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连夜相救-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连夜相救

    此时此刻,只有西瞳自己知道他的心有多痛,当年,零落为了那个人,也曾在他胸口处刺入了一把匕首,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伤口……

    可惜,她们都算漏了一点,他是天生的右心人,哈哈哈……还真是讽刺啊!

    “你竟然没事!”汶无颜有些震惊,方才楼陌那一刀分明是穿心而过,怎么会……

    莫清玄却是叹了口气,沉声道:“他的心脏与常人不同,是长在右边的。”曾经,零落也刺过他一刀,他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这一点的。

    “莫清玄,我没死你是不是特别遗憾?哈哈哈——”西瞳眼底的疯狂之色更盛,只听他继续道:“可惜,我还活着,但你们却都要把命留在这儿了!”

    莫清玄看着西瞳的样子不由地大惊失色,连忙对莫庭烨道:“烨儿,不要管我,快带楼陌离开!”说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莫庭烨眼底划过一抹不忍之色,紧接着便听得汶无颜喊道:“快带她走!这里我们先撑着!”

    深深地看了汶无颜和莫清玄一眼,莫庭烨掩去了眸中的神色,低声对随后赶来的墨风道:“即刻召唤血影卫前来帮忙,务必保住他二人的性命!”

    莫清玄是他的七王兄,至于汶无颜,若是他死了,以陌儿的性子怕是要记挂他一辈子!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个发生了都不是他所乐见的。

    但陌儿如今的状况又容不得他耽搁,于是,嘱咐完墨风后莫庭烨便小心翼翼地将楼陌揽在怀里骑马飞速离开……

    不敢在南璟多做停留,莫庭烨一边同凤之尧飞鸽传书要他火速回到陇邺城寒山别院,一边快马加鞭带着楼陌赶往陇邺城。

    一路上莫庭烨生怕楼陌撑不下去,故而一直用自己的内力注入她体内,护住她的心脉,经过三日三夜的赶路,终于在第四日清晨到达了寒山别院。

    凤之尧在接到莫庭烨飞鸽传书的当日就已经从城外西山大营赶了回来,此刻听闻莫庭烨带着楼陌回来了,他赶紧上前接过已经奄奄一息的楼陌。

    在将楼陌交给凤之尧的那一刻,看着她几乎了无生息的模样,莫庭烨只觉得自己的心痛到无法呼吸,他完全不敢想象,如果这一次,如果这一次他还是没能救下陌儿,该怎么办?

    想到这儿,莫庭烨一拳狠狠砸在了院子里的古树上,生生将那古树砸出了一个深坑,而他自己的手上也血肉模糊——

    陌儿,你一定不能有事!

    墨寒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始终不敢上前劝慰一句,他从未见过主子如此失态的模样,他不敢想象,若是里头那位楼姑娘有个好歹,主子他会怎么样!

    ……

    三个时辰后,就在莫庭烨的耐心几乎要耗尽的时候,凤之尧终于打开了房门。

    “她怎么样了?”莫庭烨二话不说便迎了上去,看着凤之尧有些沉重的脸色紧张地问道。

    接连数日不曾合眼的他看起来有些疲惫,然而更令人心惊的是他的紫眸中布满了血丝,整个人透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与恐惧,仿佛久经黑暗的人突然见到一丝光明一般,饱含期待地望着凤之尧。

    凤之尧蹙眉:“若说这毒性本身倒还好,只是她失血过多,后又强行催动内力,使得毒性蔓延,加之又受了不轻的内伤,所幸的是你一直用内力护着她的心脉,因而现在看来性命应当无碍,不过怕是要好生修养上一阵子了。”

    莫庭烨闻言松了一口气,然而在转眼看到楼陌紧闭的双眸后却又紧张道:“那她为何迟迟不曾醒来?”

    看着莫庭烨这般手足无措的模样,凤之尧心里有些好笑,然面上却是丝毫不敢表露出来,免得被某人记恨,因而只得耐心解释道:“毕竟失了那么多血,身上又带着许多外伤,你总得容她缓缓吧!你放心,最迟明日清晨,她应该就会醒来了。”

    “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有些奇怪……”凤之尧有些犹豫地开口。

    莫庭烨立刻紧张道:“何事?”

    凤之尧指着楼陌手臂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道:“这伤口不像是他人所为,倒像是自己用匕首划的,而且我查看过了,伤口大小与她常用的那把匕首完全吻合……”

    剩下的话凤之尧没有再说下去,楼陌不像是个会自残的人,能让她自己对自己动手的事情一定非同寻常,又或者是有什么人让她不得不这么做……

    莫庭烨自然也清楚这其中的不同寻常,想到她有可能是为了某个人而伤害自己,他周围顿时散发出了一种戾气,恨不得马上去杀了那个逼得陌儿自伤的人!

    “而且,楼陌所中之毒是一种由屠苏酒、龙舌兰、紫穗槐还有沉水香混合而成的具有致幻作用的毒,”凤之尧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怀疑,“这种毒虽说是几物相生相克而成的毒素,但以楼陌的医术,应该不会察觉不到才是,除非……”

    凤之尧的话未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除非下毒之人是楼陌亲近之人,楼陌对其毫不设防,因此才会中毒!

    亲近之人吗?莫庭烨陷入了沉默,未露只言片语。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心中的不平静,言峥曾经不也是她的亲近之人吗,可最后呢?如今再一次经历背叛,陌儿心里该有多痛多心灰意冷……

    忽而想到陌儿此行的目的,莫庭烨眼神倏地一冷,散发出骇人的寒气,他想,他大概猜到那个人是谁了,无论如何,他定会要伤害陌儿的人付出代价!

    这世上没有人有资格伤害他深爱的人,任何人,都不能!

    看着莫庭烨阴沉的脸色,凤之尧有些摸不透他在想什么,只好继续开口道:“当然了,倘若她中毒在受伤之前,那么她用匕首割破自己的手臂,很有可能是为了保持清醒……”

    “总之,一切等明早楼陌醒来就知道了,你此刻也不必太过忧虑。”凤之尧开口安慰道。

    莫庭烨闻言周围的寒气略敛了敛,淡淡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嗯,那就好。”

    ------题外话------

    今天的审核可能要晚了,亲们放心,如果这章白天才能看到,某夏会把前一天的补上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