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烈焰阁主-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十五章 烈焰阁主

    第十五章 烈焰阁主

    光阴似箭,转眼间又是三年。

    永安二十年八月初一,日丽风清,万里无云。

    庐阳城,和生堂内,一白衣少女正在给人看诊,她身上的白色长裙,不同于一般女子繁复的襦裙和罗裙,而是偏向于男装的干练,却又不失女子的柔美,如瀑的长发仅用一根发带结成长辫,垂在胸前,白皙的鹅蛋脸只能算得上是清秀,并不出众的容貌却让人看着很舒服,最出彩的是那双眸子,清澈而淡漠,仿佛能洞察人心,整个人透着一股干净利落的气质,丝毫不显女子的柔弱。

    “不知您近来是否觉得风热攻心,烦闷恍惚,神思不安?”一道淡漠的女声传来。

    “啊,对对对,我近来确是如此!”面前的老夫人回过神儿来,心中暗道:这陌姑娘模样生得真好,气质又不凡,还懂得医术,若是能说给我那孙儿……

    “您这是肝气不舒,心神失养所致的失眠,不是什么大事,我给您写个方子,您照方抓药即可,熬药时注意,三碗水熬成一碗,每日一剂,连服七日即可。”

    “另外,少思少虑,心放宽些才是。”女子说着已提笔写下了药方。

    “下一位!”

    “陌姑娘,不知你如今年方几何,可有婚配了?”老夫人试探性地问道,不是她失礼,而是这陌姑娘实在是太合她心意了!

    “……”

    “咳咳——那个,老夫人,老夫人,您先到这边来,先到这边来,咱别耽搁后边的人看病不是!”和生堂的吴掌柜的一看陌姑娘脸色不好,赶紧上前拉过了这位老夫人,这已经是今日第八个问陌姑娘婚事的了!

    这些年来每逢初一,陌姑娘都会和她的师兄们前来和生堂看诊,当然,也有时候是陌姑娘的师兄们单独前来。日子久了,同他们这和生堂的人也就都熟悉了,大家都知道这陌姑娘是个好心人,时常给那些穷苦人家看病都是自己掏钱赠药的,只是性子实在是冷了点,脾气也不大好,半点也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姑娘。他若是再不拦着那位老夫人,恐怕这陌姑娘立马就要走人了!

    事实上,他们口中的“陌姑娘”就是楼陌,在庐阳城内,楼陌一直以“陌尘”的身份示人,为了掩盖原主那太过招人的容貌,她甚至还特意带了人皮面具,就是不想惹麻烦,但现在看来显然效果不佳……而吴掌柜的担心也并不多余,因为她确实打算走了——

    “吴叔!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我现在去后面叫师兄过来!”楼陌实在是受不了了,她看起来像是嫁不出去的吗?明明才十三岁好吗,虽然她常年习武,又有师父的各种补药,现在个头也已经有一米六五了,看上去的确不像十三岁的小姑娘,但是,也不至于要嫁了人吧!楼陌十分地无语。

    后堂房间内,一紫衣少年斜躺在窗前的软塌上,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搭在塌边的茶桌上,双目轻闭,微颤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下一层阴影,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耳边落下的几缕乌发垂在脸旁,分明不大的年纪,却自有一种潇洒而随性的姿态。

    “司星辰!”楼陌冷冷地喊道。

    正在打盹儿的司星辰倏地就醒了,他揉了揉眼睛,抱怨道:“我说楼陌,这又是谁招着你了,打扰小爷我睡觉!”

    在楼陌的暴力威压下,司星辰早已不奢求这个师妹能老老实实喊他一声“师兄”了,那可是会折寿的!而他司星辰向来都是个能屈能伸的人,至于是“伸”得多还是“屈”得多,咳咳,那不重要!

