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弥补遗憾-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二十四章 弥补遗憾

    不待沐轻扬开口,就见楼陌冷冷扫了他一眼,冷笑道:“二师兄这是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吧!”

    沐轻扬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本就不善言辞,这会儿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一时间窘迫不已。

    莫掌柜夫妻二人对视一眼,摘下了斗笠,莫掌柜上前一步对楼陌拱手道:“还请楼公子莫要见怪,救命之恩,我夫妻二人思量再三,还是应该同你当面致谢,这才央沐先生带我们前来打扰的。”

    楼陌淡淡道:“致谢就不必了,我原本也不是想救你们。”

    莫掌柜闻言先是一愣,而后被一旁的夫人扯了扯袖子,转而继续道:“不管怎样,这救命之恩我们夫妻二人必是铭记于心,来日定当厚报!”

    “那如果说我现在后悔救了你们二人呢?”

    “楼公子……”莫掌柜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位楼公子实在有些……不按常理出牌啊!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救你们也并非图什么人情,不过顺手罢了,你们不必放在心上!”楼陌似乎有些不耐烦。

    指了指门口,楼陌道:“我还有事要忙,诸位请吧!”

    “师妹,你真的……”沐轻扬喃喃道。

    楼陌已经别过头去不看他,流云见状上前一步,道:“沐先生,三位请吧!”

    沐轻扬只好悻悻转身离开,临踏出门前的那一刻,楼陌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沐轻扬心下一喜,却听得楼陌道:

    “二师兄,奉劝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免得引火烧身!”

    沐轻扬不禁有些失望,苦笑道,“多谢师……师弟提醒!”

    楼陌拧眉,二师兄怎么就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呢,那幕后之人本事确实不小,可莫掌柜夫妇又岂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说句不好听的,人家未必就需要他的帮助!

    流云送走三人后,回到房间,看着楼陌有些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就问吧!”楼陌揉了揉太阳穴道。

    “公子,你昨夜为何一定要冒死救那二人,而今日却又……”流云实在有些难以理解,公子这行为难道不是有些自相矛盾吗?救人的是她,不愿帮忙的也是她,明明是救了人却又不愿承情,甚至还让人误会……

    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滚烫的茶,茶叶在杯中上下翻腾,最终归于平静。

    楼陌苦笑一声,道:“救他们的确不是出于我的本意,只是弥补很多年前的一个遗憾罢了。至于为何不愿帮忙,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莫掌柜夫妻身份不一般。”

    见流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楼陌继续道:“照理来说,经历过这样的生死大难,好容易捡回一条命,又炸死以脱身,不该立刻远走他乡避难吗?他们非但没有急着离开,反倒今日来跟我道谢,而就在刚才,你可见他们二人脸上有一丝一毫的慌乱之色?”

    流云摇头,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二人确实有些古怪,仿佛已经胸有成竹了一般……

    “他们或许根本不需要我的帮助!自始至终,你可听见他二人开口向我求助了?不过是二师兄自作多情罢了!”楼陌叹了口气道。

    流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可是公子,你为何不同沐先生说明白呢?”流云还是不能理解,看刚才沐先生那副失望的样子,显然是误会他们公子了。

    “说明白?以二师兄的倔性子,别异想天开了!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先去看看青风吧,我一个人静一静。”提到这个楼陌就觉得一阵头疼。

    流云自是退去不提。

    房间内,楼陌斜躺在了床上,眼角微涩——

    她今日对莫掌柜二人说的话并非是推诿之词,冲进火场救人,她真的不是出于本意,而是一种弥补遗憾的心理,弥补对昔日好友的亏欠……

    往事如烟,不可追矣。

    时隔这么多年,那件事始终是横在她心底里的一根刺,拔不掉,也忘不了。

    那年她和韩林、俞玥一起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由于组织内部的情报信息出现了泄漏,韩林和俞玥被困在了一间废弃仓库中,而她当时的任务是潜伏卧底,为了不暴露身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仓库爆炸,燃起漫天的大火,自己的挚友在那场大火中丧生,却不能施以援手!甚至不能流露出丝毫悲伤的情绪!

    更让她感到无地自容的是,直到发现言峥背叛她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害死韩林和俞玥的幕后真凶,而那个时候,她已经无能为力了,曾副队已经掌控了整个支队,她自己也命丧言峥和席晨之手……

    这也就是为何昨夜在知晓莫掌柜夫妻二人被困火场后,她会不顾生死地冲进去救人的原因,那种明明能有机会救人,却眼睁睁看着对方一点点地被大火吞噬殆尽的感受她实在不愿再经历一次了,或许是出于愧疚,或许是出于补偿,又或者是为了心里的那份不甘与挣扎,她无法看着那二人葬身火场!

    如果时间倒回再重来一次,她还是会选择冒死进去救人,哪怕那人与自己并无多大瓜葛!

    然而讽刺的是,她救得了莫掌柜夫妻,却再也救不了韩林和俞玥……甚至在明明知道幕后真凶后都无法给他们报仇雪恨,还他们一个公道!可见命运弄人,谁,都逃不过。

    ……

    “公子,南璟那边的急信!”流云匆匆推门进来,将手中的信件递给楼陌。

    楼陌闻言心里“咯噔”一下,南璟,莫非是大师兄?以大师兄的性子若非真的遇到什么天大的难关必不会轻易向自己写信求援。一把接过信来,三两下将信封拆开——

    看完信,楼陌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果然是大师兄遇到麻烦了!看来她回上京城的行程怕是要推后了。

    “流云,青风的伤势还不宜行动,你和颜舞留下来照顾他,浅黛同我即刻动身前往南璟!”楼陌面色冷凝地低声吩咐道,手中握着的信件已经被揉成一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