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与世长辞-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与世长辞

    “不过,”凤之尧突然有些好奇,“庭烨,你以后打算以什么身份同她相处呢?”

    这些年莫庭烨总是在两个身份之间来回变换,作为他的好友,凤之尧早已习惯了随时改变对他的称呼,以免被人察觉到什么蛛丝马迹。

    原谅他实在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绝他此次去救楼陌可是连面具都没带的,而且他那张扬的紫眸也未来得及用他给的秘药加以遮掩……只要不是傻子怕是都知道他东霂瑄王的身份了,何况楼陌那个如此机敏聪慧的女人!

    想到楼陌昏迷前说的那句话,莫庭烨好看的紫眸中划过一抹笑意,周身的寒气顿时散得一干二净,只见他嘴角微勾,淡淡道:“自然是以我真正的身份。”

    他忽然间无比庆幸自己重生一世依然是紫眸——起码他的陌儿对他会降低防备不是吗?

    “所以你打算和她坦白夜冥绝和莫庭烨其实是同一个人吗?”凤之尧挑眉。

    只要楼陌一醒来,发现自己在寒山别院,再见到他和墨寒等人,届时只怕是什么都瞒不住了……

    莫庭烨闻言微微皱眉,他并非是想要瞒着陌儿什么,只是现在还不是让她知道的时候,毕竟陌儿如今对夜冥绝这个身份实在没什么好印象,若是突然发现莫庭烨就是夜冥绝的话只怕是印象会更差……这可不是他所乐见的。

    “陌儿现在的身体可以坐马车吗?”莫庭烨忽而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凤之尧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于是不解地开口:“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怎么了?”

    “通知墨冰那边准备一间干净舒适些的帐篷,一会儿找辆稳当些的马车将陌儿送到西山大营去,你们几个在陌儿面前露过面的这几天暂时不要出现。”莫庭烨理所当然地说道。如此一来陌儿醒来断不会怀疑莫庭烨和夜冥绝之间的关系了。

    不要出现……我靠!凤之尧闻言立刻黑了脸,过河拆桥,见色忘友,莫庭烨你还能不能更过分一点!

    看着他那副志得意满的模样,凤之尧忍不住泼他冷水:“你就不怕有一天让她发现你就是夜冥绝,而后记恨你欺骗于她?”

    虽说他和楼陌相处的时日不多,但以他对楼陌那个人的了解,她可不像是个会与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人,相反,她记仇的性子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睚眦必报!但凡是欺骗戏弄她的人怕是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在她知道真相之前我必定会让她爱上我!”莫庭烨定定地说道。

    话虽如此,但这也只是他自己的设想罢了,事实上,对于陌儿知道真相后的反应,他心里也是有点没底的……但无论如何他此刻不能让凤之尧看出来就是了……

    凤之尧闻言不置可否,反而是略带揶揄地看向他,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显然是对他的说法充满了怀疑。

    “主子,墨风回来了!”门外墨寒敲门回报道。

    “让他去书房等着。”莫庭烨低声吩咐道。

    凤之尧见状不由地挑眉,这是怕吵着楼陌休息?绝何时这么体贴了?

    忽略掉凤之尧略带打趣的目光,莫庭烨给楼陌盖了盖被子,起身朝外走去,临出门前不悦地看了仍然站在原处的凤之尧一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我都走了你还敢留在这儿?

    凤之尧自然没有这个胆子,摸了摸鼻子,悻悻道:“咳,那个,我这就走,这就走!”说着便讪笑着跟着莫庭烨离开了卧室往书房去。然而心里却忍不住暗暗腹诽:这还没怎么着呢,庭烨这醋劲儿是不是太大了些?

    ……

    书房内,气氛有些凝重。

    “属下无能,带领血影卫赶到时,云亲王已经……我等只来得及将汶无颜救下……请主子责罚!”墨风跪下请罪。

    莫庭烨脸色沉重而冷凝,原本随意搭在椅子的手硬是生生将扶手握得变了形,凤之尧见状不由地有些担心,虽说皇室感情凉薄如斯,但庭烨同这位云亲王的感情却是非同一般,甚至较之那位都要来得更为重要一些。

    云亲王这一死,庭烨怕是会陷入无止境的自责当中……

    “庭烨……”凤之尧小心翼翼地开口,却又实在不知该如何劝慰,庭烨当时的选择并没有错,楼陌当时的情况容不得他有半分迟疑,可到底云亲王还是死了……这原本就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七王兄同皇婶的尸首……现在何处?”莫庭烨沉声问道,语气中带着无尽的沉重和哀伤。

    墨风身子一震,俯首答道:“回主子,已经带了回来。”

    莫庭烨沉默了良久,低声道:“七王兄一生为我东霂鞠躬尽瘁,又最是淡泊名利,将他与皇婶在青云峰顶合葬了吧,也好叫他能看着我东霂万里江山,绵延不庭烨。”

    “是,属下这就去办!”

    “那个大祭司如何了?”莫庭烨紫眸中闪过一抹凌厉与肃杀,南璟大祭司是吗?很好!

    “回主子,属下等人赶到时,大祭司已经被云亲王和汶无颜联手重创,伤得不轻,属下本想将其带回交由主子处置,但南璟皇室的隐卫及时赶到,属下恐再出事端,便下令血影卫撤退,并未与之对上。”墨风将那天的经过——同莫庭烨讲明。

    “你做的对,这笔账是要算,但不急于一时。”莫庭烨沉声说道。

    “至于汶无颜,等他的人到了便让他们来将他带走,其余的不必多管。”

    “是!属下知道了。”

    凤之尧看着莫庭烨的模样实在有些不放心,想了想,挥手让墨风和墨寒退下,自己则是思量再三才开口劝道:

    “庭烨,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不必如此自责,当时的情况云亲王妃已死,以云亲王对王妃的感情,即便是没有你,他也势必不会独自苟活,这些你都是清楚的……”

    “我知道,”莫庭烨终于开口,眼底弥漫着一层浓重的悲伤,让人看着有些不忍。

    “只是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七王兄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同南璟大祭司对上,莫君睿忽然到陇邺城来也绝非偶然,一切都还需要查探清楚。”

    凤之尧心底一惊,“你是说莫君睿有可能是故意拖住你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