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鸿门之宴-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四十五章 鸿门之宴

    看得楼陌一阵无语,这个莫掌柜此刻哪里还有半分堂堂东霂云亲王的模样!分明是个只知心疼妻子的憨厚人罢了!暗自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另一**药来扔给他——

    “补血的!”,说罢自己便径直往里走去。

    莫清玄自是笑嘻嘻地接下拿**药,乐得合不拢嘴,二话不说便要给自家夫人服下,又是嘘寒又是问暖的,忙活得不得了。

    浅黛被莫掌柜一脸紧张的模样弄得直起鸡皮疙瘩,偏偏莫夫人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真真是够了。

    为免再被这二人的恩爱刺激到,浅黛咬咬牙,望着自家公子的背影追了上去,她宁可面对那些水蛭,也不愿自己的眼睛再受荼毒!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吧,怎么还是如此……浅黛想想就一阵崩溃。

    “公子,等等我——”

    不一会儿的功夫,楼陌和浅黛二人回来了。

    “怎么样?前面可有通道?”莫清玄连忙上前一步问道。

    浅黛似乎有些激动,抢着答道:“前面应该就是通往山下的出口了!”

    “太好了!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莫清玄高兴地猛地一拍手,又对自家夫人道:“夫人,咱们终于能出去了!”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也已经完成,莫清玄此刻只觉得无比地神清气爽,连眼神中都带着止不住的笑意!

    莫夫人笑着握住他的手,虽然途中凶险万分,困难重重,但总算找到了那份关键证据,也算不枉此行了。

    然而此刻楼陌却没有这么乐观,她们虽然找到了摄魂,但却没有办法将其带出来,看来想要救大师兄还得另觅他法,或许她还得想办法再见大师兄一面才是!

    ……

    太子府书房密室内,一声怒吼传来——

    “什么--你要我再骗她一次?”

    黑衣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眼中仿佛有千山万水经过,面上覆着的面具似乎更加清冷凛冽了。

    “我做不到!”锦衣男子冷声拒绝,周身的气息愈发地阴寒了。

    “只是取她身上的一碗血,不会要了她的性命,况且,也无须你动手,你只要将她请到太子府宴会上来即可。”

    黑衣女子声音依旧沙哑,眸中有一股晦暗之色一闪而过,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愿欺骗于他,甚至于亲手断了他的情路,可惜,除了同那人的交易,她现在别无他法!

    这世上有太多太多的无可奈何了,一如当初她亲手杀了的那人……为了达到目的,她早已不择手段,如今,断无回头之路!

    男子深深闭上了眼睛转过身去,久久不曾出声,他此刻很清醒,从来没有过的清醒,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为了复仇他必须不择手段,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包括……她!

    只是他心里尚且怀着一丝侥幸,希望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心狠手辣的阴毒之人时,她能够理解自己……然而现在看来,约莫是不能了吧?何况,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找再多的借口与理由也掩盖不了既成的事实。

    “你确定不会妨碍她的性命?”男子的声音有些许疲惫,黑衣女子听到后松了一口气,知道他这便算是答应了。

    黑衣女子定定望进他的眼睛里,道:“不会!”

    看着男子有些孤寂而冷漠的背影,黑衣女子暗道:抱歉了,亲手将你推入深渊,但这是他们共同的命运使然,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就必须亲手将自己的弱点——剔除!若要万劫不复,她会与他一起!

    ……

    “你是说大师兄已经没事了?”醉情楼三楼雅间内,楼陌脸上划过一抹不可置信,那样严重的罪名,怎么可能说放就放了?

    浅黛皱着眉头道:“我也不明白,就在祭祀大典结束的当日,太子殿下就被放了出来,而南璟帝并未给出任何理由。”

    忽然,外面掌柜的敲门:“主子,属下有事禀告!”

    “进来吧!”楼陌声音十分平静。

    掌柜的推门进来,先是恭敬行了一礼,而后才从袖中掏出一封信和一张帖子来递给楼陌,道:“主子,这是太子府派人送来的。”

    楼陌面色一滞,接过信和帖子看了看,对掌柜的道:“辛苦你了,先下去吧!”

    待掌柜的离开后,浅黛连忙上前问道:“公子,这信上怎么说?”

    “大师兄只说是让我按时赴宴,届时自会与我解释清楚。”楼陌说着脸色愈发地凝重了,依着大师兄的意思,莫非他在府上有何不便之处?

    “那咱们真的要去赴宴吗?”浅黛隐隐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她们前脚进了皇陵,后脚太子就被放了出来,如今偏又邀自家主子去赴什么宴会,巴巴地派人送了帖子来,却又不说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事儿怎么看怎么诡异!

    连一向大意的浅黛都觉出不对来,楼陌心中怎么可能没有疑虑,只是,她不愿自己往那个方面去想罢了。

    “去!”楼陌声音坚定地道:“究竟怎么一回事儿,今晚去了就知道了!”就算是为了逍遥谷三年相处的情分,她愿意赌这一次!但愿只是她想多了,这一切只是巧合!

    转而看见浅黛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于是楼陌轻笑着对浅黛说道:“折腾了一日一夜,你也累了吧,先去休息一会儿,晚上再同我一道赴宴。”

    浅黛犹豫了片刻,终究什么都没说出口,只是默默离开了房间,留下楼陌一人坐在那儿,久久没有回神。

    ……

    自从青阳山出来后,莫清玄夫妇便和楼陌二人分开了,关于他二人为何不远千里从东霂来到南璟皇陵,这二人没说,楼陌也就没有多问,左不过那些个政局阴谋、党派之争罢了,楼陌并不感兴趣,也不想了解。

    投桃报李,莫清玄夫妇也并未多问关于楼陌进入皇陵的原因,二人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未免夜长梦多,收拾行李正准备启程回上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