于是拱拱手,道:“楼军医!”语气中带着一丝隐隐的不耐。

    他昨日已经听闻了军营里新来的这位年纪轻轻的楼军医,萧越将他夸得神乎其神不说,据说连那位向来目中无人的周巡也对其甘拜下风,这人是否真的有什么能耐他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可这里是什么地方,岂是他一个小小军医说来就能来的!

    简直就是胡闹!

    将尤昊的不耐收入眼底,楼陌却并未生气,反而淡淡问道:“尤统领是这次演习的指挥之一?”

    “不错。”尤昊硬硬吐出两个字,再不愿多言,早知道王爷会带这么个文气书生过来,他说什么也不会上看台!

    对于尤昊的表现,莫庭烨微微眯了眯眼,虽然很想收拾尤昊但却并未发作,他相信陌儿不会想要他插手。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带红色领巾的那方是你训练的吧?”楼陌淡淡道,不待他开口便又继续道:“至于带蓝色领巾的那方……指挥者应该是萧越?”

    “呵,”楼陌忽而冷笑一声,道:“还真是可惜了呢!”

    “楼军医此话怎讲?”尤昊语气中带着薄怒,横眉冷对瞪着楼陌道。

    寒风呼啸,校场看台上,楼陌迎风而立,清冷的声音传来:“循规蹈矩,刻板守成,不知变通。若这里是真正的战场,你以为你这一千人有几个能活着回来?”

    闻言,尤昊怒目而视:“行军打仗之事非同儿戏,楼军医不要信口雌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