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白门姚氏-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二十八章 白门姚氏

    南璟的规矩,被刺配流放之人到了目的地,如果有人愿意花赎金相购,是可以签下卖身契作为奴隶的,这对于那些被流放之人来说无疑已经是最好的归宿了。

    楼陌淡淡扫了他一眼,语气异常平静:“我以为你做事向来只凭心情。”

    汶无颜一滞,随即哑然失笑,道:“果然还是陌陌你懂我的心意!也罢,本公子今日心情好,红衣,去帮他们一把!”

    红衣应声而去。

    楼陌却是微微皱眉,她以为汶无颜不会理会这档子事的,难道说……他猜到了什么?

    “怎么,陌陌似乎很惊讶我会出手?”汶无颜嬉笑道。

    放下筷子,楼陌淡淡道:“这件事情不那么简单,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

    汶无颜笑笑,不在意地道:“这是个诱饵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左右我和澹台奕訢没什么瓜葛,也不会受他们掣肘。”

    他的话似乎意有所指……是了,楼陌忽而想明白,这个陷阱只针对和澹台奕訢有关联之人,汶无颜出手最多不过是个多管闲事,于背后之人的计划而言根本无关痛痒,能够用作诱饵的人可不在少数,汶无颜救得了一次救不了所有。

    “你没必要帮我。”楼陌已经可以肯定汶无颜这么做的目的,但她不需要他的帮助,更不愿欠下这个人情。

    “噢?帮你?陌陌的意思是说你原本打算救外面那几人?”汶无颜开始装傻,一脸疑惑不解地问道。

    楼陌蹙眉,如果他有什么要求倒还好说,可他这般倒让她有些无所适从,算了,既然人都已经救了,那么以后找个机会还了这个人情也就是了,说到底她也不可能真的不救那些人,只是会兜些圈子罢了,而汶无颜的做法无疑是最简单有效的。

    很快,红衣带着几个身穿囚服的人进来,“主子,人带回来了。”

    汶无颜看向楼陌,示意这几个人交给她了。

    楼陌打量着面前的几个人,一个妇人,身边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和一个十来岁模样的男孩,三人皆是衣衫褴褛,发丝凌乱,脸上黑乎乎一片几乎看不清面孔,唯独那眸子倒是极为黑亮清澈,还夹杂着一股浓烈得化不开的恨意。

    楼陌忽然收回了视线,道:“人是你救的,怎么处置与我无关,我还有事先告辞一步!”说着便起身离开,在柜台上留下了一锭银子,临出门前却又略带深意地看了汶无颜一眼。

    汶无颜顿时领会了她的意思,这里想必还有布局之人的耳目,陌陌若是在这个时候把人带走了,那和她刚才直接出去救人没有任何分别,反倒成了欲盖弥彰了。不过这样也好,看来他又有了一个去找陌陌的借口了!汶无颜暗暗得意。

    倒是那名妇人看着楼陌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察觉到汶无颜的目光后又迅速低下了头……

    烈焰阁名下的醉情楼开遍了整个临渊大陆,西川城自然也有醉情楼的分号。

    楼陌与浅黛离开食肆后便不急不忙地来到了醉情楼。

    醉情楼和醉欢阁都属烈焰阁的势力,这一点虽说没有放到明面上来 ,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清楚。以汶无颜的聪明,连她和大师兄之间的关系都能窥测一二,只要联想到她屡次出入醉情楼,就不会猜不出她与烈焰阁的关系,相信很快他就会把人送过来,果不其然,天色刚刚暗下来,浅黛便敲门走了进来——

    “公子,汶公子来了。”浅黛对楼陌悄声道。

    “请他进来吧!”楼陌神色不变。

    不一会儿,汶无颜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白日里救下的那几个人,身上的囚服已经换了下来,显然已经梳洗过一番。

    “陌陌,你藏得倒是够深的啊!”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汶无颜语带调侃地道。

    上次陌陌与澹台奕訢在醉情楼见面,他的人一直在暗中守着,后来只见着澹台奕訢出来,陌陌却是始终不曾出现,他便已经有些怀疑。直至那天在树林里见到浅黛,他心中的猜测又更加确定了一些——浅黛是烈焰阁的人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而能让浅黛恭敬地称一声“公子”的人,这个身份根本不做他想,必是烈焰阁无情公子无疑!楼陌,陌尘,这可不是巧合!只是没想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无情公子竟然是个姑娘!不过陌陌确实担得起这个身份。

    楼陌挑眉回道:“是吗,可你不还是发现了吗?”

    她原本也没想要隐藏身份太久,只是没有想到汶无颜居然这么快就猜到了。说起来她与烈焰阁的关系现在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除开闻子兮不提,大师兄、夜冥绝,现在再加上一个汶无颜,甚至连南宫杉都应该已经猜到一二……不过好在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南宫浅陌的身份。

    汶无颜笑而不语,自去旁边椅子上坐下,而跟在他身后的三人便显了出来。

    那名妇人倒也乖觉,不过片刻的功夫便已察觉出眼前坐着的这位公子才是决定他们命运的人,于是连忙拉着两个孩子上前一步给楼陌跪下,道:“妾身多谢恩公救命之恩,以后定当为公子马首是瞻,绝无二心!”

    “你们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回公子,妾身是罪臣白起之妻姚氏,这是夫君的妹妹白笙,这是妾身和夫君的儿子白澈。”那妇人——答道,说着又让白笙和白澈分别给楼陌磕头问好。

    楼陌自然不会让他们跪着磕头,忙给浅黛使眼色示意她将几人扶起又对浅黛低声道:“这里不方便,让咱们的人去先将他们安顿下来,晚些时候我有些话要问他们。”

    浅黛点点头正要带他们离开,却又听楼陌在身后小声嘱咐道:“小心行事,万莫暴露了咱们的人。”

    “怎么,陌陌这是有话不想让我知道了?”浅黛带着姚氏三人下去后,汶无颜一脸幽怨地望着楼陌。

    楼陌满脸黑线,“汶无颜你很闲吗?”

    “还好还好!现在恰好有空。”

    “好奇心害死猫,这一点你应该清楚。”楼陌冷冷道。

    汶无颜却是笑得一脸灿烂:“陌陌是在关心我吗?”

    楼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