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救命之恩-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零八章 救命之恩

    “这次还要多谢齐大人相救之恩,老夫感激不尽!”闻老爷子一脸感激地对齐翰拱手作揖道。

    齐翰连忙拦住闻老爷子,道:“闻老爷莫要如此,维护皇城稳定本就是本官的职责所在,您太过折煞本官了!”

    闻老爷子顺势坐了回去,齐翰正要说些什么,闻子兮率先走了进来,听到这句话不由地暗暗嗤笑,齐翰他还真敢应,真以为自己是救人一命的恩人了?

    然而他也就是在心里腹诽两句,并不会说出来,因为他知道祖父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毕竟以祖父的武功不会看不出来真正救了他的是谁,之所以这么说怕是心里早有打算。

    楼陌进来朝他二人略微拱了拱手,道:“见过三皇子殿下、齐大人,在下楼陌,是闻子兮的好友,不知齐大人想要知道些什么?”

    贺兰瑾瑜担心地看着她,他在石园久等她不归,却听闻前头宴客大厅出现了刺客,连忙赶过去,却正好见着楼陌同刺客们打斗的场景,他虽有些武功,却学艺不精,只能自保,就更别提能帮上什么忙了,幸好巡防营的都尉齐翰赶来,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方才宴客大厅一片混乱,死伤了不少人,光是安慰众宾客,宣太医,收拾现场就折腾了许久,他也没顾得上问问楼陌的情况,此时正要开口问她可有受伤,却见楼陌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顿时心中稍缓。

    只是那刺客竟然藏着他请来的戏班子里,这件事极有可能是冲他来的,这次大概是连累闻府了,想到这儿,贺兰瑾瑜心里一阵愧疚不已。他本无心于大位之争,可树欲静而风不止,他的退让似乎并未达到任何想要的结果!

    一阵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愿生在皇家……

    齐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见她神色如常,半分紧张与慌乱也无,哪里像是个刚经历过刺杀的人!不过也难怪,她既然敢同刺客交手,自是不惧这些的。想通了这一点,齐翰正色道:“楼姑娘今日是来贺寿的?”

    “不错。”

    “你何时来到宴客大厅?”

    “约莫午时二刻。”

    “你同那些刺客交手后什么感觉?他们武功路数如何?”齐翰紧接着问道,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她,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可惜要让他失望了,楼陌自始至终都平静地出奇,神情更是半分波动也无。

    “训练有素,武功路数很杂,兼采百家之长。”楼陌淡淡陈述着自己所看到的事实,不加半点个人情感和猜测。

    齐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本是试探一问,不想这个女子的眼光实在毒辣,竟然真能看出那些人的武功路数,那她会不会还猜出了些别的什么?心下有些忐忑不安,他总觉得这个楼陌的眼光过于澄澈,仿佛能看透一切似的,这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然而却又强自镇定下来,故作冷静地继续问道:

    “你认为他们可能是什么人?”

    将他的表现尽数收在眼底,楼陌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道:“这个恕我无能为力,而且,这似乎应该是都尉大人的事情才对。”

    试探不成,反倒碰了个不硬不软的钉子,齐翰此时的脸色有些难看,她这是在讽刺他无能吗?虽是心里不悦,但他清楚此时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于是冷笑一声道:“楼姑娘果然快人快语,本官受教了。”

    楼陌不语。

    闻老爷子夫妇见状有些担忧地看了楼陌一眼,这孩子直来直去惯了,只是这回怕是得罪了齐翰了,楼陌却是一脸无所谓,齐翰若是连这点心胸都没有,只怕他的官路也走不了太远了,何况齐翰又不是个懂得安分守己的人。

    齐翰心知自己在此多留无益,他不可能从楼陌那里试探到他想要知道的,反倒有可能被她看出点什么,于是干脆起身告辞:“闻老爷,夫人,事情经过也了解得差不多了,本官还要进宫面圣,就不多留了,不过二位放心,这件事本官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闻府一个交代。”

    说着又转头对贺兰瑾瑜道:“三皇子殿下,您今日也在现场,不如同我一起进宫面圣,也好有个见证?”

    贺兰瑾瑜眉头微皱,他本想留下同闻家解释一二,可现在看来齐翰怕是不会给他留这个机会了。罢了,先回宫跟父皇交代清楚也好,这件事情他自会吩咐人去查,他虽不问朝堂政事,但今日这刺客来得实在蹊跷,由不得他不多想。于是贺兰瑾瑜也起身告辞。

    “不管怎么说,今日的事多谢齐大人了,子兮,你代我送送殿下和齐大人。”闻老爷子对闻子兮吩咐道。

    闻子兮正要去送,却听齐翰推辞道:“不必麻烦,这件事一有眉目我会派人来通知贵府。”

    闻子兮自然不会坚持,他本来就对齐翰没什么好印象,不送最好。

    二人走后,客厅内就只剩下闻老爷子夫妇、闻子兮还有楼陌。

    楼陌端起一杯茶,若有所思地望着离开的齐翰,他似乎很害怕贺兰瑾瑜留下来的样子……

    如果方才温尺素的话只是让她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齐翰的表现就证实了她之前的猜测——刺客之事与齐翰脱不了关系!

    刺客之事本就疑点重重,首先,闻府并未得罪过什么人,就算是得罪,也都是生意往来上的事情,绝不至于招来杀身之祸;其次,刺客是隐藏在贺兰瑾瑜请来贺寿的戏班子里的,这种指向性似乎太明显了;再者,刺客一开始似乎是想要搅乱寿宴,见人就杀,但后来却又不知为何突然全都冲着问老爷子夫妇而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齐翰出现的时间太过巧合,据他所说,是接到闻府家丁的报官才匆匆赶来,可问题就在于,他进来的时刻正好是闻老爷子性命危在旦夕的时刻,于是他出手相救,这未免太过巧合了,似乎像是刻意安排好的一般……而且,前去报官的那个家丁后来死在了刺客的刀剑之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