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各方云集-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各方云集

    这一刻,他忽然将所有事情全都串起来了。

    陌儿原本要去东霂,中途却突然折返,这其中必有什么事故,而澹台奕訢偏偏在这个时候被关进天牢,算算日子,陌儿离开东霂的时间恰好是澹台奕訢入狱的消息刚刚传来之时,而陌儿又与他相熟,此次忽然消失定然是前往南暻助他去了!

    一想到陌儿毫不犹豫地去为另一个男人以身犯险,他就觉得自己胸中的妒火快要将他点燃,恨不得立刻去杀了那个澹台奕訢,然而与此同时,心底那股浓烈的不安也逐渐扩大——若是,若是这一世陌儿依然不爱他……夜冥绝不敢再想下去,心里一阵猛烈的抽痛几乎要让他窒息!

    凤之尧顿时懵了,澹台奕訢出事,绝那么紧张干嘛?难道说……

    不会不会!凤之尧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绝明明是喜欢楼陌的,怎么会对澹台奕訢产生什么念头,更何况绝和他不过一面之缘而已!

    咦?不对啊,刚才墨痕说澹台奕訢和楼陌认识,那楼陌突然消失该不会是去救澹台奕訢了吧?

    我擦!这也太扯了吧!那要照这么说来,绝岂不是一厢情愿……

    “绝,你该不会是觉得楼陌在南暻吧?”凤之尧仍是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夜冥绝周身的气息更凛冽了,甚至隐隐散发着一种戾气,让人不寒而栗。整个人阴沉得可怕,透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凤之尧哑口无言,诚然,楼陌消失,这的确是最合理的解释,只是……绝这一去该不会要把南暻太子给灭了吧?他对此表示严重的怀疑!

    ……

    大风起兮!天下之势风云变幻,诡异莫测。

    不过月余的时间,各方势力已悄然云集南暻淮安城,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冬日,很多事情也就此改变了它原本的轨迹,可见天命之数,未可知也!

    ……

    “你说东宫有一个带着面具的女侍卫?”汶无颜眯了眯眼睛,夜冥绝给他的消息称他要找的那个人现在南璟皇室当中,他来到淮安城后立刻派人四处打探,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给找着了!

    戴面具的女子,武功极高,声音沙哑,寡言少语!

    言歌!你这一年来还好吗?

    有些账咱们是不是该好好清算一下了!

    “派人昼夜盯着东宫那边,务必找到她!”汶无颜冷声对红衣下令。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冷厉与恨意,与平日里的那个风流浪子判若两人,又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千机公子,汶无颜!

    南暻西川城外,初冬的寒风料峭,夹杂着些许湿气。南暻的冬日向来是不落叶的,但却掩不住其颓然之势,零零散散的再不复夏日那般生机。叶落知秋,该枯萎凋落的时候却还勉强挂在枝头,反倒平添萧瑟凄凉,不如潇洒离去,来年还能换得一个新生。

    远处,一男一女策马疾驰而来——

    “清玄,咱们真的要去南暻皇陵吗?”一个妇人模样的女子皱眉对身旁的男子问道。只见那女子身着麻色衣裙,长发高束,三十几岁的模样,眉目间带着一股子英气和锐利,岁月似乎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

    男子四十左右的年纪,面容硬朗坚毅,身穿一袭灰蓝色普通粗布棉袍,却依然不减其风华,显然不是寻常之人。

    若是楼陌在此,定会认出这二人正是七里镇的莫掌柜夫妻!

    “据可靠消息,那证据确在皇陵之中无疑,为我东霂江山计,为天下百姓计,我势必要取得那证据面呈圣上!”男子语气坚决,正义凛然之气溢于言表,然而其中还掺杂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怒火——皇权争斗如何他不管,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东霂数百年的基业作为赌注!

    但凡牵扯到江山利益,休怪他不顾念血肉亲情!至于那证据,哼,他此次势在必得!

    看出男子的坚决,女子眸光微黯,随即却又释然,自始至终她深爱的不就是这样一个为家国天下、为黎民百姓殚精竭虑的人吗!既然如此,刀山火海也好,龙潭虎穴也罢,她陪他一起闯过也就是了!

    “好!我同你一起!”女子定定看着眼前的男子,眸中的光彩异常夺目,恍若璀璨的繁星。

    读懂了彼此眼中的深意,二人相视一笑,仿佛年少初初相遇时那般默契无二!两个人之间相处久了,有些事情不必说,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彼此心领神会。

    “驾!”二人同声策马,朝着淮安城方向绝尘而去。

    冬日夕阳下,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似乎足以走遍余生,却还是跨不过命运的沟壑……

    冬月廿一,天德合,宜祭祀。

    南璟皇家祭礼正是在这一日举行。

    卯时三刻,皇帝沐浴更衣后坐上龙撵,皇后的凤鸾随行在侧,文武百官皆按照品级官位依次排列,一行人由皇宫正德殿前出发,浩浩荡荡地前往皇陵。

    南璟皇陵在淮安城中离皇宫十里外的九华山上,寻常人轻易不得靠近。此刻,楼陌和浅黛二人早已乔装打扮混在了皇宫的侍卫军中,一路跟随着祭祀的队伍前往皇陵。

    到了九华山,大祭司已经在此等候多时,南璟皇帝在他的示意下,净手,焚香,拜祭先祖,而后百官跪下朝拜,听大祭司诵读祭词。

    人群中,楼陌悄然抬首,打量着这个被南璟百姓传得神乎其神的大祭司——

    只见祭坛上站着的那人一身暗红色礼服,衣摆上绣满了不知名的符文,隔着重重人海,他的面容有些看不清,但可以依稀看见他的发丝竟全是银色的,忽而一阵寒风掠过,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那发丝泛起点点银光,随风肆意飞扬,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突然,一道锐利的视线朝着楼陌这边看来,楼陌慌忙低下了头,作俯首敬畏状,心中不由地暗道:这大祭司的感觉好生敏锐!隔着如此多的人群竟也能察觉到她的视线!

    然而在她低头的那一瞬间,大祭司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楼陌却并未发现……

    ------题外话------

    昨天某夏的生日,玩得有点晚,所以错过了审核时间,今天补上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