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临危受命-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临危受命

    “好了,既然陌陌不想让我知道,那我自然不会让你为难,不过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我可是非常乐意为陌陌效劳的!”说罢就带着红衣一起转身离开了。楼陌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这人是不是也太善变了些?

    罢了,不去提他,正事要紧,楼陌思量了片刻,便去了姚氏三人暂住的屋子。

    房间内,楼陌进来后随手关上了门。只见姚氏上前一步,定定问道:“敢问公子可是姓楼?”

    楼陌心下一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是如何,不是又如何?”她与姚氏素未谋面,姚氏应该不认识自己才是,难道她是受大师兄所托来找自己的?

    姚氏再次向楼陌跪下:“倘若公子是姓楼,那么妾身有一物还请公子过目!”说话间,她已从怀中掏出一只玉扳指来递给楼陌。

    接过那玉扳指一看,楼陌顿时变了脸色——这是她曾经送给大师兄的东西,上面还有她亲手刻下的“君子如玉”四字!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握紧手中的玉扳指,楼陌语气冰冷,目光犀利。

    “妾身夫君是太子一派的旧臣,今太子蒙难,特命妾身来向公子求援,以此信物为凭!”姚氏抬头直视楼陌逼人的眼光,毫不躲闪,眼底一片清明朗然之色。

    “白起是太子的心腹?那他现如今人在何处?太子手下能人异士何其之多,又为何会命你一介妇孺带着两个孩子来找我?”楼陌眯着眼睛问道。此事疑点重重,由不得她不怀疑。

    “回公子,自太子被诬陷入狱,其它几位皇子联手打压太子一派,半个多月的时间,太子一派的臣子已经折损得七七八八了,夫君他也是因此而被人故意寻了错处,借题发挥,三日前,已经问斩了……”姚氏神情悲戚,语带哽咽,白笙和白澈也是身形一颤,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低声啜泣。

    少倾,姚氏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太子手下出了细作,直到现在尚未查出是谁,因此很多人都不敢用,这才命妾身前来,之所以带着两个孩子,一是妾身受夫君所托不放心他们,二是希望能够掩人耳目。”

    “那你可知今日之事本就是一个局,有人故意借你们引我出现!”楼陌开口问道。

    “妾身知道,但妾身委实是没有办法,如果不趁机脱离流放的队伍,妾身又如何才能找到公子!故此只能将计就计,先离开他们的视线,再找机会去寻公子。所幸天不亡我,救妾身之人恰是公子的朋友,否则,妾身怕是还要多费些周折。”姚氏颇有些感慨,对汶无颜也是充满了感激。

    如此,倒是能说得通了。

    姚氏所言并无任何漏洞,她和两个孩子的神情也不似作假,而那个玉扳指更是让她不得不相信,毕竟如果不是大师兄亲口所托,仅凭玉扳指上的四个字,姚氏绝无可能知道她姓楼,更不可能认识她!

    至此,楼陌心中的最后一丝疑虑也打消了,只是,接下来该如何安顿他们还需细细思量。

    “抱歉,事态紧急,我不得不多做防备,还请你莫怪!”楼陌郑重表示歉意,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她方才的怀疑和不信任是事实。

    姚氏连忙称不敢:“情况特殊,公子思虑周全也是应该的,妾身怎会见怪!”

    略想了想,楼陌问道:“接下来,你们有何打算?”如果他们需要的话,她可以给他们安排一个去处,当然,一切以他们自己的意愿为准。

    姚氏脸上划过一抹悲色,“夫君已故,妾身别无所求,只愿能亲眼看见太子殿下洗清冤屈,为夫君正名!还请公子看在太子殿下的面子上,对妾身三人照拂一二!”说着便又要给楼陌跪下,楼陌一把拦住了她。

    “若你们想要跟在我身边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如今情况复杂,我不一定能护你们周全……”楼陌认真同她说道。她必须把最坏的情况告知他们,让他们先有个心理准备,这也是对他们的性命负责。

    谁知姚氏竟坚持要留下来同楼陌一起,连同两个孩子也直言不离开,楼陌只好尊重他们的意愿。

    “你可知太子殿下究竟是因何而获罪?”楼陌忽然沉声问道。大师兄传信只说是要她前来助他,对于原因却只字未提,而烈焰阁的在那边的人也暂时还未查明事情的始末。姚氏既然得大师兄信任,想来对其中内情应该会知晓一二吧?

    然而姚氏却是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事情最古怪的地方,半个月前,陛下突然传召太子殿下入宫商议要事,然而一直到后半夜太子殿下都未出宫,也未有任何消息传来。直到第二日早朝时,众臣子方知,殿下触怒圣上,已经被关进了天牢中,陛下甚至亲自下令,不许任何人探视、求情,更不许任何人提及此事!”

    “殿下刚回到皇室不久,根基本就不稳,被立为储君后更是引来颇多人的忌惮,此事一出,朝堂上的各方势力纷纷蠢蠢欲动,落井下石,陛下对此竟作壁上观,默许了这些人暗中所做的手脚!”姚氏将她所知道的情况——向楼陌道明,然而楼陌却更困惑了——

    “难道你们就没有人询问过殿下吗?殿下怎么说?”南暻皇帝的态度尚且情有可原,毕竟大师兄流落在外多年,感情淡薄是自然的,可大师兄难道没有半点法子就这般任人诬陷诟病不成?真相如何应该再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了!

    怎么会没问!姚氏叹了口气,道:“东宫的谋士费尽周折见了殿下一面,但奈何殿下什么都不肯说,只是嘱咐妾身来寻公子……”太子一派之人就是再想要查明真相,可殿下不配合,一点线索都不肯透露,再多的谋士也只能是束手无策啊!

    楼陌心中的疑惑逐渐扩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大师兄闭口不言?就算是担心东宫之中的人不干净,但总该有几个能够信任的心腹吧,万不该是这种情况才是,大师兄现在的态度倒像是认命了一般……

    看来她必须先想办法见他一面才是!楼陌暗暗想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