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沐浴风波(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沐浴风波(下)

    白色的丝绸浴袍本就是楼陌根据现代的样子让锦舞做的,腰间只一根腰带束着,不做什么大动作的话倒也严严实实的,不该露的一点儿不露,可穿着它跟人动手,结果可想而知——几番纠缠之下,浴袍领口处散开了些,露出了圆润的肩头,此刻正专心于打斗的楼陌却浑然不觉,倒是一直看着她的夜冥绝眸色一深,呼吸顿时就乱了节奏……

    “嘶——”夜冥绝一时恍神,胳膊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顺着手臂往下流,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似的,趁着楼陌皱眉的功夫,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

    楼陌凝眉:“放手!否则接下来我的匕首划的可就不仅仅是胳膊了!”

    见夜冥绝没有反应,只是盯着自己看,楼陌觉得好像哪里不大对,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登时火冒三丈,这个流氓!被他握住的手将匕首一转,再次朝着他的肩膀刺去,这次他干脆躲都不躲,任由那匕首刺入肩膀,只是闷哼一声,却仍旧不撒手,目光更是一动不动地盯着楼陌。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楼陌危险地说道。

    “你不会,我信你。”

    区区六个字而已,却让楼陌心头一震,人都说杀手多疑,而唯一一个能够博取杀手信任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命交给她。然而,她何德何能,能让堂堂血刹楼楼主说出这“信任”二字!

    冷笑一声,楼陌眼中闪过一丝嘲讽,曾几何时,她也曾如此信任过那个人,可结果呢?以生死相托的信任只换来了粉身碎骨的惨淡收场和满心满目的荒凉寥落!

    呵呵,这世上最值得信任的唯有自己!

    “别轻易说信任,代价你付不起!”楼陌淡淡说道,似是劝阻,似是自嘲。

    明明是那样平静的语气,却偏偏让人觉出一种荒凉萧索之感。

    看到陌儿眼中的冷漠和讥讽,夜冥绝只觉得无比心疼,陌儿的顾虑他自然清楚,但他想要她知道的是,他是不一样的,他一旦爱了便是永不辜负!

    陌儿,我会一点点地让你卸下心防,直至爱上我。

    “陌儿……”

    “不是都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吗,叫我楼陌,咱们之间没那么熟。”楼陌冷笑,说着就将匕首拔了出来,有一点夜冥绝说对了,她的确没有想要杀他,不过是想给他个教训罢了,否则刚才匕首刺入的地方就不会是肩膀,而是脖颈。

    夜冥绝对楼陌的话恍若未闻,松开手自顾自地走到楼陌床上坐下,“我来是想问问,陌儿对于闻老爷子的安排有何感想?”

    看着这人非但不走,还相当不客气地坐在了自己的床上,楼陌只觉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她刚让流云换过的床单!

    “起来!”眼看着他身上的血就要滴到床单上,楼陌低声吼道。

    “失血过多,起不来了。”夜冥绝理所当然地赖在那不走,仿佛真的没力气了似的。事实上,比这严重的伤他不知受过多少次,这点子皮肉伤他还真不放在眼里,只是,难得有如此好的亲近陌儿的机会,若是错过了岂不可惜?

    楼陌登时气了个仰倒,这算什么,碰瓷儿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

    “陌儿确定要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再过一会儿我怕你这张床就要重新换过一遍了。”夜冥绝嘴角上扬,仿佛破罐破摔地说道。

    夜冥绝,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看着自己的床,楼陌深吸了几口气,到底还是受不了床上被血沾染的样子,快速从一旁的柜子中取出了伤药和绷带丢给他,她方才那两刀虽不在要害,但这么一直流血下去,夜冥绝怕是也够呛。算了,就当看在闻老爷子的面子上,让他包扎好伤口赶紧滚。

    “我手臂受伤了。”夜冥绝看着楼陌隐忍怒火的样子,不禁颇为好笑,忍不住再次撩拨她。

    “我只伤了你一只手臂!”楼陌咬牙道。

    “我是右撇子。”

    楼陌:……

    她好想揍人怎么办?

    一刻钟后,夜冥绝满意地摸了摸手臂上的绷带,一本正经地道:“陌儿以后还可以再温柔一点。”

    “夜冥绝,你他妈给我滚出去!”楼陌终于绷不住要爆粗口了,她难得发一次善心给他包扎伤口,居然还嫌她不够温柔,看来人果然是不能太善良!

    完了,一时得意撩过头了……夜冥绝顿时暗叫不好,但现在离开是绝对不可能的!

    “咳,说正事,闻老爷子觉得咱们很合适……”

    “打住!”楼陌立马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如果你是想说这件事的话,那么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咱们一点儿也不合适,至于闻老爷子的想法,你完全可以不必当真。”

    夜冥绝:“可我已经当真了。”

    楼陌崩溃,以后日子还长,若是夜冥绝一直拿闻老爷子说事,她觉得她肯定会疯,所以现在还是应该把事情说清楚为好,省得日后麻烦。

    “夜冥绝,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聊聊。”

    “陌儿想聊什么?我一定洗耳恭听。”夜冥绝语气轻快地说道。

    楼陌给他倒了一杯茶放到面前,然后捋了捋思路,道:“之前给你解毒,你也付了银子,虽说答应我的条件都没做到,但我现在真的不想再与你计较,所以这件事情就算翻篇儿了。至于闻老爷子跟你说的话纯属他个人意愿,我从未同意过,烦劳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见夜冥绝没有反应,楼陌自动认为他默许了自己的意见,于是接着说道:“今晚的事,你私闯在先,无礼在后,当然,我也确实出手伤了你,但我刚才已经给你上过药了,所以我们现在算是扯平了,没问题吧?”

    夜冥绝目光闪了闪,依然没有说话。

    “你之所以来找我,应该不只是因为闻老爷子的一封信吧?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烈焰阁去做,可以明说,只要在我接受范围之内,条件好商量,但有一点,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再次发生,我有我的底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