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寿宴刺客-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零七章 寿宴刺客

    “闻老爷子跟你说的你就当是句玩笑,不必当真,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楼陌神情漠然地说道,这让一直看着他的夜冥绝心里有些抽痛,她方才的神情他不曾错过一丝一毫,她……是又想起那个人了吗?

    即便是伤她至此,也难以释怀吗?夜冥绝苦笑一声,摇头看着已经走远了的楼陌,久久不能回神儿。

    楼陌正神思缥缈地往前走着,忽而前院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其中还夹杂着女人凄厉的哭喊声,楼陌猛地清醒过来,出事了!顾不上还在石园等着的贺兰瑾瑜,她提气就往前院飞去。

    宴客大厅里一片狼藉,数十名刺客身穿戏服正与闻府的家丁们战在一处,然而,家丁们哪里会是这些个常年在刀口上舔血的刺客的对手,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倒下一大片,各位不会功夫的女眷们吓得四散而逃,有些逃得慢的甚至已经倒在了刺客的刀下,一时间,整个宴客大厅血气弥漫……

    此刻闻子兮正与刺客们酣战,然而双拳难敌四手,仅凭他一人之力实在拦不住如此多的刺客,眼见着受伤的人越来越多,闻子兮心下焦急万分。

    而闻老爷子此刻也早已回到了大厅,和闻老夫人一起迎战,若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会想到富甲天下的闻氏夫妇竟然有如此高深的武功,面对这么多的高手竟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

    正当此时,一道利箭突然从身后直直向闻子兮射去,闻老爷子急得不行,却被身边的刺客缠住脱不开身,只好大声呼喊:“子兮!小心身后!”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把匕首凌空而来,于途中打偏了那只利箭,闻子兮回头一看,顿时心中大喜,连忙喊道:——“楼陌,快来帮忙!”

    楼陌面色冷凝,二话不说就朝那些刺客杀去。很快,楼陌的加入使他们轻松不少,刺客已经隐隐有退却之意,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除了跟楼陌和闻子兮打斗纠缠的刺客,其余所有活着的刺客都飞快向主位奔去,瞬间围住了闻老爷子夫妇,明显是一副只攻不守的打法!毕竟是上了年纪,又与刺客打斗多时,二人此刻已经有些招架不住,眼看着刺客的长剑就要向闻老爷子挥去,楼陌和闻子兮二人却因为离得太远,已经赶不及拦下那把剑!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茶杯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打歪了那把剑,使之刺向了一旁的桌案,与此同时,那名刺客也倒在了地上,背后正中间插着一支羽箭,箭尾尚在摇晃……

    忽然,门外涌进一列官兵,为首的人正是巡防营的都尉齐翰,他手中握着一把长弓,还维持着刚才射箭的姿势,显然那支让刺客丧命的箭是从他这里射出来的。 而此刻,他的眼神不着痕迹地扫过方才飞过的那只茶杯,神色晦暗不明。

    有了巡防营的加入,刺客很快就被消灭干净,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只除了地上斑驳陆离的鲜血还在汨汨流淌……

    “夫人身手不凡,方才多亏了您了!”楼陌走到温尺素跟前,真诚道谢,若不是她,齐翰的箭就算再快,闻老爷子只怕也要受些伤了。

    温尺素还有些恍惚,她有多久没有动过手了?若不是今日,她几乎都要忘记自己原来还会武功这一回事了。

    “夫人,夫人?您还好吗?”楼陌见她面色有些不对,连忙叫了她两声。

    温尺素猝然回神,声音有些喑哑:“我没事,可能刚刚吓着了吧!方才的事,你不必道谢,我也是无意为之。”显然,她并不想要闻府承她的情。

    她在撒谎!她刚才掷茶杯的动作恍若行云流水般连贯,无论是从投掷的角度还是力道来看,她绝对懂武,而且还是个中高手,这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屈指可数,当然,楼陌她自己肯定是能做到的。

    但要说这样一个人会被刚才的场面吓到,楼陌打死也不信,但既然人家不愿明说,她又何必拆穿?左右她会把这份情记下就是,来日方长,总会有偿还的时候。

    “夫人的意思我明白,如此,我便不再多言了,夫人早些回去休息吧!”楼陌定定看着她道。

    “你……”温尺素欲言又止。

    “夫人有话不妨直说。”

    温尺素深深看了她一眼,末了微微叹了口气,道:“今日之事……怕是并不简单,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猜到一二,但有些事情真相如何或许并不重要,我言尽于此,先告辞一步。”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楼陌眸中闪过一丝冰冷,看来有人想要对闻府动手了!

    “楼陌,你站这愣什么神呢?”闻子兮过来拍了她一下。

    楼陌按下了心绪,面无表情地道:“什么事?”

    “巡防营的都尉齐翰正在调查这件事,他想找你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闻子兮皱眉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心底总是不踏实,这件事情只怕还没完……

    “我也是后来才赶到的,你不是一直都在大厅吗?他问你应该刚合适吧?”

    闻子兮顿时黑了脸,道:“他觉得单凭我闻家人的口供无法还原事情的真相,说什么‘旁观者清’!”在他看来,齐翰就是知道自己无能查不出刺客的来历,所以才故意找借口拖延时间,虽说他也算是救了祖父一命,可但凡习武之人都能看出来真正救了祖父的是那只茶杯,只是碍于齐翰的面子不好说出来罢了。

    楼陌有些不悦,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些没用的事情上,还不如去查查刺客的来路!以他这种办事效率,估计整个锦官城都死完了他也查不出个一二来!

    罢了,本来也没指望他们,压下心底的火气,楼陌沉声道:“走吧,去看看。”

    此时,宾客已经散尽,客厅内闻老爷子夫妇坐在上首,贺兰瑾瑜和齐翰坐在侧面椅子上喝茶,前者面色凝重,后者却平静无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