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久别重逢-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十六章 久别重逢

    第十六章 久别重逢

    “姑娘!真的是你!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这三年你都去哪儿了呀?竟是一面都没有露过,阁里的人都担心死了!”锦舞径直朝楼陌扑过来,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嗲!

    “咳咳!那个,锦舞啊,你先松开,先松开啊!”楼陌被锦舞身上的香味儿呛得不轻,怎么还是那么喜欢这样浓郁的味道!

    “姑娘,你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好像越来越小了……”锦舞松开了手,打量着楼陌。

    “我……”

    “姑娘!你不会是修炼了什么返老还童之术了吧!”锦舞忽然有些兴奋地道。

    “……”楼陌一时语塞。

    “你想太多了!”楼陌不得不佩服锦舞的脑洞。

    “不过,也差不多吧,总之我当初意外身死,醒来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楼陌半真半假地告诉锦舞,原谅她实在想不出来什么理由来解释这件事情,便索性直说了吧,她倒是想说她当初是易容的,可也得有人信啊,十一年前,她这个身体才两岁好吗!这也是她一直没有前来找锦舞的原因之一,因为实在是说不清楚!

    “我知道了!原来姑娘你是借尸还魂啊!”锦舞似乎更加兴奋了,两眼冒星星地看着楼陌。

    “……”

    “是啊,姑娘我借尸还魂了,你怕不怕啊!”楼陌没好气地说道。

    “这有什么好怕的,反正你还是姑娘不就行了!”锦舞十分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对了,我要赶紧通知流云、浅黛她们几个,你不知道,这几年,大家像是疯了一般地找你,我想,她们得到消息后肯定会立刻赶来见你的!”

    “也好,给她们报个平安,顺便解释一下我现在的这副模样。不过我现在住在逍遥谷,每个月只有初一会来庐阳城的和生堂看诊,你们暂时不要去找我,免得暴露了身份,我会找机会过来看你们的。”楼陌现在还不想让师兄他们知道自己是烈焰阁阁主的事,毕竟解释起来太麻烦了,她真的不擅长撒谎!

    “是,姑娘!既然如此,那下个月初一,我们在醉情楼等你!”锦舞应声道。

    “我不在的这几年,阁中可有什么事?大家都还好吗?”楼陌此刻是真的有些想念他们了,毕竟一别就是三年。

    “回姑娘,阁中一切正常,大家也都还好,只是闻公子……”锦舞有些犹疑地开口。

    “闻子兮?他怎么了?”楼陌想起来那个有些不着调的少年,不禁有些怀念。

    “闻公子他一直在找你,而且据说他一直都没有成亲……还跟闻老爷子说,说要娶你--”锦舞有些小心翼翼地望着楼陌越来越黑的脸色,声音越来越小……

    “闻子兮!”楼陌不禁咬牙,这个闻子兮搞什么鬼!她才不会相信闻子兮会喜欢她,分明是那小子不想成亲,故意拿她当借口好吗!更何况,在闻子兮眼里,她楼陌就是一纯爷们儿!这下闻老爷子定是把她给恨上了,可怜她楼陌一世英名,竟然交了这么一个损友,就连她失踪了还不忘坑她一把!当真是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楼陌此刻简直是把闻子兮恨得牙痒痒……

    半晌,楼陌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理会那个抽风的闻子兮,正事要紧,正事要紧。闻子兮,你最好不要让我见到你!楼陌暗暗道。

    而此刻远在西霄锦官城内的闻子兮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有些纳闷儿,这天也不冷啊,难不成是楼陌那个女人想他了?想到这儿,闻子兮不禁打了个寒颤,不可能!那个没义气的女人才不会想他呢,一走就是三年,连个信儿也没有,真是不够意思!不过话说回来,被那个女人惦记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闻子兮摇了摇头,继续看他的账本了。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事吗?”楼陌继续问锦舞。

    “噢,对了,你离开的这三年,血刹楼的人一直在调查我们,准确地来说,是调查烈焰阁阁主!”锦舞正色道。

    “血刹楼?烈焰阁不是一直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吗?我没有查他们,他们反倒来查我了!”楼陌有些不解,烈焰阁和血刹楼这些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她也从未惹到过血刹楼,此事实在是有些古怪。

    “不过姑娘放心,血刹楼的人并未查到什么,咱们的人保密工作做得还是很好的!”说到这儿,锦舞神色颇为骄傲。

    “那是自然,且不说我这些年根本就不在,连你们也找不到我,单是我那几年对你们的训练,若是就轻易让人查了个底儿掉,哼哼,你们也不用在烈焰阁待着了,回总部从头再来吧!”楼陌睨了锦舞一眼,凉凉地说道。

    “姑娘放心,那怎么可能呢!咱们的人可都不是吃素的,血刹楼的人查到现在连咱们总部的位置都还没摸清,也就是知道烈焰阁阁主叫无情公子罢了!”锦舞赶紧给楼陌倒了一杯茶,开玩笑,这要是再回总部训练一遍,不死也得脱层皮,一想到姑娘训练的手段,她至今都发怵!那两年的训练已经够让她记忆犹新的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来一遍!

    “如此最好,省得我操心!”看到锦舞那一脸苦相,楼陌不禁有些好笑,她是那么凶残的人吗?明明只是稍微严厉了一点而已!若是烈焰阁众人听到楼陌的心声,一定会反驳:您太谦虚了!

    “对了,你怎么会在醉情楼,颜舞呢?她不是负责各地的醉情楼的吗?”楼陌一直都在纳闷儿,锦舞一直不是负责醉欢阁的吗,怎么来了庐阳的醉情楼?

    “咳咳,那个,姑娘,这是个意外,颜舞她跟我打赌输了,所以,我们就交换了负责的生意……三年前,就是你失踪后不久,庐阳城醉情楼的管事身体抱恙,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接替人选,就自己过来了。”说到这个,锦舞忽然有点心虚,她们如此胡来,姑娘该不会生气吧。

    “那岂不是说颜舞现在在醉欢阁!”想到颜舞那冰冷的性子,楼陌表示非常担忧醉欢阁的生意…… “那醉欢阁现在,该不会关门了吧!”

    “没有没有,哪能呢!”锦舞连忙道,她们怎么敢让醉欢阁关门停业呢!

    “这主意定然是你出的吧!倒真是难为颜舞了,摊上你这么个不靠谱的双生姐姐!”楼陌忍不住白了她一眼,锦舞立刻委屈巴巴地瞅着她。

    不到片刻,楼陌就投降了:“行了行了,没有怪你,我既然把这两个生意交给你们两个负责了,就不会再随意插手,要做什么你们自行决定,只要你们心里有数就好!”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不必送我!”楼陌见天色已经不早,再不回去司星辰怕是要出来寻她了,便跟锦舞打了声招呼准备离开。

    这边楼陌前脚刚踏进和生堂,司星辰便一把抓住了她:“诶呦,我的师妹啊,你可算是回来啦,师兄我都快累死了!”

    “你给我带吃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