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牵线搭桥-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一十一章 牵线搭桥

    闻老夫人也是个暴脾气的,登时怒了:“老头子你今天找事是吧?我怎么添乱了?添乱的明明是你好吧!我是想给三皇子和陌丫头制造个单独相处的机会才让他们去石园找你,可你倒好,背着我让陌丫头去见别人,现在还来说我的不是!”

    什么,瑾瑜和陌丫头?这分明是乱牵线嘛!闻老爷子一阵头大,不是他不喜欢瑾瑜,而是瑾瑜性子太过温润,根本压不住陌丫头这个强势的。

    “瑾瑜和陌丫头不合适,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就是……”闻老爷子争辩道,却被闻老夫人截了话去——

    “得了吧,就你那眼光,还是省省吧!我看三皇子就挺好,而且他和陌丫头肯定早就认识!”闻老夫人鄙视道。

    “妇人之见!你焉知绝小子和陌丫头不认识?”闻老爷子气得胡须乱颤。

    闻老夫人显然被气得不轻:“你今天纯属讨打是吧,竟敢说我是妇人之见!走,咱俩出去打一架!”

    “打就打,我还怕你不成!”闻老爷子性子也拧上来了,撸起袖子就要出去。

    闻子兮和楼陌二人一阵头大,多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一言不合就掐,说动手就动手!

    “停!”楼陌实在忍无可忍,关于夜冥绝的事情她今日必须问个清楚。

    二人顿时安静了下来,气呼呼地坐到椅子上去,谁也不理谁。

    闻子兮摸摸鼻子,这二老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小吵,他起初还会劝两句,后来干脆放弃了,原因没别的,只这二位每回吵得越凶,感情反倒越好,等回头气儿消了就该合起伙来数落他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可不干!

    “老爷子,您和夜冥绝怎么认识的?”楼陌目光紧盯着闻老爷子问道,她怎么从来不知道闻家和血刹楼有交情?

    “夜冥绝?楼陌,你说的该不会是血刹楼的那个夜冥绝吧?”闻子兮显然被震了一下,别说楼陌了,就是他也不知道祖父和夜冥绝居然认识。

    楼陌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闻老爷子,显然在等他的解释。

    倒是闻老夫人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道:“可是当年咱们在边关救下的那个孩子?他一直跟你都有联系?”

    “不错,正是他。”闻老爷子点点头说道。永安十五年,他和夫人去西霄边关云中城谈一桩生意,在路过岐山时,不巧遇上暴雪封山,被困在了途中,寻找出山路径时,却意外发现了从山顶摔下被雪掩埋的夜冥绝,那时的他还是个十四岁的少年,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他夫妻二人连忙将人救起。

    那少年醒来后只说自己叫夜冥绝,但闻老爷子后来却打听到当日祁山之上是东霂的边关守军在追击一伙流寇,领兵的主将正是刚刚到任的东霂瑄王——莫庭烨!

    少年伤好后便离开了,临行前他问及此事,少年并未否认,只是给他留下了一个地址,说是有事可以写信给他,血刹楼定不会推辞,投桃报李,闻老爷子也当即保证,绝不会透露有关他身份的半点消息。

    此后五年间,闻老爷子偶有一两件事麻烦过他,他也果真从不推拒,久而久之,二人之间倒也算是相熟,又或者说,是闻老爷子比较欣赏这个年轻人,也是想到这一点,闻老爷子才会写信请他前来参加寿宴,并想要撮合他与陌丫头。

    说来也巧,见面之后,闻老爷子才知道原来陌丫头救过这小子一命,而这小子也对陌丫头颇有好感,本以为这是段缘分,谁知让自家夫人给搅合了!难不成是注定的好事多磨?

    将事情的原委大致讲了一遍,闻老爷子刻意略过了关于夜冥绝真实身份的那一部分,毕竟他曾有言在先,绝不透露夜冥绝的身份,商人重诺,他不会食言,何况如果绝小子和陌丫头这事儿真成了,自会告诉陌丫头他自己的身份,到那个时候,他老头子说不说的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原来他竟是血刹楼楼主,怎么你从未跟我说过?”闻老夫人有些埋怨地说道。

    闻老爷子顿时心虚,讨好地冲闻老夫人笑笑,却见闻老夫人只是冷哼一声,并不理他。碰了一鼻子灰的闻老爷子有些尴尬,但随即对楼陌语重心长地说道:

    “陌丫头啊,你今日该是见着绝小子了吧,老头子我不会坑你的,你们俩是真的合适,你……”

    话未说完便被楼陌打断:“打住!老爷子,我跟他绝无半分可能,您要是下次再见着他麻烦替我转告他,念在我救过他一命的份上,请他离我远点。”此刻楼陌脸色难看到不行,夜冥绝你还真有两下子,居然能找到闻府来,让闻老爷子替他说话!

    说完,楼陌转身就走,却被闻老夫人出声叫住:“陌丫头,那你觉得三皇子如何啊?”

    楼陌闻言只觉得脑子“嗡嗡”地响,转过身来,一脸无奈地道:“我跟贺兰瑾瑜总共也就见了两面而已,只是朋友关系,您二位可千万别再跟我操心了,我对他没兴趣。”

    “那我呢?”一道黑色的身影忽然挡在了楼陌面前,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更没有!”楼陌冷冷说道。

    下一刻,楼陌就已经走远了……倒是闻子兮一脸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眸中俱是兴味。

    “闻老爷子!闻老夫人!”夜冥绝对二位恭敬行礼,态度简直不要太好!看得身后跟着的墨痕一阵无语,就是跟宫里那位也没见主子这么谦逊有礼好吧?

    闻老爷子笑着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再说,而闻老夫人则是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年轻人,始终不曾说话。

    夜冥绝则是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下首坐下,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任由闻老夫人打量,这种毫不做作的态度倒是让闻老夫人对他多了那么几分好感,但这还不足以让闻老夫人改变立场,她还是觉得三皇子更好些,这个血刹楼楼主身上的煞气太盛,恐非好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