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促膝长谈(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十四章 促膝长谈(下)

    第十四章 促膝长谈(下)

    “在这临渊大陆上曾有一个避世的部落,那里流传着一个很古老的寓言--”奕訢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悠远,又有些孤寂。

    “他们说,双生子是孽星转世,会给整个部落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所以几百年来那个部落凡是有双生子出世,便会连同他们的母亲一同被处以火刑。”

    “后来,有一位夫人诞下了一对龙凤胎,她的夫君深爱着她,不愿看着自己的夫人和孩子被活活烧死,便对外宣称夫人诞下了一名男婴,命心腹将那女婴溺死,这位夫人自是不肯答应,她苦苦哀求她的夫君,希望留那女婴一命,可她的夫君怕被别人发现,一定要那女婴死不可。夫人无法,只能求自己的兄长暗中保女儿一命。”

    “女孩被救下了,悄悄养在一个农户家里,一直到了五岁,为了女儿的安全,夫人从来不敢去看她。”

    “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还是让部落中其他人知晓了,他们找到了那个农户,带走了女孩。这位夫人的夫君大怒,他责怪夫人背着他留下了那女孩的性命,故而在部落族人的威压下也不再护着夫人和那个男孩,任由族人带走了她们母子三人,夫人的兄长以自己的儿子换下了那男孩,却无法救那女孩。”

    “那日族中大祭,人群中,男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和从未谋面的姐姐,在大火中,一点点地燃烧殆尽,灰飞烟灭!而他却无能为力……祭祀之后,男孩便被悄悄地送走了,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地方。”

    奕訢的故事讲完了,从头至尾他都很平静,平静得不见一丝波澜……良久,楼陌和奕訢都没有开口,两人就这样沉默地坐着。

    “你觉得那个男孩应该怎么做?”奕訢的声音依旧温和,只是黑暗中他的眼眸中盛满了悲伤和化不开的恨意。

    “活下去!连着他姐姐的那一份,好好地活下去!”楼陌坚定地望着奕訢,“然后,去打破这个所谓的‘寓言’,让那些人明白,在世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双生孽星!”

    “你不信这个寓言吗?他们都说……”

    “如果有一天一个种族灭亡了,那必然是因为他们无法适应这个世界,而不是因为两个无辜的孩子!”楼陌出言打断了奕訢的话,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是无知!她前世也听说过一些类似的事情,那时只觉得荒谬无比,可如今,奕訢的这个故事太过真实,太靠近她的生活,让她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如果换做是她,未必能做得比奕訢更好。这一刻,她忽然有些心疼眼前的这个男子,这个永远看起来云淡风轻的男子。

    “如果有一天一个种族灭亡了,那必然是因为他们无法适应这个世界,而不是因为两个无辜的孩子!”--楼陌的话一直飘荡在奕訢的脑海中,他望着眼前这个目光坚定的女孩,她,果然是与众不同的!从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知道她的特别!

    “如果有一天男孩想要回去复仇,你会觉得他残忍吗?”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这是他的选择,我尊重他。毕竟有些心结如果不解开,可能这辈子都会活在执念里,我只希望他复仇后,能够放过自己!”楼陌并不觉得那些所谓的族人无辜,是,也许他们是受到了那个寓言的蛊惑,可那又怎样呢,难道那个夫人,那对双胞胎姐弟,还有那几百年来枉死的双生子和他们的母亲就不无辜了吗?愚昧无知可以理解,毕竟这世上总有先进与落后之分,但这并不是那些人伤害他人的借口,做过的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个落后的种族如果再不思进取,那么等待他们的便只有毁灭!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这个世上亘古不变的准则!”楼陌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以德报怨,又何以报德呢!

    “谢谢你!”奕訢深深地望着楼陌,不知为何,他自认可以不在意任何人的想法,唯独楼陌--这个明明才认识不久的女孩!这一刻,他很庆幸,这个女孩是理解他、支持他的,有知己如斯,夫复何求!

    楼陌转头对上他的视线,两人相视一笑,一瞬间仿佛有一种默契在他们两人之间形成,防备、隔阂、试探都消失不见了。

    雨停了,天将明,又会是新的一天!

    逍遥谷向来以医术闻名,百里流觞又怎么会不教楼陌医术呢!他原本是想等楼陌的凤凰诀小有所成之后再教她,免得她学起来太吃力,不过如今看来,以楼陌的天赋,同时学习医术根本毫无压力!于是,百里流觞便让她从识百草开始,慢慢地入门。

    百里流觞在逍遥谷中有一片药田,种植了许多名贵的药材,而楼陌现在就负责照看这一片药田。她前世作为特种兵,基本的战地急救她还是很熟练的,但对于中医,她还真是从未涉猎过。不过现在既然有机会学习,她自然也不会拒绝,毕竟中医文化博大精深,她还是颇为敬重的。至于师父所说的识百草,以她的记忆力应当不成问题,楼陌颇是自信地想到。

    但当她真的站在这一片药田边上时,楼陌表示,她压力好大--这药田一望无际,少说也有好几十亩,她一个人要怎么照看得过来啊!然而在师父一副“我相信你!你可以的!”的表情下,楼陌认命地走进了药田,开始给这片药田--锄草!

    楼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堂堂烈焰特战队最优秀的成员、如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烈焰阁阁主,竟然会有一天沦落到给药田锄草的地步!楼陌在心里暗暗吐槽,果然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虽说有些不甘心,但楼陌干起活来也是毫不含糊,她明白,师父那人虽说平日里不靠谱了一些,但也绝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他让自己照看药田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终于,在日落之前,楼陌总算是把药田里的杂草全部清理干净了,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她躺在了床上,丝毫不想动弹。不过好在这一天的努力没有白费,这药田里的药草她记了个门儿清,想到此,楼陌觉得这一天也算是没有白忙活,于是便心安理得地沉沉睡去了。

    门外,百里流觞看着楼陌,欣慰地笑了,这丫头在寒潭中泡了不少时间,捡回一条命来也是不易,只是那寒气还余留她体内,日子长了难免有所妨碍,让她照看药田也是想借助药香祛除她体内的寒气。本来还担心她嫌弃药田里的活儿又累又脏,毕竟还是个十岁的小姑娘,但好在这丫头是个能吃苦的,倒是没有白费他的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