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阴差阳错-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三十二章 阴差阳错

    陇邺城西山大营内,墨风四人站在门外低着头一动不敢动,来来往往的将士们也都绕着走,完全不敢靠近分毫,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王爷的怒火波及……

    墨寒率先站不住了,悄然给墨风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你说主子这回不会是动了真火了吧?这把咱哥几个都搁在这儿晾了半天了,也不说话,是打是罚好歹给个准话呀!”他这心也跟着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着实难受……

    墨风刚狠狠瞪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叫他闭嘴就听见帐内一道带着隐隐怒气的低声传来。

    “都滚进来!”

    四人对视一眼,暗自松了一口气,此事的确是他们失职,受罚也是理所应当的,不过挨板子总比现在这当门神强,这来来往往的那么多人,再多站一会儿,面子里子怕是都没了……

    “请主子责罚!”四人刚一进帐便齐齐跪下认错,希望主子能看在他们认错态度还算不错的份上,不要罚得太重才好!

    夜冥绝坐在桌案后面,脸色阴沉无比,几乎能滴出墨来,周围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他才离开十日的功夫,这些人竟然就把陌儿给跟丢了!好容易打探到消息,说是陌儿去了东霂,他连夜追过去,却又晚了一步,陌儿已经离开东霂,去向不明!

    他血刹楼的情报网何时出过这么大的漏子?这叫他如何能不生气!

    “绝,有一个大消息告诉你!”凤之尧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兴冲冲地对着夜冥绝说道。

    老天保佑!墨寒在心里感叹不已,他从来都没觉得凤公子这么和蔼可亲过!主子刚刚一直不说话,那气场冷得他都快要窒息了!

    凤之尧踏进来之后方才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绝的脸色怎么那么冷,跟个冰块似的,还有,墨风几个干嘛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仿佛他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让他们感激涕零一样,他难道不是刚刚才进来么?

    “什么事?”夜冥绝嘴中冷冷地吐出三个字。

    凤之尧忽然觉得一阵冷风嗖嗖吹过,果然,天冷了还是要多加件衣服……

    “咳,”凤之尧清了清嗓子,一脸神秘地说道:“南暻怕是要乱了!”说罢便看向夜冥绝,似是在等着他发问。

    “说清楚!”夜冥绝皱眉,南暻皇室向来安稳,怎么会说乱就乱!

    凤之尧被他的冷厉震了一下,随即正色道:“还记得南暻新立的储君澹台奕訢吗?前些日子被打入天牢了!南暻对这个消息封锁得很紧,若不是即将举行的祭祀大典中没有安排澹台奕訢的位置,此事怕是还要瞒上好一段时日!”

    澹台奕訢?夜冥绝眼底划过一缕幽光,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人他曾在第一楼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对他的印象说不上好坏,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简单,而且不知为何,他似乎本能地对这个人有些排斥……

    而墨痕在听到“澹台奕訢”这个名字后眼神微闪,眼底有一丝不安划过——坏了,他貌似有件重要的事情忘记告诉主子了……

    墨痕的古怪反应自然不会逃过夜冥绝的眼睛——

    “墨痕!”

    “主子!”墨痕忽然身体一紧,心里暗道:完了完了,这下大概真的要把主子惹毛了!

    “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夜冥绝微微眯着眼睛,危险地看向他。

    “属下,属下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主子了……第一楼鉴宝大会那日,拍卖结束后楼姑娘去见了南璟太子……”感觉到周边骤降的温度,他不敢抬头去看主子的脸色,声音也越来越小。

    “啪!”的一声,夜冥绝手中的茶杯碎成了粉末状,显然是动了大怒,周身一种名为暴虐的气息嗖嗖地直往外冒!

    我去!这么大的事墨痕这小子脑子怎么长的,竟然能忘了说!以绝对楼陌的重视程度,墨痕这次是怕是要脱层皮!凤之尧心中暗暗腹诽道。

    墨风三人下意识地往旁边退了两步,免得被主子的怒火波及,这种时候还是应该自保为主,兄弟情义什么的先往后放一放……

    “请主子责罚!”墨痕心一横,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谁让他没转过来弯儿呢!

    不过说起来这事他也实在有些冤枉,当时他奉命去查烈焰阁的事,恰巧碰见陌姑娘和南暻太子进醉情楼,只是那会儿他还没见过陌尘此人,自然不知道自家主子对其不同寻常的态度,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后来在得知楼陌和陌尘是同一人以后,他就被派去暗中保护楼陌姑娘,一时间也没想起来这茬,直到方才凤公子提起南暻太子……

    夜冥绝此刻只觉得心中堵了一口气,似是要爆炸一般,陌儿既然在鉴宝大会后见过那个澹台奕訢,那就说明他们定然早就相识,否则以陌儿的性子,绝不会无故去见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等等!他记得当时陌儿将他送的那把焦尾转手就送人了,现在看来,她该不会是送给那个澹台奕訢了吧?

    该死的!夜冥绝握紧了拳头,手臂上青筋毕露,抬头看见站在面前的墨痕,顿时气儿不打一处来,蠢成这个样子确实该好好收拾收拾了!

    “自己回暗部去领罚!”

    墨痕闻言只觉得后背一紧,却仍是立时应道:“是!属下领命!”

    墨风三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回暗部受罚……墨痕怕是得脱层皮!然而这已经是主子格外开恩了,主子有多看重楼姑娘他们心知肚明,先是跟丢了人,现在又忘了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禀告主子,要是以主子以往的个性,墨痕怕是根本就不可能继续留在血刹楼!

    “慢着!之尧,你刚才说澹台奕訢被关进天牢了?”夜冥绝忽然开口,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得几乎让他抓不住。

    “啊?对啊,是这样。”凤之尧愣了一下,绝不是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吗?

    “什么时候的事?”

    凤之尧想了想,“大概是一个月前的样子。”

    一个月前……

    “准备一下,立刻动身去南暻!”夜冥绝眼神一紧,犀利的目光倾泻而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