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心有灵犀-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一十二章 心有灵犀

    “绝小子,这是我孙儿闻子兮,算起来应该虚长你两岁。”闻老爷子笑呵呵地介绍道。

    “闻子兮,幸会。”闻子兮痞笑着上前,那意思简直不要太明显——我比你大,赶紧叫一声“子兮兄”来听听!

    可惜他面前的人是夜冥绝,他辗转两世,还真没称呼谁过兄长,何况闻子兮在他看来不过是个刚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罢了,这一声“子兮兄”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叫的!

    “夜冥绝,久仰。”毫无诚意地抛出这么一句话就算做了事,看得闻子兮愣了愣,似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不给面子。

    没有理会他,挥挥手,夜冥绝让墨痕将一个信封递给闻老爷子,示意他拆开看看。

    闻老爷子见状拆开信封,不过薄薄几页纸,看完眼底却俱是震惊,这消息……血刹楼果然非同一般,又或者说东霂瑄王果然不可小觑!

    闻子兮见祖父如此震惊,不由地上前拿过那信看了几眼,当下看向夜冥绝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敬佩和纳罕。这么短的时间,他,他是怎么做到的?就是楼陌的烈焰阁也没有把握吧?

    墨痕见状不由地面露得色,原来刺客出现之时,楼陌刚和夜冥绝分开没多久,所以楼陌听到的声音夜冥绝自然也听到了,只是以他的身份当时不方便露面,免得给闻家招祸,因此便火速带人去搜查了齐翰的府邸,果然,让他在书房密室中搜查出了这些个信件。

    “是二皇子所为?”闻子兮皱眉,原谅他实在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他们一开始的怀疑对象都是冲着大皇子贺兰瑾琰去的,因为齐翰曾是征远大将军秦昊麾下的一员副将,而这个秦昊恰恰是贺兰瑾琰的外祖父,如果齐翰帮着贺兰瑾琰的话倒还不奇怪,毕竟他这个巡防营都尉的官职还是秦昊举荐的呢!

    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据他所知,齐翰在朝堂之上一直都跟二皇子贺兰瑾瓈一派对着干的,又怎么会……难道是……

    闻子兮忽然想到什么,道:“照这么说,齐翰和贺兰瑾瓈这是来了一出里应外合?把所有人都给蒙在鼓里了!”这贺兰瑾瓈未免心思太过深沉了吧!

    夜冥绝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他的这种猜测,此刻闻老爷子,夫妇对视一眼,心中也是颇为复杂,大位之争果然凶险万分,谁能保证自己身边没有对方的人呢!

    “这份证据现在已经放在这了,但我建议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即便是报仇解气,也没必要把自己的手弄脏,最好是隔山观虎斗,等他们两败俱伤。”

    夜冥绝面具下的脸色淡定如常,轻描淡写地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却见闻家三人皆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自己,他微微抬头,道:“有什么问题吗?”

    “哈哈哈——好你个绝小子!”闻老爷子忽然开口大笑,乐不可支。夜冥绝更觉诧异了,扭头望向身后的墨痕——这计策很好笑?后者连忙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闻子兮轻咳了一下,道:“一刻钟前,楼陌也是这么说的。你俩还真是……挺有默契的!”连算计人的计策都想得一模一样,这算是什么,心有灵犀?

    夜冥绝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果然他和陌儿才是天生一对!放眼这天下,还有谁能比他们二人更懂得彼此,更有默契!

    墨痕看着自家主子这副傻样,不由地感叹:主子真心是没救了,不过就是个巧合罢了,至于这么傻乐呵吗?

    “绝小子,好好努力,老头子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啊!”闻老爷子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却被闻老夫人瞪了一眼,登时没了声响。

    夜冥绝见状忙应了声:“还请闻老爷子放心。”心里却暗暗腹诽:看来还是得先让闻老夫人对自己改观啊!

    在闻老爷子的盛情挽留之下,夜冥绝这几日暂住闻府,闻子兮带他来到客院中,却听夜冥绝问道:“陌儿她住在哪里?”

    陌儿……闻子兮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道:“她住醉情楼,话说,你真喜欢她?”说罢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他。

    “诚然。”夜冥绝理所当然地说道。

    闻子兮忍不住怼他:“连个真实面目都不敢露,这算哪门子的喜欢?”

    夜冥绝目光一沉,道:“现在还不是时候。”陌儿是见过莫庭烨的,他若是现在摘下面具,陌儿认出他来,定会恼他欺瞒自己,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徐徐图之为好。

    闻子兮对他的回答嗤之以鼻,不过他倒也不担心,楼陌可不是什么纯情小丫头,三言两语就能被人拐走,他和楼陌认识这么多年了,她对感情是个什么态度自己多少能猜到一二,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楼陌她根本就没有心!

    将他的不屑一顾收之眼底,夜冥绝忽然对这个闻子兮心生戒备,目光陡然一冷:“你和楼陌很熟?”

    哟,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先吃上醋了?闻子兮心底冷笑,眼神中划过一抹不怀好意,不给他找点不痛快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我十二岁就认识她了,说起来也是近十年的交情了,你觉得我和她熟吗?”说完似笑非笑地看着夜冥绝,果然,夜冥绝冰冷无波的眼神中产生了一丝裂缝。闻子兮正要得意,却见他下一瞬便恢复了冷静,说出来的话更是让闻子兮噎了一下——

    “你不必刻意激我,我知道陌儿只把你当朋友,想必你也一样。更何况,十多年的交情,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何必等到今天!”

    靠!夜冥绝说得还真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闻子兮转身就走,这人说不定还真跟楼陌是一对儿--性子都是同样的恶劣!

    对于闻子兮自己被气走的一幕,夜冥绝恍若未觉,走进客院中打量了一圈,便抬脚往外走去,墨痕连忙追上去问道:“爷这是去哪啊?”

    “醉情楼!”下一刻人就已经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了。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