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终于醒来-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五十四章 终于醒来

    云亲王夫妻虽说一直四处云游,但到底是在东霂境内,如何会突然去了南璟,而偏偏这个时候庭烨却因为莫君睿的原因一直留在西山大营,好容易等到莫君睿离开,庭烨又为了楼陌折返了一趟东霂,这才耽搁了时间……

    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莫君睿刻意为之?

    “他确实是想要拖住我没错,但究竟有什么目的现在还不好说,”莫庭烨沉声说道:“或许,陌儿会知道些什么也不一定。”

    “你是说楼陌?”凤之尧显然有些惊讶,楼陌怎么看都与这些没什么牵连才是啊,她会知道些什么?

    “七王兄与陌儿应该是相识的,当夜在西城门混战时,他嘱咐我先带陌儿离开。”莫庭烨没有说的是,以七王兄当时的眼神来看,他似乎是将什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陌儿,因而一直在刻意保护陌儿离开……

    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陌儿明明精通医术却中了毒,而她手腕上的伤口显然是自己划伤的,另外七王兄又是如何与陌儿相识的,还有,汶无颜为何会出现在那儿,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只手在推动着事情的发展……

    “帮我通知墨风,让他派人去查当天晚上淮安城究竟发生了何事,事无巨细,我要知道得清清楚楚!”莫庭烨开口对凤之尧道。

    “好,我这就去找墨风。”深深地看了莫庭烨一眼,凤之尧显然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郑重应道。

    “你先离开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陌儿那边你先派人将马车准备好,我晚些送她过去。”

    凤之尧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相信庭烨会想明白的,只是有些事情需要时间来接受。

    ……

    以吾之名,洗君往昔心碎离殇,镣铐枷锁。

    以吾之命,换君一世红尘自在,岁月无惊。

    十三年前,我没有抓住你的手,十三年后,我们重新来过可好?

    西北的边城已经是胡天飞雪,寒气逼人。

    陇邺城外西山大营内,男子一身玄色戎装坐于床前,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眉宇间尽是浓的化不开的温柔,紫眸中那隐忍而又浓烈的情意几乎要将人溺毙了去。

    营外时而传来将士们演练的嘶吼声,男子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正待要起身吩咐那些将士们换个地方操练,却忽而听得女子嘤咛一声,登时俯下身来,紧张而又期待地望着床上的女子。

    朦胧中,楼陌仿佛听到了军营里将士们训练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入目之处竟然似乎是一座营帐,心下有些诧异,待要坐起身来,却忽然听到耳边一道略带沙哑却又不失磁性的声音响起——

    “陌儿,你醒啦?”

    楼陌抬头望去,只见一身着戎装,长发高束的男子正坐在床边,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一双剑眉飞入两鬓,恍若幽石般深邃的紫色眼眸中盛满了深情与关切。

    许是太久没有休息的缘故,男子的神情稍显疲惫,下巴上甚至带着些许来不及刮去的胡茬儿,衣角微微皱起,显得略有些凌乱,然而这一切非但没有让人觉得他不修边幅,反倒尽显其凌傲疏狂之气。

    “是你?”楼陌有些惊讶,看来自己昏迷前看到的那双紫眸并非是错觉,可为何他会救了自己呢?难道说他知道了当初在庐阳城郊外救了他的人是自己,所以算作是还当初的一个人情?

    “陌儿认得我?”莫庭烨显然也有些惊讶,当初陌儿以陌尘的身份救了他的那一次,他记得他是待了玄铁面具的,陌儿应该认为那是夜冥绝才对,怎么会知道是自己呢?

    事实上,莫庭烨并不知道的是,当初他在昏倒之前楼陌就已经看到了他的紫眸,也正是因为这双紫眸,楼陌才决定对他出手相救的,否则,以她那种淡漠至极的性子,绝不会多管闲事去救一个来路不明之人。

    废话,当初在庐阳城外可是我救了你!听闻莫庭烨的问题,楼陌不由地暗自腹诽道。不过她当初救瑄王纯属偶然,也并未打算要他回报什么,此刻自然不会舔着脸去告诉他自己曾经救过他一命。

    因而此刻仅仅是随意敷衍了一句:

    “天下人皆知东霂瑄王是有着一双极为罕见的紫眸,在下认得王爷也不足为奇吧?”

    莫庭烨皱了皱眉,这话倒是没错,但他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敢问暄王,云亲王如何了?”楼陌打断了他的思路,目光如炬地看着他问道。

    莫庭烨顿了顿,声音有些晦涩:“七王兄他……死了……”说出这几个字的同时,他眸中有隐忍的悲伤和恨意一闪而过,快得几乎让人抓不住。

    死了……楼陌心里咯噔一下,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乍然听闻这个消息,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二人沉默了良久。

    “逝者已矣,瑄王你,节哀。”楼陌实在不懂得该如何安慰眼前的这个人,她看得出来莫庭烨同云亲王之间的感情很深,连她都难以接受这个消息,何况于他!

    莫庭烨微不可察地点点头,没有再多的回应。

    闭了闭眼睛,楼陌再次开口:“那汶无颜呢?他没事了吗?”

    闻言,莫庭烨眼神暗了暗,直直盯着楼陌,忽然觉得一股隐隐的怒火在胸中蔓延着,陌儿竟如此关心那个汶无颜吗?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寒山别院时陌儿可是相当不待见他的,还是说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让陌儿对他改观了?

    “暄王?”见莫庭烨迟迟没有说话,却只是盯着自己,楼陌不由地开口提醒他。

    正在兀自揣测吃醋的某人猝然听闻楼陌的声音顿时回过神儿来,轻咳了咳,不冷不淡地道:“受了点伤,已经让千机阁的人接走了。”

    楼陌闻言点了点头,汶无颜无事就好,总归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他,她欠他一个人情,日后找机会还了便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