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绝处逢生-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四十四章 绝处逢生

    “小心——”随着楼陌一声厉喝,手中的金针顿时朝姚氏飞刺而去,直击姚氏脉门,只见姚氏惊叫一声,下一刻便失了平衡,直直朝山崖下跌去——

    凄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山谷里,让人忍不住心惊。

    莫夫人回过神儿来,不由地一身冷汗,若非楼公子出手,那么刚才跌下去的那个人岂不就是她了……

    莫清玄更是吓得不轻,都怪他一时不察,险些让那个姚氏钻了空子,幸好楼公子出手相救,正要对楼陌道谢,便被其打断——

    “树枝快要撑不住了,你快带夫人先行过去!”眼见着那树枝的裂口越来越大,楼陌焦急地催促道。

    莫清玄扫了那断口处一眼,心下暗叫不好,登时揽起自己的夫人便朝那洞口而去,而就在他们离开的那一瞬间,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咔哒——”声,原先他们停留的那根树枝应声而断,直直落入深渊……

    莫清玄和夫人在洞口站定后,便对楼陌二人挥手道:“楼公子,这山洞内别有洞天,你们快过来!”

    楼陌闻言点头,又对浅黛嘱咐道:“抓紧我!”随即便脚下一个借力便朝着山洞荡了过去,在快要到达洞口的一瞬间,楼陌收起手中的天蚕丝,二人准确无误地落入洞口。

    站在洞口往崖下望去,只见崖底雾气弥漫,看不见真切,坠崖的姚氏宛若一根针投入浩瀚大海,惊不起半分波澜,若非亲眼所见,几人都要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了。

    见大家都平安无事,莫清玄总算松了一口气,原先看着楼陌用那么一根细细的丝线悬挂着两个人的重量时,他只觉得心惊肉跳,生怕那丝线一时承受不住断开来,还好老天保佑,那丝线还算是结实,这二人没出什么事。

    然而转头在看见自家夫人的伤口还在流血后,顿时变了脸色,紧张道:“夫人,你怎么样了?可还能撑得住?”

    楼陌闻声皱眉望去,却只见莫夫人不过右臂受了些皮肉伤而已,看着骇人些,实则连半分筋骨都未伤着……

    但见莫清玄那副紧张兮兮的模样,楼陌无法,只得从怀中掏出一**止血的上药递给他,莫清玄连忙接过与自家夫人上药,待到上完药之后,又寻了个平坦的地儿扶夫人坐下歇息,这才站起来走到楼陌跟儿前。

    “哼!这个姚氏实在阴毒,竟还妄图对夫人下此狠手,如今让她这么坠崖实在是太便宜她了!”莫清玄此刻对姚氏恨得咬牙切齿,同时也暗自愧疚不已,都怪他失察,这才险些让夫人陷入危险境地……

    楼陌对此倒是没什么太大感觉,反倒语带一丝凉薄地淡淡道:“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无私无畏、舍身救人,谁也不是圣人,生死存亡之际,求生的本能罢了。”

    话虽如此,但这并不是她要为姚氏辩解什么,相反,一路上姚氏的种种古怪她都看在眼里,隐而不发的身手,时而闪烁的言辞,以及刻意引导她们重新选择石门,甚至,那突然出现在象牙床上的红衣女子零落也隐隐同她有某种联系,毕竟当时只有她离那张象牙床最近……

    她隐隐觉得姚氏似乎是想要她留在皇陵之中,又或者说是想要她靠近那个零落!可事情怪就怪在她当晚夜探天牢时曾特意向大师兄求证过,姚氏确实是他派去向她求援的人,但这样一来,姚氏的行为就有些说不通了,除非,姚氏真正的主子并非大师兄,而是另有其人!

    可惜,如今姚氏已死,一切也都无从查证。

    莫清玄听罢愣了愣,这话倒是没有错,没人有义务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另外一个人的相安无事,危急关头的确关乎本能,可为何他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呢?

    莫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复杂地看向这个年轻的小公子,只觉得这个楼公子清醒得异常,偏又冷漠得异常,而且他对世事的看法未免也……太过悲观了些……虽然很多时候现实的确如此,可他毕竟年岁尚轻,怎会如此老成,那眼底竟像是透着满目的荒凉似的!

    “这世上总归是有温情性善之人的,并不全然都是冷漠自私。”莫夫人忽而轻声说道。

    楼陌一愣,这是在劝慰自己吗?自嘲地笑笑,没有在意。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楼陌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抬眼望去,只见这是一个天然溶洞,洞口虽是小了些,但其内里却是宽敞无比,洞内是千姿百态、变幻莫测的……钟乳石!

    浅黛在看清面前的钟乳石时登时后退了两步,有些后怕地对楼陌弱弱问道:“公子,这里该不会又有水蛭吧?”显然,之前在皇陵时那钟乳石上的水蛭已经给她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楼陌心下有些好笑,这丫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呀!忍住嘴角的笑意,楼陌一本正经地说了三个字——“不好说!”

    浅黛顿时吓得不得了,连忙拉着楼陌的袖子,急声道:“公子,要不咱们还是赶紧换个地方吧,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小姑娘,这不过是些个奇形怪状的石头罢了,怎的如此胆小?”莫清玄忍不住逗弄浅黛道。

    “谁,谁说我怕了!莫掌柜,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好吗!”浅黛何曾被人说过胆小,登时炸毛了。

    “噢?是吗?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在此处歇息一会儿吧,这一通折腾可是把人给累得不轻。”莫清玄伸手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肩膀,笑得无比和善。

    “哼!”浅黛气呼呼地站到一边去不再说话。

    这边莫清玄坐下来,看着自家夫人因受伤而有些苍白的脸色,自是心疼不已,转而看到一旁正查看周围环境的楼陌,忽而眼神咕噜一转,楼陌的医术可是连沐大夫都交口称赞的……

    下一刻,就听莫清玄担心道:“哎呀,这留了这么多血,也不知会不会留下什么毛病啊,这可如何是好啊!要是有个大夫在这儿就好了!”话是对着自家夫人说的,可这眼神却是时而飘向楼陌,眼里的暗示意味简直不要太明显好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