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宴会风云-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宴会风云

    忽而一道狠厉的目光向自己看过来,楼陌抬头望去,可不正是那程之南吗!楼陌冷笑,看来这是认出自己了呢!也对,在场的这些“熟人”中除了云亲王夫妇,也就他程之南见过自己男装的模样。

    当下也不回避,反倒是举起杯子隔着人群遥遥向他示意,而后不待他有任何反应便送入口中,一饮而尽!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那边程之南仿佛被楼陌的举动所刺激,瞪着楼陌的眼神仿佛淬着毒似的,偏又碍于这种场合而不好发作,只得生生压下胸中的怒火,免得坏了主子的大事。

    宴会之上,觥筹交错,乐声靡靡,然而楼陌却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她在等,等大师兄派人过来找她,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她需要一个解释。

    看着澹台奕訢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样子,楼陌忽然有些怀念原来逍遥谷里的那个奕訢了,只是她也很清楚,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做的事和必须走的路,毕竟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活呢!

    正在楼陌感到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对面有一道探究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头望去,只见那男子穿一身黑色长袍,面部棱角分明,甚至于有些冷硬,皮肤偏小麦色,五官倒是端正大气,身姿挺拔,气度不凡。这样一个人在今日在场的宾客中显得孑然独立,全然不像是个玩弄权术的政治家,反倒像个军人……

    就在楼陌看过去的那一刻,对方淡淡移开了目光,神色半点不见波动。

    楼陌微微皱眉,这人她应该并未见过,怎么会如此关注自己呢?

    “陌陌可是好奇对面那人是谁?”正当楼陌心下狐疑时,汶无颜突然凑到她耳边,笑嘻嘻地说道。

    楼陌脸色微沉,一把将他的脸推开——

    “离我远点!”

    汶无颜一脸无辜地摸了摸鼻子,他貌似被陌陌嫌弃了?

    然而锲而不舍向来是汶无颜的优点,果然,下一刻便听他继续说道:“陌陌,我知道你很想知道他的身份,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问罢了。不过没关系啊,就算陌陌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

    楼陌相当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她怎么不知道她好奇了?

    不待楼陌反应过来,便听得汶无颜继续说道:

    “我跟你说啊,这个人叫夙问,是北凛太子北堂啸一派的忠实支持者,现任北凛平南将军。据闻这个人生性不喜与人交谈,对任何人都是冷冷的,也没什么过硬的背景,他能有今日的位置,完全是靠自己的军功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楼陌闻言沉默不语,看来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这个人身上的那种杀伐正气实在是太明显了,只有久经沙场之人才会有这样的气场。

    “不过说来也怪,这北堂啸怎么会派他这样一个完全不懂弯弯绕绕的武夫前来?真是令人费解啊!”汶无颜有些不解。

    “没有弯弯绕绕,自然也就不会陷入这些纷争当中,引火烧身。”楼陌淡淡道。从这一点来看,或许北堂啸是明智的,这个夙问虽看上去不通世事,但却不代表他没有脑子,对于这次各国之间的明争暗斗、暗藏锋芒,明哲保身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汶无颜脸上划过一抹了然与赞叹,笑道:“陌陌看事情果然一针见血!”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陌陌了,怎么办?

    楼陌实在懒得接话,汶无颜绝对属于那种没话找话的类型,她不应他,他自己尚能说上半天,若是应了他,恐怕就没完了……

    正在这时,一个丫鬟模样的人靠近楼陌,给她添了一杯酒,道:“公子请!”

    在看清她压在杯底刻意露出一角的纸条后,楼陌微眯了眯眼,接过了酒杯,不着痕迹地将那纸条拢入袖中,淡淡道:“多谢!”说罢又不经意地扫了那酒一眼,而后一饮而尽。

    “公子严重了!”那丫鬟自是退下不提。

    旁边的汶无颜见状倒是语意不明地笑道:“陌陌好酒量!”说罢便举杯向她示意,也不待楼陌反应便自顾自地饮下。

    楼陌挑眉:“你也不遑多让!”

    而后又给浅黛使了个眼色,示意她随自己一同出来,浅黛立刻会意,立即起身跟随楼陌离开大厅。

    就在楼陌和浅黛走到汶无颜身后的那一刻,汶无颜凉凉的声音响起:“很多时候,这个世上最可信的永远只有自己。”

    那声音似感慨,似悲叹,楼陌眼神微动,脚下却不见丝毫停顿,汶无颜的意思她大概是知晓的,但她并不能因为那些子虚乌有的怀疑就将与大师兄三年的情义弃之不顾,无论结果如何,她总归亲自问个明白。

    “公子,方才可是太子殿下的传信?”出了大厅,浅黛便急忙问道。

    “不错,”楼陌对着她耳语一阵。

    浅黛紧紧皱起来眉头,显然有些担心:“可你一个人……”

    对上楼陌不容置疑的眼神,浅黛只好应下,楼陌独自一人沿着小径朝着太子府后院走去。

    后院假山旁,一个锦衣华服男子背对着楼陌负手而立,那身影在这繁华锦簇、灯火通明的夜里竟显得有些萧索暗淡。

    “大师兄!”楼陌走到他身后轻声喊道。

    男子闻言身子猛地一滞,良久才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楼陌强扯出一抹笑意来,低声道:“师妹,你来了。”

    楼陌见状心底倏地一沉,果然,是利用吗……

    二人沉默,楼陌一时心中翻腾不已,她说不清此刻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样,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愤怒,失望,还是质问?

    此时此刻,空气仿佛有些凝窒,廊下的灯火阑珊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在这漆黑如墨的夜里平添了几分离索。

    都说灯下看美人,然而这一刻,奕訢却有些不敢直视楼陌的眼睛,是了,他不敢,在刻意设局欺骗引她入皇陵之后,在他一次又一次地向命运妥协违心而为之后,他还有何颜面去直视她那双明澈锐利的眼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