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皇陵之险(六)-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三十九章 皇陵之险(六)

    眼看着楼陌的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愈发苍白,浅黛眸中满是掩不住的慌乱,拼了命地挣扎着继续往前,试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却仍是不能靠近分毫。

    就在楼陌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力量正一点点流失之时,忽然,一道急促而低沉的声音传来——

    “闭上眼睛,不要去看它,集中精力!”

    楼陌闻言下意识地照做,顿时觉得好了许多,周身的束缚似乎没有那么大了,但却还是动弹不得。

    浅黛艰难地抬头,只见一男一女快步走来,径直朝着密室正中央的那个女子而去,待到看清了来人的面孔后,浅黛惊讶不已,“莫掌柜?”怎么会是他们夫妻!

    莫掌柜夫妻二人顾不上同浅黛解释,走到象牙床前,二人对视一眼,仿佛做了什么决断一般,莫夫人对着床上躺着的那个女子道了一句“对不住了!”,下一刻便将其从床上扶起,二人一同以内力催动其双手去接过那血玉。

    霎时间,血玉像是见到了主人一般乖乖收敛了妖异的红光,慢慢停了下来,缓缓地落在了女子手中!与此同时,楼陌直接跌在了地上,脑海中一片眩晕,仿佛天旋地转一般,头痛欲裂。

    莫夫人将那女子缓缓扶回床上躺下,莫掌柜则是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给楼陌服下。

    “楼公子,楼公子,醒醒!”莫掌柜轻轻摇晃着楼陌的肩膀。

    浅黛也艰难地握着她的手,不住地喊着:“公子,公子!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楼陌只觉得此刻自己的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似是灌了铅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强撑着一股子毅力才没有彻底晕过去,迷蒙中似乎有人给她吃了什么东西,让她有了片刻清醒,楼陌知道,如果不趁着药力尚在赶紧醒过来,怕是很难再有机会!

    定了定心神,楼陌用尽全身所有力气将自己的舌尖咬破,一瞬间,疼痛感恍若冲破了万千桎梏牢笼一般,破茧而出,下一瞬,楼陌蓦地睁开了双眼——

    “公子!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浅黛的声音几乎哽咽,方才公子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像是没了声息一般,同床上那个神秘女子一般无二!

    用力眨了眨眼睛,楼陌看着眼前的人皱眉道:“莫掌柜?莫夫人?你们怎么会……”

    莫掌柜笑笑,“我说过,救命之恩定当相报!”莫夫人在一旁赞同地点点头。

    尽管此刻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楼陌却并没有问出来,一是这个时机不当,二是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实没必要探究到底。沉默了片刻,楼陌问出了当下最紧要的一个问题:“那块血玉可是摄魂?为何刚才……”

    莫掌柜微微叹了口气,道:“你猜的不错,那的确是摄魂。摄魂为上古圣物,能惑人心神,乱人心志,却也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起死回生之效。”

    楼陌忽然看向床上的那个红衣女子,难道这就是她死后容颜不变的原因?

    “她,就是因为这摄魂方能存留至今,不生不灭,不死不活。”莫掌柜肯定了楼陌的猜想。

    “你方才所说的起死回生……难道是有人想要利用我来救她?”

    楼陌似乎恍然明白了什么,她方才在跌倒前看得分明,那血玉显然是以神秘女子为主的,倘若吸食了她的血液,再给那女子注入……虽然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却是最合理的一种解释!

    莫掌柜眼底划过一抹赞赏之色,“看来你已经猜到了,不错,摄魂可以起死回生,但却是以命换命,换而言之,就是寻一个命格与之相近之人,用其毕身血液来唤醒她。而你,恰恰就是那个命定之人!”

    说到这儿,莫掌柜语气有些沉重,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愿再踏入南璟这个是非之地,可惜,时不我愿,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为何一定是我?”楼陌心下极为疑惑,难不成因为她是重生之人?

    莫夫人定定看着她,目光柔和而绵远,仿佛在透过她追溯着什么往事一般,“你可是永安七年七月初七的生辰?”

    “是有如何?”

    “她也是阴年阴月阴时生人……”莫夫人的神情似乎是有些怀念,又似乎是有些怅惘。

    “你们认识她?她是何人?”楼陌皱眉,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莫夫人摇了摇头,叹息道:“是个故人罢了,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如今看来,斯人已去,有些人却仍是不甘心啊!”

    莫掌柜接过话来,道:“说到底,终究是他执念太深,不属于他的东西,强求又是何必?”

    楼陌听着这二人的对话,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得让她抓不住,但她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情还没完……

    “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出了这皇陵,其它的容后再想也不迟。”莫掌柜似乎不愿多提,对这皇陵也颇多忌讳的样子。

    楼陌点点头,看来摄魂是定然不能带走了,如今只好先找到皇陵的出口,再做打算。

    忽而转头看到了一旁的姚氏,楼陌眼神微闪,道:“姚氏,你,无事吧?”

    姚氏对上楼陌的眼神竟是有些闪躲,慌乱地看向别处,忽然见浅黛在一旁,连忙道:“劳公子挂怀,妾身无碍,倒是浅黛姑娘怕是伤得不轻……”说着一脸担忧地望着浅黛。

    楼陌见状目光微沉,却并未说什么,只是对浅黛关心道:“浅黛,你怎么样?”

    “咳,咳咳,公子,浅黛无事,咳咳——”浅黛脸色有些不好,她实在没想到那摄魂会有如此威力,竟生生让她受了内伤!

    这还叫没事,分明是已经受了内伤!楼陌有些着急,连忙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来递给她,“这是治疗内伤的药丸,你先服上两粒!”

    莫夫人却是拦了下来,给浅黛把了把脉,取了自己的一颗药给她,“还好,尚未伤及肺腑,服了药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转而又对楼陌解释道:“楼公子有所不知,摄魂所致的内伤不同于一般内伤,用不得寻常的上药,否则怕是有害而无益。”

    楼陌点点头表示理解,这摄魂实在是太过阴邪,一切还是小心谨慎为上。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