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旖旎暧昧-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零六章 旖旎暧昧

    “哈哈——”夜冥绝忽然失声笑了出来,陌儿竟还有这样可爱的时候,“路过的”,她是怎么想出这种蹩脚的理由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的?

    楼陌登时黑了脸,低声怒吼道:“夜冥绝你给我闭嘴!笑够了没有!”

    夜冥绝依然笑得欢腾,仿佛听见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怎么都停不下来……

    两人此时挨得极近,楼陌本来在同龄女子中还算是高挑的身量却堪堪只到夜冥绝胸口而已,因而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来自他胸腔的颤动。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将她包围着,让楼陌感到极不自在,而这种不自在很快就转化为难以遏制的愤怒——

    夜冥绝离她越来越近,他低下头,两个人仿佛都能感受到彼此之间的呼吸喷薄在对方脸上,一种名为旖旎暧昧的气氛在二人之间充斥着,一瞬间楼陌竟红了脸,不知是被气得亦或是羞的……但结果却都是一样--楼陌猛地抬头朝夜冥绝下巴撞去!

    “嘶——”夜冥绝捂着下巴松开了楼陌,饶是他从不怕疼的一个人,此刻也有些受不了,他方才正要开口说话,陌儿这一撞直接让他咬住了自己的舌头!夜冥绝有些哀怨地望着她,仿佛在说:陌儿你怎么能对我这么狠!

    楼陌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他这是什么眼神?控诉?哀怨?还是撒娇?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她是看错了吧?这种画风一点儿也不适合夜冥绝好吗!

    拍了拍衣袖上沾染的灰,楼陌决定忽略他眼中那诡异的神情,冷冷道:“夜楼主,如果您老人家没有失忆的话,应该记得自己貌似答应过我,不会派人调查我的事情。”

    夜冥绝闻挑眉,老人家?他看起来很老吗?他现在的年纪也就比陌儿大六岁而已,应该正合适才对吧!

    “是吗?可我也没食言啊,我真的没有让人去查‘陌尘’的事情。”夜冥绝一本正经地淡淡道,半点心虚的样子都没有。

    “你!”楼陌顿时被噎了回去,夜冥绝你大爷的!你是没让人查“陌尘”,但你查了烈焰阁,还查了楼陌!她敢打赌夜冥绝现在必然已经知道了她就是楼陌,烈焰阁的无情公子楼陌!可恨他现在还在这给她装糊涂!

    反正已经被他知道了身份,楼陌也就不再避讳,“夜楼主,有一句话叫做‘好奇心害死猫’,不知你以为如何?”说罢目光危险地看着,眼里的威胁意味毫不掩饰。

    夜冥绝心情更好了,似乎浑然不在意楼陌的威胁,反而凉凉地吐出三个字:“不如何。”

    原来他家陌儿炸毛的时候是这样的,实在是太可了!看来,前世相处的那半年,他们二人都不是真正的自己,陌儿并没有她表现得那么端庄大方,而他也并非看起来那般温文尔雅。如今,他们倒是可以重新认识一下彼此!

    想到这里,夜冥绝深沉的眸子亮了亮,充满期待。

    而原本就一直在努力压火的楼陌在听到他这不咸不淡的三个字后,彻底绷不住了,双目喷火,“夜冥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烈焰阁与你血刹楼向来并无交集,我楼陌自问也不曾得罪过你,究竟有什么事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

    “陌儿,你想太多了,我并没有什么目的,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目的的话,那我的目的就是——你!”夜冥绝说着俯首在楼陌耳边,轻轻吐出一个“你”字,微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后,惹来楼陌一阵慌乱。

    然而,楼陌毕竟是楼陌,多少次的枪林弹雨她都闯过来了,又岂会自乱阵脚!很快,她就冷静了下来:

    “我不管你究竟是什么目的,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绝不会如愿以偿。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不必再装什么好人,烈焰阁什么行事风格你不会没听说过,惹毛了我对你没什么好处!”

    “你查探我身份的事情,我暂且不与你计较,此事就算是揭过去了,但从今往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能救你,也能杀你!你最好相信我说的话。”楼陌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

    夜冥绝此刻眸色黯了黯,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沉声道:“不管你信与不信,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对你没有恶意,也从没想过要同烈焰阁对上。但有一点,我夜冥绝想要得到的东西,绝不会放手!”重活一世,他唯一想要的只有陌儿,她的心,她的人,她的一切!要他放手?绝无半分可能!

    陌儿,或许你现在还对我心存防备,但没关系,我可以等,我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到你向我敞开心扉,等到你把心里的人赶出去,再把我装进去!所以,不要拒绝我!

    听完夜冥绝的一番话,楼陌有些恍惚,这个眼神,这副神情……她仿佛在哪儿见过……是哪儿呢?

    楼陌的心忽然猛地一滞,是他!他也曾用这样的满溢的眸子看着她,却从来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求!

    不,不会是他,他明明应该在那个世界活得好好的,十三年过去,他这个时候应该早已结婚生子,孩子怕是都懂事了,而自己也在这个异世重生,他与自己终究成了两条平行线,再不可能有任何瓜葛!

    往事如烟,她实在不该再想起这些的。

    可是夜冥绝为何会露出那般的神情,难道他对自己……还是说自己这里有什么东西是他势在必得之物?楼陌有些困惑了,他们之间并没有那么多的交集,若是仅凭那所谓的救命之恩,未免也太过牵强了些,所以她认为第二种猜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然而,就算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对自己产生什么别样的心思,却还是忍不住心生感叹,夜冥绝的那种执念当真是和那人一模一样……

    楼陌的情绪忽然变得低落起来,前世种种,她还是没能放下,尤其是对那个人的愧疚……所以无论遇到什么人,她都会下意识地拿出来同他比较,着实是有些可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