    “外面还有排队的病人,你去看诊!”楼陌说着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咦,不对啊,楼陌你平常不是会躲懒的人啊!今日怎么……”司星辰充满了好奇心,作为逍遥谷的弟子,他们师兄妹几个的医术可都是拿得出手的,只是各有专长罢了,大师兄擅内伤,二师兄擅解毒,楼陌这个师妹是个全才,不过对外伤方面更专长一些,至于他么,咳咳,他比较擅长制毒……故而师父一直觉得他不务正业……所以他和楼陌一同出谷时,也大都是楼陌去前堂看诊,他在后堂待着,用楼陌的话来说,就是他“医德”不好,其实他只是比较喜欢以毒攻毒罢了,反正能治好病不就成了,过程不重要嘛!但今天楼陌居然放心让他去前堂,这其中一定有诈!

    不得不说,司星辰真的是想多了,楼陌只是想躲个清静而已……

    “废话少说!快去!”楼陌又饮下一杯茶,觉得自己的火气快要压不住了!

    “好好好!我去,我去还不成吗!”眼看着楼陌就要发火,司星辰立刻抬脚往前堂走去。开玩笑!他这个师妹就是个暴力分子,他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掉,师父还偏着她,此时不闪,更待何时!司星辰十分识时务地去了前堂,打算看看能把师妹惹毛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司星辰走后,楼陌也从后门出去了,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她需要冷静一下。

    自从跟百里流觞学习医术起,楼陌就时常来这和生堂看诊,对于她的医术,大家从一开始的不信任到后来的深信不疑,也不过是半年的时间。如今,自己在逍遥谷也待了三年了,该学的东西也都学得差不多了,凤凰诀她已经修炼到了第六层,剩下的最后一层,师父说要看机缘。至于医术,她已将师父的“金针刺穴”之术融会贯通,便是几个师兄也始终不曾学会这一绝学。

    看来,是时候去见见她烈焰阁的那帮人了,三年不见,倒还真有些想念他们呢!

    不一会儿,楼陌便走进了庐阳城的那家醉情楼。

    “姑娘快请,不知姑娘想要吃点什么?”醉情楼的小二见楼陌进来赶忙上前招呼道。

    “烦劳这位小哥儿,借纸笔一用!”楼陌淡淡地开口。

    这来酒楼不点菜,要纸笔做什么?那小二虽是纳闷儿,却还是去柜台取了纸笔来,“姑娘!您要的纸笔!”

    “多谢!”楼陌接过纸笔,便在那纸上画了一个烈焰的图案,待墨迹干了便将纸折起,递给小二,“你将这张纸交给你们掌柜的,她自会来见我!”

    “好嘞!”那小二见楼陌虽衣着不甚华丽,但周身的气度不凡,不像是闹事的,便爽快应下,去后堂寻掌柜的去了。

    醉情楼三楼雅间内,一红衣女子望着那纸上的图案,有些激动,这是烈焰阁的标志,当初姑娘亲自设计的,用做阁中消息传递的标识,外人不可能知道!而阁中其他人如果找她会直接进来,不需要通传,到底是谁?会是姑娘吗?

    “你说把这纸交给你的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姑娘?”

    “回掌柜的,确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姑娘!”小二答道。

    不对啊,姑娘的年纪,应当——算了,先见见再说,或许是姑娘的什么人也不一定,“你去将那位姑娘请到楼上来!”

    小二立刻应下,心下暗道:幸而方才不曾失礼,这姑娘果然与我们掌柜的相识!

    不多时,那小二便笑嘻嘻地回来了,言:“这位姑娘,我们掌柜的请您楼上雅间一叙!这边请!”说着便要为楼陌领路。

    “不必劳烦了,我认得路,你自去忙吧!”楼陌嘴角轻扬,抬脚便朝楼上走去。

    留下那小二暗自诧异:这姑娘好生奇怪,怎么对醉情楼十分熟稔的样子,可自己并未见她来过啊?

    话说楼陌径自上了三楼,推开了走廊尽头那间包厢的门——

    “锦舞!好久不见啊!你还是老样子!”楼陌看着坐在窗前那个一袭红衣的女子,微微一笑。早在她第一次来庐阳城时,便打听过,这醉情楼的老板是个喜欢穿红衣的女子,当时她便猜到是锦舞,只是没有想到她竟来了这庐阳城。

    “姑娘——是你吗?”听到这熟悉的语气,锦舞身形一震,眼中隐有泪光。

    “噗嗤——”楼陌笑了,“怎么,换了副容貌,便不识得了?还是那两年的训练不够让你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