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探讨医术-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六十二章 探讨医术

    半个时辰后,楼陌终于缝合好最后一针,又用消过毒的夹板和纱布将腿骨固定好,打结,长舒了一口气,看着陈晨略显苍白却强自忍着的模样,笑赞道:

    “好小子,是个有骨气的!”

    除了刚开始嚎的那一嗓子,陈晨全程不曾发出半点声响,这会儿头发衣服都已经全湿了,却还是对楼陌扯出一抹笑容来:“多谢楼军医救我!”

    “职责所在,不必多谢!”楼陌微微颔首,又对陈晨叮嘱道:

    “这一个月内不可随意移动,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我会定期来给你复查,还有,饮食方面尽量清淡些,尤忌辛辣、饮酒,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多吃些骨头、肉类对伤口愈合有好处。”

    陈晨此刻也是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再没半分力气说话了。

    “你好好休息,改日再来看你。”楼陌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楼军医留步!”周巡喊住了她。

    楼陌停住脚步看向他:“周军医有事?”

    只见周巡面色略微有些发红,却还是轻咳了声,道:“方才的事是我学艺不精,多有得罪之处还请楼军医莫怪。”楼陌刚才无论是处理伤口的手法还是后来接骨的熟练,都让他叹为观止,心服口服。

    “不过是术业有专攻罢了,周军医不必太在意。”楼陌坦然笑道。事实上她前世在特种部队学过一些急救,尤其是针对这种外伤之类,加上后来拜百里流觞为师学习的医术,治疗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见楼陌果真没有记恨的意思,周巡稍稍放下心来,接着道:“楼军医,在下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

    “周军医可是想问缝合伤口之术?”楼陌微微挑眉道。

    被拆穿了心中所想,周巡有些尴尬,却还是点点头,一脸期待地看向楼陌。

    楼陌心中颇有些好笑,心道这周巡也是个有意思的人,虽为人过于刚正耿直了些,但这一心求教的态度倒还是值得称赞的。

    于是也不藏私,细细讲缝合之术的要点——同他说明,二人就包扎伤口、解合断骨愣是讨论了一下午。

    ……

    “王爷,楼军医果真医术奇高!”萧越语带兴奋地同莫庭烨讲述了楼陌是如何如何为那个叫陈晨的小将接骨,又是如何如何让周巡对她心服口服,一时间眉飞色舞,激动异常。

    莫庭烨听罢嘴角也是不可抑制地上扬,他就知道他的陌儿自有办法收服军医处的那些个军医,果然,这才不过区区一个下午的功夫,陌儿就成了那些人口中的神医,就连向来最看不起文弱之人的萧越都对她交口称赞不已!

    “王爷,您是从哪儿挖来这么个宝贝的?楼军医简直就是太厉害了!您说她怎么就一眼看出那陈晨是从马上摔下来的呢?”萧越絮絮叨叨地说道,眼底的钦佩之色毫不掩饰。

    一想到明日楼军医就要为自己治疗右臂,他就觉得自己心中涌起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兴奋和期待,下午时楼军医可是同他说了,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他的右臂定会恢复如初!

    五年了,整整五年,他饱受右臂骨头错位的苦痛,如今有人告诉他,可以消除他的病痛,这让他怎么不期待、不激动!尤其在亲眼见证了楼陌的医术之后,此时此刻,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他萧越心里已经将楼陌奉若神袛。

    莫庭烨嘴角微勾,没有搭话,他的陌儿自然非同寻常!

    是夜,西山大营中万籁俱寂,一阵风吹进帐内,烛火摇曳的影子映照在营帐上,显得人影都有些恍惚,燃着的灯芯时而发出“噼啪!”的声响,成了这夜里唯一的动静。

    在楼陌的坚持下,莫庭烨终于没再坚持,任她搬出了军中主帐,住进了与军医处相邻的帐子。毕竟她如今的身份是军医,住在王爷的大帐中算是个怎么回事儿?

    屏风后,楼陌吹灭了烛火,准备早些休息,她要养好精神,明日还要替萧越手术,不能出岔子。

    黑暗中,窗口处忽然传来一丝细微的响动,楼陌倏地睁开了眼,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低声喝道:“什么人!”

    话音未落就已经拿起匕首朝着窗口而去,一个小擒拿手便制住了对方,匕首紧紧卡在对方脖子上,仿佛下一刻就能取其性命。

    “公子,是我,浅黛!”声音微有些沙哑和疲惫。

    楼陌闻言连忙松开了手,拉着浅黛走到床边坐下。

    “公子,我……”浅黛正要开口,却被楼陌打断——

    “嘘,稍等一下。”

    走到窗前确定了外面无人跟踪,楼陌心下稍安,未免有巡逻的将士发现,又刻意将刚刚熄灭的烛火再次点燃,做完这一切,这才倒了一杯茶递给浅黛。

    “好了,没事了,那日可是出了什么事,还有,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楼陌此刻满心的疑问与不解,只等着浅黛同她解惑。

    “公子,咳咳——”浅黛面色有些苍白,刚一开口就有些吃力。

    楼陌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脸色陡然一沉,道:“受了这么重的内伤为何不在醉情楼好好修养?”

    “公子不必担心,我没事,见到你无事我便安心了,”浅黛眼眶微湿,饮了一口茶,接着道:

    “公子,那日我原本按你的吩咐去西城门角楼布置接应事宜,不想才刚刚到那,便遭到突袭,我一时不察中了埋伏,与我一同准备接应的阁中人员伤亡过半,我拼死才逃了出来,一路被追至西川城,幸而遇到汶阁主的侍卫红衣,这才捡回一条命来。”

    “红衣?汶无颜的贴身侍卫?她怎么会在西川城?”楼陌深深蹙眉,忽而联想到那晚宴会上,汶无颜确实是独自一个人前来的。

    “正是,对于这个疑惑我也曾问过红衣,似乎是汶阁主对她有什么别的吩咐,她并未透露太多。”浅黛说道。

    “如此倒也说得过去。”楼陌点点头,又道:“伏击你们的人可知是什么来历?”

    ------题外话------

    元旦快乐!2017年过去了,一路很累,但也很充实,看淡了很多人和事,努力去接受一些自己不愿接受的事实,2018,加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