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促膝长谈(上)-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十三章 促膝长谈(上)

    第十三章 促膝长谈(上)

    转眼十日过去了,楼陌的凤凰诀已经修炼到了第二层,虽不能做到踏水无痕,但飞檐走壁还是不成问题的。

    于是,心情大好的楼陌去到厨房准备晚上给大家做晚膳。不多时,沐轻扬走了进来,给她送刚从竹林里抓来的野鸡:“小师妹!这是你让我帮你抓的野鸡!”今天运气不错,抓到了一只大个的,沐轻扬暗自高兴。

    再次听到这声语带兴奋的“小师妹”后,楼陌心态崩了,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同这位二师兄“好好谈谈”了!

    楼陌放下菜刀,拍了拍手上的面粉,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二师兄!我有件事想和你谈谈!”

    看到楼陌嘴角挂着的有些不怀好意的“微笑”,沐轻扬忽然打了个寒战,“小、小师妹!你有什么事直说就好!”分明只是个十岁的小女孩,却让他这个大她六岁的师兄有些莫名的畏惧,真是奇了怪了!

    又是“小师妹”!楼陌简直要骂人了,不把这个“小”字挂在嘴边能少块肉吗!

    “二师兄,其实你可以喊我‘师妹’,或是直接叫我‘楼陌’就好,那个‘小’字能去掉吗?”楼陌努力压了压她险些要暴怒的冲动,试图同她这个一根筋的二师兄商量。

    “可是,这于礼不合啊!况且,你本来就是我们的小师妹啊,我毕竟大你六岁……”沐轻扬显然并没有体会到楼陌的意思,仍然坚持他的称呼。

    “呼--”楼陌努力地做了一个深呼吸,还是没忍住她的暴脾气--

    “二师兄,你出来,咱俩打一架,要是我赢了,你把那个‘小’字给我去了!要是我输了,以后随你怎么称呼,我绝无二话!”楼陌一捋袖子,拉着沐轻扬就往竹林空地中去……

    “诶--诶--小师妹,你--”不待沐轻扬说完,楼陌已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二话不说就是一拳头。

    沐轻扬急忙错步闪开,“小师妹--你要切磋也可以,但咱们点到为止啊!”看到楼陌来真的,沐轻扬也不含糊,立刻迎了上去。到底是十六岁的少年,胜负欲最强的时候,他可不想输给这个刚入门的小师妹!

    为了避免伤到小师妹,沐轻扬并未使用内力,而楼陌也没有用才修炼的凤凰诀,一来是不想用师父教的东西应对二师兄,免得他心中不快;二来她前世的军拳、格斗、擒拿术在这些天已经练得差不多了,虽然力度尚有欠缺,但对付沐轻扬已经足够了!

    两人就这样赤手空拳地用招式打得如火如荼,沐轻扬自小习武,底子自然扎实,而楼陌最是擅长近身搏击,身手灵巧,沐轻扬在楼陌身上竟是未占到丝毫便宜!

    一刻钟后,沐轻扬再次出掌,却只见楼陌身子突然向后一仰,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生生避了过去,人已来到沐轻扬身后,抓住他的双肩猛然踢向他的双膝,沐轻扬来不及看清她的招式便已轰然倒地!

    “二师兄,承让了!”楼陌伸手拉起了沐轻扬。

    “啪!啪!啪!”一旁闻声前来看热闹的三人鼓起了掌,司星辰更是兴奋地跳了起来:“楼陌!好样的,连我都打不过二师兄,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是因为你笨!”楼陌毫不客气地回他。

    司星辰竟无言以对,和这个天赋异禀的师妹比起来,他的确不怎么聪明……

    “师妹,是二师兄输了,心服口服!”沐轻扬也不矫情,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立马改了口。

    奕訢和司星辰听到这句“师妹”便明白了,二人相视一笑,看来,楼陌果然很讨厌别人称她为“小姑娘”、“小师妹”之类的,现在看来,楼陌对他们还是很客气的,瞬间心里平衡了!

    “好了,轻扬啊,还有奕訢、星辰,你们现在可是服气了?师父我可不是什么徒弟都收的!”百里流觞看到这一幕,不由地在心里暗暗夸赞楼陌,这丫头果然聪慧,竟然想到以此来让几个师兄信服,有勇有谋,不错!不错!

    “是!谨遵师父教诲!”三人齐声应道。

    解决了称呼这一问题,楼陌心情畅快了不少,转身回厨房继续准备晚膳去了,留下这师徒四人在院中喝茶、下棋。

    晚膳楼陌特意加了几个凉菜,师父开了一坛自己酿的屠苏酒,师徒五人把酒言欢,谈笑风生,可谓是其乐融融。

    夏日的夜晚,窗外下起了小雨,楼陌睡不着,便索性披了件衣服起身。站在屋檐下,楼陌伸出手去触碰那雨丝,隐隐有一丝凉意传来,她忽然很想出去走走,没有撑伞,就这样信步走到了竹林外的小山坡上。许是下雨的缘故,夜空中漆黑一片,一颗星星也无,空气中满是湿润泥土的味道。

    楼陌随意找了块石头坐下,雨丝滑落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她望着眼前的山谷,有些出神。前世她也习惯一个人在下小雨的夜晚出来散步,同样也是不带伞,她喜欢那种雨丝洒在身上的感觉,清凉中透着冷漠,让她的心能够平静下来。

    其实今日之事,并非全是为了那个所谓的称呼,毕竟她若是真想要让二师兄改掉称呼,多的是办法。只是楼陌看得分明,这个二师兄虽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对于师父如此疼爱她这个小师妹,还将凤凰诀传给她,心里定是有些不舒服的。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楼陌表示理解,但心结还需早日解开为好,免得日后生出事端来影响他们师兄妹之间的感情。

    而在楼陌看来,对付二师兄沐轻扬这样的“木头”,打架,就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解决方式。果然不出楼陌所料,经此一事,二师兄心结已解,对自己的称呼也再也不会带上那个“小”字了……

    楼陌正想着,忽然发现没雨了,抬头一看,竟是奕訢!

    “师妹怎么也不打把伞!可是想再喝几日白粥?”奕訢难得的调侃道,语气中却带着关心,随即在楼陌身旁的石头上坐下,将伞又往楼陌那边靠了靠。

    “噗嗤--”楼陌笑了,这一刻竟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格外的顺眼了,“我身子没那么弱,何况,我喜欢淋雨!”

    “哦,是吗?的确,淋雨确实能让人清醒呢!”奕訢淡淡地道,似是想起了什么。

    “师兄--也这样觉得吗?”楼陌只觉得奕訢是个有故事的人,一直以来,她都觉得看不透这个人,总觉得他不似表面这般云淡风轻,所以始终对他存有一丝防备之心。

    “呵呵,师妹对我防备颇重啊!”奕訢似笑非笑地望着楼陌。

    楼陌心下一惊,却又听他道:“师妹不必如此,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他顿了顿,“师妹是个心思剔透之人,从今日之事便可观之一二。”

    “师父的酒,你今日可没少喝啊!那酒后劲儿大得很,倒是看不出来你酒量竟这样好!”他话锋转的太快,楼陌有些莫名。

    “师兄酒量也不遑多让!”楼陌凉凉地回了一句。

    “哈哈--师妹可有兴致听我讲个故事?”奕訢难得这样大声地笑。

    “荣幸之至!”楼陌挑眉。

    ------题外话------

    奕訢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故事呢?下章见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