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相生相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一十七章 相生相克

    一番话说下来,楼陌有些口渴,一只杯子递过来,她想都没想接过来就喝了两口,放下杯子时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刚刚倒给夜冥绝的那杯茶吗?大爷的,她真的有洁癖啊!

    “陌儿说完了?”夜冥绝就这样大喇喇地躺在楼陌的床上,悠然问道。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要叫我‘陌儿’,我会起鸡皮疙瘩!”楼陌正色补充道。心里却在想,一会儿赶紧去漱个口……

    夜冥绝轻笑一声,随即开口——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再者说了,闻老爷子是长辈,他的面子我不能不给,而且,我也确实觉得这个提议不错。至于今晚的事,我是无心之失,陌儿你却是有心之过,当然了,我不会怪你,但毕竟我这伤口还疼呢,不如等我伤好再说?”

    夜冥绝十分坦然地强词夺理,果然,不常耍赖的人耍起赖来就不是人--明明是无稽之谈,可却偏偏让人无言以对!

    “你的意思是在你伤好之前,我都得对你负责了?”

    楼陌眯着眼睛问道,她此时忽然有些怀疑,这个人真的是夜冥绝吗?画风貌似不大对啊!若不是她自己也没见过夜冥绝的真实面目,此刻还真想把那张碍事的面具摘下来一探究竟。

    “陌儿难道不该对我负责吗?”夜冥绝是打定了主意要赖着楼陌,此刻面子什么的都已经被抛之脑后了。

    楼陌闻言冷笑:“正所谓医毒不分家,你就不怕我给你伤口上加点什么,要了你的命?”

    夜冥绝笑笑:“还是那句话,我信你。”

    “是吗?”楼陌嗤笑,“希望你一会儿还能这么认为。”

    夜冥绝倏地一滞,当下一运气却发现自己竟然内息全无,于是惊讶道:“你何时下的毒?那杯茶你明明也喝了。”他进入这个房间什么都没有碰过,除了陌儿给他的那杯茶,可是,陌儿自己也喝了啊!

    “早就提醒过你,我的伤药可不是那么好用的!”楼陌轻哼一声,以为她在逍遥谷的三年都用来吃饭睡觉了吗!她对毒术虽然不如司星辰那般精通痴迷,但放倒一个夜冥绝还是没问题的。

    “伤药有毒?”夜冥绝显然不大相信,他虽不通药理,但常年在战场上没少受这些个刀伤剑伤的,故而对于治疗伤口的药还是略知一二的,刚才陌儿给他上的药分明是上好的金疮药,怎么会有毒呢!

    楼陌轻蔑扫了他一眼,“谁说伤药就一定有毒了?不过是万物相生相克罢了,我楼陌的药自然是好药,茶也是好茶,只是你无福消受,这可怨不得我。”

    夜冥绝闻言挑眉赞道:“陌儿果然聪慧过人!”当然,若这聪慧不是用在他身上就更好了……

    “你说,我现在是应该把你扔出去呢,还是扔出去呢?”楼陌抱臂斜倚在床边,似笑非笑地说道,眸中满是不怀好意。

    夜冥绝忽然没由来地笑了,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即便是隔着半张面具也能感受到他那灿若桃花的容颜该是怎样的绝世!宛若三月暖风融化了千年的寒冰,楼陌一时间被恍了神去,原来夜冥绝笑起来竟这样好看!

    “陌儿可是被我迷住了?”夜冥绝伸手在楼陌眼前晃了晃,调笑道。心里却暗自得意,看来露出真面目也不是完全不可行嘛,至少颜值这方面绝不会给他减分!

    “你不要想太多!”楼陌回过神儿来,冷冷说道。心里却暗暗鄙视自己,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样款式的男人她没有见过,怎么就被这个恶劣的男人给夺了心神去,实在是太没出息了!

    “好了,说正事,闻府的事,你怎么看?”夜冥绝见好就收,生怕再把人惹毛了,再来一次的话,陌儿下的毒可绝不会是让他暂时无法动用内力这么“温和”的了!

    楼陌打量了他一眼,道:“我怎么看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她就不信她走后闻老爷子会不把自己想法告诉他,简直是明知故问、没话找话!

    夜冥绝被噎了一下,却也没有太过在意,继续道:“刺客事件的幕后之人是二皇子贺兰瑾瓈,这里面的水比你想象的要深得多,闻府最好不要牵扯太深,你也一样。”

    “贺兰瑾瓈心思的确够深,但我也并非一张白纸,他意图挑拨离间一石二鸟,焉知我不会将计就计落井下石?”

    楼陌闻言确实有过一瞬间的震惊,但随即便也释然了,诚然,这件事表面上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三皇子贺兰瑾瑜和大皇子贺兰瑾琰,但稍微往深处想想便能觉出不对来,无论这二人在圣上面前谁输谁赢,到最后得益最大的可都是他贺兰瑾瓈!

    好一个心思玲珑剔透、手段阴狠毒辣之人!

    夜冥绝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可知西霄皇帝为何至今仍未立储?”

    “呵!”楼陌冷笑一声,“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古往今来帝王的通病不过如此,天家无情,在至高无上的权力面前孝义廉耻都不值一提,父子亲情又算得了什么!”

    西霄皇帝如今不过五十余岁,说是正当盛年也并不为过,这个时候立储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凡上位者哪个会轻易将自己手中的权力交出去呢?

    一山不容二虎,纵观中国古代那么多的朝代,为了争权夺势父子相杀、兄弟相残的事情屡见不鲜,那点子血脉骨肉之情真的不值一提。

    夜冥绝却笑着摇头。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一半一半吧,”夜冥绝淡淡道,“西霄皇帝不愿立储,却是有这方面的顾虑,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已故宸妃,也就是三皇子的生母,愧疚也罢,补偿也好,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心里头最属意的储君人选其实是贺兰瑾瑜。”

    楼陌闻言皱眉,贺兰瑾瑜他……并不不适合那个位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